玄木记 第三季(四十八)

话本先笙


【正见网2023年01月25日】

曦和离开了,青鸾睡了,只有瑶真一人在昆仑山踱着步。

她一会儿看看昆仑的山脉,一会儿看看昆仑的星空,一会儿低头抚摸小草,一会儿抬头凝望飞鸟......像是一位即将踏上远程的游子,对家乡最后的眷恋。这份对故土的情,爱的深沉,就算藏在心里,也会从眼神中溢出。昆仑山的一草一木,仿佛她都想要牢牢的记住,锁在心里。

清冷的月色下,她扶起一朵山茶,轻轻的吻着花朵的脸颊,她拾起一片树叶,轻轻的盖在沉睡着的小鼠身上,她挽起一袖轻纱,轻轻的撩拨澄澈的水花....... 这静谧的夜,这秀美的昆仑,这熟睡的生灵,这份静好,这份美妙,是她心中不容玷污的天堂……

瑶真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梨园。

瑶真隐隐约约嗅到了一阵酒香,抬头一看,是满树的梨花。

瑶真坐在梨花下,秀手一拨,一壶清酒破土而出。瑶真笑着说:“原来是你散出的酒香。”这是她万年前埋于梨树下的一壶梨花泪,万年了,依然在等待那一滴泪。

瑶真拿起这壶酒,拔起酒塞,闻着酒香,突然回忆起当年在人间与黄帝并肩作战的情景,想起了她曾对风潜许诺,等这梨花泪酿好了就送他,可这梨花泪多年也不曾遇到一滴有缘泪.....想起了那时的自己曾是平南元帅,深受南洲百姓的爱戴,后又做了司法天神,掌管善恶赏罚,征战四洲,后又建蟠桃园,又.......往事历历在目。

瑶真眼含着泪,说:“记得司法继任大典那日,我揪着多宝去见天帝,揭发他,我说他不配做司法天神。天帝还问我,你觉得你配吗?呵呵……”

瑶真笑了,笑着笑着,就不再笑了,只轻声说道:“不配。”

说完,正好一滴泪落入了那梨花泪中,这壶梨花泪瞬间散发出清冷的光。

瑶真看了看这梨花泪,把瓶塞一盖,说道:“师兄,梨花泪酿好了。没想到,这滴有缘泪,竟是我自己的。” 说完,便用法力一推,将这壶梨花泪推到了风潜茅屋外的窗台上...... 瑶真从梨树下站起,说道:“好了,这一生最难的一个承诺也兑现了,我该走了。”

瑶真说完,便快步移到密室,只听一声巨响,瑶真用掌劈开了石壁,取出了封印已久的琉璃净坤剑。瑶真看着这剑,说道:“爹爹,这剑是您洗过的,孩儿要带着它。”随后,她又快步移到弱水前,饮下了整整半池的弱水……

此时轿中的曦和也是好似猜到了什么,自言自语的说道:“瑶真,你不会是...是真的要离开我们了吧?”只见她看着瑶真给东洲王的信,说道:“这时也不能在乎礼节了,东洲王救过瑶真,瑶真也倾慕于他,若瑶真真的是要....那她给东洲王写的就一定是绝笔信了!”随后,曦和咬了咬嘴唇,拆了这封信!

寥寥不过几个字,却看得曦和心惊肉跳……

曦和赶紧把信揣进了怀里,拨开帘子,看白马拉着轿子实在走的太慢!于是,只见她拿起玲珑宝剑从轿子中出来,说道:“昆仑女儿!何须用轿!” 说完,便拔出宝剑,一剑斩断了轿马连接的缰绳,带上金乌骑上马,向东洲疾驰而奔!

瑶真喝过弱水之后,头戴琉璃簪,腰别神木杖,向南洲腾云而去。

瑶真来到了南洲人间,共工带着几个小魔小怪,已经在这里叫嚣多日了。百姓也不得安宁,瑶真先斩杀了几个小魔小怪,只见有一小童躲在树下好像吓坏了的样子。

瑶真来到树下,慈爱的看着这小童,把他抱在了怀里。这小童不哭了,身体也不颤抖了,瑶真微笑着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小童说:“我叫真儿。”

瑶真说:“巧了,我也叫真儿。”

小童抬起头,奶声奶气的问:“你是谁呀?”

瑶真对他说:“我是你的护法神。”

小童目不转睛的盯着瑶真,说:“你像我的娘亲一样美丽。”

瑶真笑了,摸了摸他的头,说道:“你有什么愿望,我可以帮你实现。”

小童说道:“娘亲说,只有下流星雨的时候,许下的愿望才能实现。”

瑶真问:“你想看流星雨?”

小童点了点头。

瑶真笑了,小心翼翼的将小童放在了树根底下,又用仙法为他下了个罩,用来保护他。瑶真看着小童稚嫩的小脸,慈爱的说道:“真儿,你坐在这儿等着,一会儿啊,就会有一场最璀璨的流星雨。”

小童笑了,拍着小手说太好了,之后真的坐在那乖乖的等着。

瑶真辞别了小童,该完成今生最后一件事了。

“瑶真!你总算是来了!”这是一个阴森的影子发出的声音,正是共工。

瑶真面无表情,静静地站在共工身后,一言不发。

共工又说:“这人间马上就是我的了!这三界也早晚是我的!”说完就转过身来,掏出了那颗红貙丹,向着瑶真邪魅的笑。

瑶真依旧面无任何表情,一言不发。

共工见瑶真没吱声,又说:“有这红貙丹,你岂敢动我!你是来讲和的吗?也好,等我屠光了这凡人,我的魔子魔孙占领了这人间,我分你一个角儿!”

共工话音刚落,只听一声龙吟!瑶真身后飞出一条大苍龙,只见这苍龙嘴一张,放射出五彩华光,一把利剑直冲云霄!

共工瞪大了眼睛,喊道:“琉璃净坤剑!”

瑶真腾云而起,手握琉璃净坤剑,狠狠的向共工劈去,剑法凌厉迅猛,不留一丝余地。

共工赶紧拿出它的镰刀和斧头抵挡,一边抵挡一边还说:“瑶真!你不用弄这么大阵仗!我有红貙丹,你若真下杀手,你我就和这人间同归于尽吧!”

可瑶真依旧一言不发,步步紧逼,招招致命。

把这共工也斗的急眼了,也使尽浑身解数与瑶真苦苦缠斗。

不多时,共工已遍体鳞伤,瑶真依旧没有丝毫退让之意,共工实在不敌,眼看就要死在瑶真剑下,于是便大喊着:“好!那就同归于尽吧!”

瑶真正等着他这句话呢!

随后,共工将红貙丹狠狠的向空中一抛!喊道:“去死吧!”

就在共工扔出红貙丹的那一刹那,只听一声虎啸,一巨大身躯的白虎,张开了像天那么大的巨口,生生的吞了那红貙丹!

这一幕,看的共工目瞪口呆,傻了眼。

这白虎在吞了红貙丹之后,又变回了神身,没错,是瑶真。

瑶真吞了那丹后,立于云端,仰面大笑。

共工看形势不好,赶紧要逃。

瑶真一声大喝:“哪里逃!”

瑶真一杖将共工打翻在地,剑尖对准了共工的喉咙。

共工依旧邪魅一笑,说道:“你杀不了我的,你知道相生相克的理,哈哈哈哈哈!你永远都杀不了我,瑶真!哈哈哈哈哈!”

没想到,瑶真也轻蔑一笑,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对,我知道,我知道相生相克的理,我知道....”

瑶真笑着,慢慢的将剑从共工的喉咙处移走.....

共工见瑶真不敢杀他,刚要起身逃脱,只见瑶真突然颜色大变,愤怒的说道:“就是因为我知道!才让你有机会毁了我的蟠桃园!”

说完,便一剑劈了共工!

这琉璃净坤剑将共工的元神劈成了两半,共工再无生还的可能。

共工的两截身落在了人间的山上,山上的居民看见了两截的大蓝蛇落于山上,都吓坏了。

此时,瑶真以神相现身于云端,意示:天神除恶,世人莫怕。
(共工的两截身落在了两座山上,这两座山就是现今的上海佘山。因一开始叫“蛇山”,“蛇”字寓意不好,又改为“佘山”,“佘”字拆解开来,有“示人”之意。)

山上的村民见有神现于云端,纷纷下拜叩首。人中竟有高人,识得瑶真前身,只听有人喊道:“是西王母!西王母!是西王母在为人间除恶啊……”

瑶真心想:我前几日刚得知自己是西王母,如今竟有人识得我是西王母,看来,人间的人,的确不简单。如此,真不枉我护你们一场。

瑶真对世人一笑,便隐去了,她一个人慢慢的向魔界走去……

而此时的曦和,也骑着马飞奔到了东洲。

恰巧,四千九百九十九日七时八刻也到了,青虚出关了。

青虚刚一出关,就见一白衣女子风尘仆仆的来找他,向他递了一封信,哭着说:“求求你救救瑶真吧!”

青虚赶紧拆开了信,只见上面写着十八个大字:
诛心之痛,疗伤之恩,若有来世,一生相还。瑶真。

青虚大惊失色,赶快用天目看向星辰,只见他焦急的目光,好像寻找着什么,一边找一边说:“共工的那颗星呢!共工的那颗星呢!!陨落了吗……不,不会,我去救她!”

青虚焦急的不行,马上就要飞去南洲!突然,东宫的上方降下一拂尘,卷起青虚就走,青虚在这拂尘中一点法力也施展不出。

只听一个声音说道:“徒儿啊,你还剩最后一劫!”......

而此时的瑶真,也行至了魔界。

也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道:“瑶真!快把红貙丹吐出来!师父会让你躲过这相生相克的劫难!”

瑶真一听,是元始天尊,眼圈一红,说道:“师父,我答应了真儿,今夜要给他看一场最璀璨的流星雨。神,怎么能骗人呢?”

此时,瑶真已身处烂鬼纷嚎的魔界,听不见他师父的暗暗垂泪声。

瑶真用淡淡的声音说:“哥哥,怎样才能宽恕自己?妹妹还是没学会真正的‘如心’,若有来世,再向哥哥讨教。”

此时,魔界中的烂鬼邪魔看见瑶真,纷纷出洞,张牙舞爪的嘶吼着,狂叫着,仿佛要把整个世界吞噬一般。

瑶真站在魔界的最中心,任由鬼怪嘶咬,岿然不动,说了这一生最后的一句话:“爹爹,明日朝阳升起,邪恶不会再欺负善良了。”

瑶真说完,双目一闭,气沉丹田,只听天地间“轰隆”一声巨响,魔界被炸成了平川。

而此时的夜空上,一颗星轰然炸开,陨石纷纷而落,静谧的夜空,迎来了一场十分璀璨的流星雨。见此美景,人间的人欢呼着,雀跃着,许着愿,人们都说,这璀璨的流星雨,一定会给人间带来好运.......

就在此时,青虚也被鸿钧老祖的拂尘卷入了人间轮回.......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