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记 第三季(四十六)

话本先笙


【正见网2023年01月22日】

蟠桃园被毁一事,修炼界的仙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知晓了。所以,大家也陆陆续续的来昆仑山看瑶真,但瑶真谁也不见,只一个人在寝殿躺着。

那几日,总是有仙人在司法天神府外唏嘘感叹,有时候他们也会碰到一起。今日,渡河散人和吕岩真人,还有几位仙人就恰好在司法天神府外相遇了。

吕岩真人抬头看了看两瓣儿了又被拼上的这块“司法天神府”的牌匾,叹了口气说道:“哎,瑶真定是十分的自责啊!”

渡河散人也悲伤的说道:“我用天目看了看那日的经过,此事真的不是瑶真的过错。”随后眼神中又闪过一丝悲愤,说道:“我知道是谁....”但又欲言又止,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哎,周峰已不周,又能是谁的过呢?天之过罢了……”

此时青鸾曦和出府来,邀众仙去里面坐坐。

渡河散人说道:“不了,仙子。告诉你们主人,不要过于悲伤,此事不是她的过错,三界还需要她守护,我们也等她再重建蟠桃园。”说完,这几位仙人都连连点头,随后便都隐去了……

瑶真数日来滴水不进,茶饭不思,只是在寝殿里躺着。虽说神体是饿不死的,但也会消瘦。瑶真这些日子消瘦了许多。

一日,青鸾焦急的闯进瑶真的寝殿,急着说道:“快起来!快起来!女娲娘娘派使者来了!你这要是还不起,就是大不敬啊!”

瑶真恍惚间听见“女娲娘娘”,也觉得不起来不行了,赶紧起身。侍女赶紧为她拢了拢头发,擦了擦脸,瑶真疑惑不解的问:“女娲娘娘?女娲娘娘派使者来我这儿做什么呢?” 这应该是瑶真这些日子说的第一句话。

青鸾说:“不知道啊,你快去接见吧!”

瑶真正了正自己的衣襟,快步至堂前,见有二仙使飘于云端,手捧一物件,此物件上盖着一层白纱。

瑶真拜见了仙使,只听仙使微笑着说道:“女娲娘娘闻得,司法天神近来神体抱恙,心绪烦乱,遂赐汝一仙枕,此枕有安神助眠之神效。枕此仙枕入眠,可解司法天神的近日烦忧。”

仙使说完,这仙枕便自己缓缓飘落,瑶真双手接住,叩拜谢恩。

随后,这二仙使便隐去了。瑶真掀开这层白纱,一看,竟是个十分可爱的小白老虎形状的枕头!

青鸾看着这枕头,笑着说道:“这小白老虎枕头,和你长得好像呢!”

瑶真看了看,问道:“像吗?”

青鸾看瑶真这几日消瘦了许多,嘴唇也干的苍白,想着赶紧趁她起来了,让她喝点水也好啊!于是对侍女说:“快去给天神拿些甘露来喝!” 就这样,瑶真才勉强喝了些甘露,但还是抱着枕头,回到了寝殿,闭门不见任何人......

瑶真看了看这枕头,没什么特别,就是和自己的真身长得很相似而已,枕上也挺舒服的,就枕上小憩了一会儿。(可能老一辈人都知道,枕头的确是个神奇物件。小孩儿的枕头也是不能乱丢的,因为里面很可能藏了小孩儿三魂七魄中的一魄。其实,枕头也是个储藏记忆的地方。)瑶真枕着这小白老虎枕头,渐渐入了睡...... 神仙是不做梦的,但他们也会深入“梦境”,但这并不叫做梦,而是真正的看见了另外时空的景象。这枕头果然神奇,瑶真一入睡,就带她进入了她想也想不到的梦境......

“慧曦!慧曦!.....”伴随着这几声熟悉而又陌生的呼喊,瑶真看见了一个白衣女孩从穹宇的遥远深处,不断的向下掉,掉,掉.....直至掉入了三界。突然,一只巨大而又柔软的手,接住了她。

那女孩坐在这只巨大的手掌上面,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张十分熟悉而又慈悲的面孔。蔚蓝蔚蓝的头发,洁白洁白的袈裟,慈悲祥和的面庞……

女孩问到:“这是哪?我是谁?”

只听那蓝发佛陀用十分浑厚而又慈悲的声音,微笑着对她说:“这是三界,你是我的孩儿。”

随后,梦境一转,瑶真眼前又出现了另一情景。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盘着腿在地上坐着,旁边应该是她的老师,也盘着腿坐着。只见这位老师拿着木棍,在地上写出了一个字:羊。

小女孩问道:“仓颉老师,这是什么字啊?”

仓颉老师和蔼的答道:“殿下,这是‘羊’字。”随后仓颉又把两根手指放在头顶,把自己扮成小羊,对小公主说:“就是咩~咩~的小羊。跟老师读,羊~。”

小公主也用小奶音跟着说:“羊~”。瑶真恍惚看见这小女孩的人中有一朵若隐若现的梅花印。

这时,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抱着一只受伤了的小羊走来。

小公主看见了这个小男孩,喊道:“哥哥!哥哥!”于是松开盘着的小腿向着小男孩跑去。

仓颉紧随其后,喃喃的说道:“小殿下真是太调皮了……”

仓颉见了男孩,行礼说道:“太子殿下。”

这小太子也行礼说道:“仓颉老师好。”

小公主接过这只受伤的小羊,问道:“是谁伤了它?”

小太子说:“应该是森林里的猛兽吧。”

小公主抿了抿小嘴,拿起小棍子,对仓颉说道:“老师,羊不要这样写,要这样写,要多一只角才能保护自己!”

仓颉看小公主竟然真的把“羊”字加了“一只角”,歪歪扭扭的写出了这个“羌”字。

此时,仓颉听到了一声笑,回头一看,是伏羲帝,于是赶忙行礼。

小公主看见了伏羲帝,就张开小胳膊,喊道:“爹爹抱抱!” 于是伏羲帝就笑着一只手抱起了小公主,另一只手抱起了小太子。伏羲帝带着小公主和小太子蹬上了昆仑山颠,伏羲帝对小公主说:“你看,那是南洲人间,那里的生命像小羊一样善良,也像小羊一样,总会受伤。”

小公主说道:“爹爹!不要让他们受伤!”

伏羲帝点了点头,说道:“好,爹爹将来要到人间传法,让善良的小羊永远不再受伤。你会帮助爹爹吗?”

小公主扬起稚嫩的小脸,看了看太阳,对伏羲帝说:“会的爹爹!只要太阳照耀到的地方,我就不允许邪恶欺负善良!”

伏羲大帝看着小公主,笑了,又看了看小太子,问到:“妹妹说‘只要太阳照耀到的地方就不允许邪恶欺负善良’,那哥哥的志向呢?”

小太子也看了看太阳,说道:“那就让儿,做那太阳吧!”伏羲帝仰面而笑,欣慰的说道:“好!”

此时,又走过来一仙风道骨之人,向伏羲帝行礼。伏羲帝放下小太子,对小太子说:“去吧,去和鸿钧老师上课吧!”

小太子向伏羲帝行过礼之后,就跟着鸿钧去了......

小公主也继续和仓颉上课了,伏羲帝看了看地上的这个“羌”字,对仓颉说:“仓颉,造下此字。”

仓颉行礼说道:“遵旨。”
..........

瑶真睁开迷蒙的眼,从梦境醒来了。瑶真缓缓的坐起来,梦境中的一幕幕还在脑海回荡。

瑶真慢慢回想刚刚的梦境,心想:这男孩和女孩应该就是伏羲大帝与女娲娘娘的孩子,那就是东王公和西王母的幼时了。那个叫慧曦的女孩,和西王母的幼年长得颇为相似。这伏羲大帝长得果然和我在东宫密室中看到的那幅画一模一样……难道,伏羲大帝、黄帝、蓝发佛陀,是同一位伟大的神?可这些,与我又有什么什么关系呢……

瑶真越是回想这个梦境,越是觉得头晕,于是,她又躺下休息了……

很快,她又进入了梦境。

这次梦中,她看到了女娲娘娘,女娲娘娘手里拿着两个小白老虎枕头,慈爱的抚摸着她两个孩子的小脸,微笑着说道:“母亲为你们缝了两个小枕头,你们一人一个。”这两个小孩拿着两个小老虎枕头,很开心,他们每天都会枕着这两个小白老虎的枕头睡觉......

渐渐的,瑶真看他们两个长大了。因他们是伏羲与女娲的孩子,有正天地阴阳的责任,所以他们必须像他们父母那样,结为夫妇。

这是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婚礼,三界中很多很多的神都来了,婚礼外还有天兵天将的在守卫,但瑶真看众神并不仅仅是祝贺那么简单,好像是在完成一件什么重要的大事,看着众神庄重的神情,更显得这场婚礼不那么简单。

婚礼开始了,瑶真隐约听到一神官铿锵有力的喊道:“.....天之子,地之女,结交髯之好,正天地阴阳。阴阳相合,万物循规。阴阳相须,万事有序......”

神官说完了之后,他们二人才开始行拜堂之礼……

瑶真在梦境中想着:刚刚西王母东王公长大之后的样子我还未曾看清,我要看看他们到底长什么样子。

于是,瑶真在梦境中飘飘忽忽的移到新娘旁边,缓缓的掀开了新娘的红盖头……

新娘向瑶真莞尔一笑,瑶真瞬间惊呆了,说道:“原来你是我啊!”

瑶真又猛的一回头,新郎也向她轻盈一笑,瑶真瞪大了眼睛,喊道:“阿泽!阿泽!”

“天神...天神...天神醒醒....您怎么了?” 一位小侍女打破了瑶真的梦境。

瑶真“唿”的一下睁开双眼,小侍女赶紧为瑶真倒了杯甘露,瑶真坐起来,接过杯子,将杯子中的水泼向了自己的脸,想让自己赶紧清醒过来。侍女们赶紧为瑶真擦脸,瑶真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不会吧?不会吧?.....”

侍女关切的说道:“天神您怎么了?什么不会呀?”

瑶真看了看侍女不解又关切的眼神,说道:“没什么,你们先出去吧,我再休息一会儿。”

侍女们出去了,瑶真又缓缓躺在了小白老虎枕头上,闭上了双眼……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