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记 第一季 (四)

话本先笙


【正见网2022年09月21日】

法王的目光中带着无限慈爱,那眼神温柔的像一汪水,她看着他们,犹如母亲在望着自己的一群孩子一般。只听她开口说道:

“大家起身吧。”

短短五个字:“大家起身吧”,声音温和又浑厚,大殿中的每一个生命都感觉这声音仿佛穿透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自头顶至脚心,如同有涓涓细流灌入,整个身体被洗礼了一般。没错,法王刚刚在说话之余,为他们每个人都灌了一次顶。

法王起身,缓缓走到了涟波跟前,说道:“涟波,你果然记住了当年我对你讲的话。”

“涟波当然记得......九兆劫以前,那时的森界刚突破混沌不久,有邪魔祸害众生,属下随您平定十方。

您法力无边,左持伏龙杖,右携琉璃簪,斩杀妖魔鬼怪无数。您说伏龙杖属地之极,琉璃簪属天之极,若能将二法器用心力和合为一体,天地交合平衡,定能灭尽邪恶,天下太平。(天之极,地之极,类似于我们所说的阴阳吧,但森界没有阴阳,暂且这么叫吧。)

果然,伏龙杖和琉璃簪在您强大平和的心力之下和合为一体,我们终于灭尽了森界所有邪恶,将其全部化为了原始之气。森界众生欢呼雀跃,家家无不大摆宴席数日,感尊主之威德,贺森界之太平。

那日,煜景森林里的庆功宴上,您的法器五彩琉璃簪和臣开玩笑说,如今森界天下太平了,邪恶都化为乌有了,我这‘将军’当不成了,因为没有仗可打了。

您听后笑了笑,当即真的撤了臣的将军之位,臣当时有些不知所措,这不当将军了以后能为众生做点什么呢?

可您随后又封了臣一个“涟波王”来做,还说臣现在的责任比将军大,不用愁为众生做不了什么......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欢声笑语中,每个生命都在庆祝森界迎来的太平......

宴席过后,我问您,森界从今以后真的无邪恶可除,无仗可打了吗?

您说,是无仗可打了。

我又问您,那森界的众生就会永远的幸福下去了吗?

您停顿了半晌,问臣,永远是多远?

永远......是多远?把臣问住了......臣只得回答,永远就是很久很久,很久,一直都会太平吧。

您说,森界,是会迎来很久很久很久的太平,但不是永远。

臣说,无论森界何时有难,我涟波都会再做您的将军,助您斩妖除魔的!

这段臣记得最清楚:

您看了看臣,竟“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转头望着天边笑着说,‘涟波啊,云卷云舒,花开花谢,此乃穹宇之规律,那时候的事啊,叫天劫,岂是打上几仗就了事的?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哦!’

臣没听懂您这句话的意思,一直追着问您森界什么时候有天劫,琉璃簪说我是死心眼子,那么久远的事这么关心干嘛,就算告诉你,真到了那一天也不一定记得住。

可我还是缠着您问,您被我缠的没办法了,指着前面那片树说,

‘当这片树烧成白炭的时候。’

尊主,九兆劫过去了,涟波记得可还清楚?”

在场的一众人等像听神话一样,各个面目表情傻呵呵的,似懂非懂。因为他们都是小神仙,是八兆劫之后森界产生的生命,这些远古往事,他们是一概不知的。

“涟波,你不愧是本王的大将军!”法王心慰的看着涟波说到。

小猴子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们不解的问道:

“木炭变成白色时真的就会有天劫吗?我还是不明白,将军手中的木炭,为什么会变成白色的呢?”

法王神情又变得凝重,对涟波说:

“涟波,森界混沌初开,你随我斩妖除魔时,可曾见过众邪魔的鲜血?”

“见过。”

“什么颜色的?”

“白色。”

“没错,魔的血是白色的。而我们神的血液是红色的。我们森界,树木是我们的根,森林里的树木的生长状态,就代表了我们众生的生命状态。

森界的神流血为红色,树木烧着后呈黑色,才是正常的。可如今,树木烧着后,竟呈白色木炭,所以说,它魔变了。”

大殿内一片哗然,魔变?!我们的生命之根竟然魔变了!

“森界,加上主层天,总共是十三层天体。煜景森林,坐落在第十三层天,森林里一共有十三棵参天大树,每一棵的生长状态,对应着森界每一层天众的生命状态。”

法王说到这里,双眉紧促,叹了一口气,说:

“哎,整整十三棵参天大树,均自燃成白炭。‘煜景’,预警,我森界,每一层天都已十分不纯净了啊!”

生命不纯净了?魔变了?森界到天劫了?大殿内的生命,有惊恐的,有慌张的,有不敢相信的、也有还像是在做梦,没清醒过来的......

洪淼正森殿内,如此肃静之地,竟也乱哄哄的了。

突然有一个声音,是一个女神仙,和碧瑶一起踢毽子的,名叫九日,她问法王:

“法王陛下,您为什么变成一个小姑娘和我们一起玩,还给自己取名为碧瑶呢?”

各位看官,想必您也想知道为什么吧?请听下回分解。

(待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