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记 第一季(十)

话本先笙


【正见网2022年10月03日】

“尊...尊主,您...不会也中毒了吧?”

“中...中什么毒?这些人我厌烦的很,让他们都走开!”

此时的琉璃簪,虽是目光呆呆的看着这一群欢呼雀跃的人们,可是他清楚,他的心脏在狂跳!自从琉璃簪认了这个主人以后,整整九个兆劫以来,他的主人从来没有以这种情绪说过话。主人,难道真的中毒了……

她可是森界的王,她是众生的希望,她的命承载着无量天体中无量众生的命......琉璃簪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只见他在六神无主的小声嘀咕:

“不要...不是的...不是的...主人一定是和我在开玩笑...她不可能中毒的……”

突然,一声厉喝打破了这场欢乐:

“琉璃簪!你想什么呢?让他们都走开!”

此时碧瑶的那张脸,已没有了祥和,没有了慈爱,双目中带着冷峻,话语中带着凌厉。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个法王的一声厉喝给吓住了,欢乐凝固在了大家的脸上,却从心里溜走了。

随后,每个人都带着惊恐的眼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所有人好似都察觉到了什么...就连空气中也仿佛潜伏着一种不可预知的恐怖.....

“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主层天上空出现了一个大魔头!只见它浑身赤红,后背有一对类似蝙蝠一样的翅膀,长得是一张人的脸,可是无比丑陋,目光中尽是凶狠与狡诈,刚才就是他在大笑。

“你...你是个什么东西?”

此时的碧瑶心中甚是烦躁,并总觉得自己的元神若即若离,她强打着眼皮,抬头问道。

那个大魔头狡猾一笑,对碧瑶说:

“哈哈!我呀,我是你邻居呀!我就住在森界隔壁,走啊,美人儿,到我家窜个门儿啊,我家里可比你这森界好多啦!一天哪有这么多烦心事儿啊,我家啊,尽是快活.....”

“大胆魔头!不要妖言迷惑我主!速速离开我森界!不然我涟波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涟波握紧了拳头,怒视着魔头。

“啧~啧~啧!我说森界法王啊,你在这说话,你这下贱的奴婢都能插进话来,他对你也太无礼了吧!”

只见碧瑶双眉一蹙,硬抬起着眼皮,迷迷糊糊的说道:

“涟波,下去!”

这要是从前的碧瑶,任何邪魔怎敢在碧瑶面前说出这么多挑衅的话儿来?碧瑶的伏龙杖在地上这么一震,它们恐怕就瑟瑟发抖了。大家这回都心知肚明了,尊主她真的是中了浮毒散的毒了!那么也就是说,森界最至高无上的王如今也不纯净了!

这所谓的“大魔头”以及森界这次天劫出现的众多邪魔,都是在这近一兆劫以来,在森界的平行空间中出现的,所以那大魔头说它和碧瑶是邻居倒也不假。只不过之前森界所处的空间附近的负的生命还没有如此邪恶,正的生命一直在制衡着负的生命。因为正负相依相存,宇宙一直是这样的,但负想压过正,那是不可能的,它们在森界这次出现天劫之前并不敢作乱,所以碧瑶也就没有理会它们,没想到它们在这个时候等着呢!

“哈哈哈!让他下去!这就对了嘛!法王要有法王的样子!碧瑶法王啊,你看看你一天天为这森界众生操了多少的心呐!你看看他们!除了吃就是玩儿,没心没肺,一点儿也不把你这个法王放在眼里!”

这魔头太狡猾了,他明知碧瑶喝了浮毒散,迷了心智,现在就开始挑拨离间了。可这魔头最狡猾之处还不在于这挑拨之计,最可怕的是它知道碧瑶的不纯所在!知道她心性的漏洞所在!它句句都在戳碧瑶的那个“漏”!

碧瑶听魔头如此一说,顿时心中升起这愤愤不平之心,她想我这堂堂森界法王,他们可倒好,每天享乐,我却为他们操碎了心,凭什么?!

那魔头见碧瑶面露动容之色,马上又说:

“我说法王诶!您瞧瞧您这一天天的日子过的,大好时光都浪费在了那个洪淼正森殿上啦!那叫一个孤独寂寞冷啊,倒不如你的众生享乐呢,你说你这一天图个啥呀?!值得嘛!”

碧瑶一想,还真是,我整日劳心森界众生,连个朋友都没有,想体验下平民的生活还得变来变去的,真心是苦啊!

那魔头见碧瑶的心在一点点随着它走,心中大喜,可突然又作出一副要哭的样子,甚是恶心,不知道它又有什么花招,只听它说:

“诶呦~我的法王诶!您真是苦啊……您是多么伟大的王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可你们森界还是有人挑衅你呢!还说什么‘你不配做法王’之类的话...”

碧瑶一听这话,气真的就不打一处来。其实,有众生中毒之后大骂碧瑶之时,碧瑶只是觉得心中稍稍有点不太舒服,可并没有在意。现在,碧瑶体内的浮毒散将她的这一点“不舒服”扩大了万倍,演变成了愤怒。

小猴子听不下去了,赶紧打断了大魔头的话:

“你闭嘴!尊主不要听信魔头一派胡言乱语!您知道那是众生闻了浮毒散之后才...”

“够了!!”

碧瑶真的是中毒不浅,她大声呵斥猴儿,并将伏龙杖在地上怒气冲冲的一震,那股怒怨之气震的在场之人全部退后了五步有余。

“我尊敬的法王啊,您过来吧,过来吧,我这没有惹您生气的这些个家伙,过来吧……”

那魔头开始用手和言语勾引神智不清的碧瑶。

碧瑶刚要踏步,只见涟波突然冲上来,跪着抱住了碧瑶的小腿,大声说道:

“尊主啊!您醒醒啊!您不能去啊!您不能上这魔鬼的当啊!您是森界至高无上的王,您怎能随那个东西去呢,真是折煞了您的身份啊尊主!尊主!您醒醒吧!”

在场之人见状全部跪求法王醒悟!可之后碧瑶的举动让所有人为之震惊!

只见碧瑶一怒之下一脚踢开了涟波,这一脚正踢在涟波胸口,踢的涟波口吐鲜血!

“滚开!你们都要做我的主了吗?!”

..........

森界,真正的天劫来了。

这个魔头见碧瑶已执迷不悟,便吩咐魔界,群魔攻森界!定要将森界众生烧个片甲不留!然后让自己的魔子魔孙来占领森界!

顿时,森界从十三层天到主层天,黑烟滚滚,火光冲天!

这真是:

法王心智乱,
一怒起狂澜。
众神哭无主,
难逃此劫难!

我们再将镜头转向这珏念森林。只见涟波从地上慢慢爬起,托着带伤的身体,又赶紧爬到碧瑶的腿边,抱住碧瑶,摇着碧瑶让她清醒。

此时,众神皆哭。

只见涟波抱着碧瑶的腿,泪流满面的说道:

“尊主啊,你醒醒吧,涟波求您啦!森界这回真的要完了!您记不记得,当年您是怎样开创的森界啊!您有那么多的子民啊……尊主!尊主你不能撇下你的众生啊!你看看你的众生现在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啊……”

此时的碧瑶,已听不太清涟波在说的什么,她拄着伏龙杖,颤颤巍巍的站着,还是觉得自己的元神若即若离。

突然,伏龙杖竟挣脱了碧瑶的手掌,立于地中央。伏龙杖上那个龙头的神情很是复杂,如果用人的语言来形容的话,就是异常“深情”的看着碧瑶,但这目光中,不光有深情,还有隐隐有一种坚毅。只见龙鼻子抽泣了一下,深情而坚毅的眸子里流出两行泪来。他要干什么?

“杖...杖儿,你要做什么?”碧瑶瞪着眼睛问他。

只见伏龙杖上的龙头,双眼一闭,腾空而起!霎时,珏念森林里的花草树木均被这股力量冲击的飘飘摇摇,森林两旁的湖水也全部翻起巨浪,此时的众神也被这股力量冲击的一动不得动。

伏龙杖你疯了吗?只见他挥起自己的杖身竟奋力向碧瑶的后背击去!

伏龙杖奋力一击!此时碧瑶下意识的用法力护身一挡!两股巨大的力量猛的一相冲击,霎时,这边伏龙杖断成两截摔在地上,那边碧瑶竟将浮毒散一大口喷了出来!

还未等碧瑶缓过神儿来,只见伏龙杖龙头那截迅速从地上腾空而起,大嘴一张,清洪喷泻!清澈的洪淼开始源源不断的倾泻到碧瑶的浑身,伏龙杖在帮她祛毒!

随着洪淼为她不断的清洗,碧瑶渐渐觉得视野清晰,头脑清醒,元神也不再若即若离......

碧瑶渐渐清醒,可龙口中的洪淼却越来越少,这半截杖身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终于,伏龙杖油尽灯枯了,只听伏龙杖“咣当!”一声掉在地上,那声音和一块破木头掉在地上没什么两样。哎,洪淼洒尽,杖归尘土。

此时的碧瑶终于完全清醒了!她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深受重伤嘴角还有血迹的涟波,奄奄一息的伏龙杖,还有泪流满面目光呆滞的众神,还有这火光冲天黑烟滚滚的森界......

眼前的这一切竟是自己造成的,她如梦初醒,心中之悲痛根本无法形容。众生还在大火中,也容不得她悲伤后悔!

伏龙杖为救自己已奄奄一息,洪淼为救自己已喷洒殆尽,那火光中的众生怎么办?

只见她脱下自己的“霞光万丈羽”,这件羽衣可变成一艘巨大无比的船,这船可在火中穿梭,可乘些生命,不受大火侵袭。

森界没水了,碧瑶只得脱下她的“幻彩斑斓裙”,此裙可化为细雨甘露......

随后,碧瑶把她的凤冠、宝靴、手镯,只要是身上能用的物件都抛去救火了。这么说吧,法王身上的任何一件东西,都是威力无边的法器,可是不到万不得已,没谁会把衣服脱了拿去用的,碧瑶已经别无他法。

可即便法王倾尽所有,森界众生依然身处水深火热。

碧瑶,堂堂森界法王,现在是一袭白衬衣,赤着脚,呆呆的站着,只剩下头上的一只琉璃簪没有用上,那神情,只能用绝望来形容。

此时的碧瑶万念俱灰,她真的肠子都悔青了:

我为什么要那么自不量力?我为什么要那么武断的喝下这浮毒散?森界天劫缘起于众生已不纯净,可连我都不纯了,那森界岂不是没有希望了?.......

碧瑶看着这生灵涂炭的森界,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泪水喷涌而出!竟嚎啕大哭了起来!那哭声真的是悲痛欲绝!

所有人都抬起头,因为他们从未见过法王哭,第一次见竟还是嚎啕大哭!所以人人都已知晓:森界无望了……顿时,森界哭声一片!

碧瑶懊悔与悲痛交加,咬破了自己的嘴唇,鲜血—-“滴答~滴答~”透过主层天的云层落入了下层天,咦?

下层天有些大火竟然熄灭了?难道法王的血可以灭火吗?

这样神奇的事碧瑶也看到了......又一丝希望闪过她的双目......

那她会为了救众生而倾尽自己的鲜血吗?

请听下回分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