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记 第三季(四十七)

话本先笙


【正见网2023年01月24日】

这一次,梦境中是一片狼籍。

这应是上一次炸掉的昆仑山,满目的废墟,满目的疮痍,瑶真看到此处,不由得潸然泪下。此时,一位身穿黄袍的帝王姗姗来迟,他从天马拉着的轿辇上下来,看着这一片苍凉,十分悲痛,只听他说道:“妹妹,朕来迟了。”这位,就是昊天大帝。梦里的瑶真静静的看着他,泪珠子一颗颗滚落......

只见昊天大帝在废墟里无意中看见了一个小白老虎枕头,他的泪水瞬间像决堤一样..... 他流着泪,用颤抖的手抚摸着这个小白老虎枕头,说道:“这本是一对儿的,怎么单单只剩下了一个......” 泪水打湿了这个小白老虎枕头,天也下起了大雨,众神纷纷跪下,劝昊天大帝以三界大局为重,节哀,节哀…… 昊天大帝离开了昆仑废墟,独留这个小白老虎枕头趴在这一片苍茫之中。

而此时的西王母,元神已被炸得支离破碎,她破碎的元神,隐约能感受到一丝丝哥哥的气息,于是,她的元神碎片就一点点的向这一丝丝气息而去......

这一丝气息,就在这小白老虎的枕头上,只因这上面有昊天大帝的眼泪。
日久年深,西王母的元神就一点点聚集在了这个小白老虎的枕头上,在此休养生息。

瑶真还看到,在很遥远的上层天界,有一位蓝发白衣佛陀,他一会儿显佛陀相,一会儿显伏羲大帝相.....他其实一直在看着这一切。早在西王母与邪恶大战之后,昆仑山刚刚被炸掉之时,蓝发佛陀落了一滴泪。

这滴泪穿过下界层层天体,当到达西洲昆仑之时,已有千百年了,因为各层宇宙空间的时间是不同的,也就是说,以三界的时间推算,蓝发佛陀的一滴泪,滴了千百年,才落至西洲昆仑。

瑶真看到,这滴泪在穿过层层天宇的同时,西王母的元神也正好在这千百年来不断的聚集,聚集。直到西王母所有的元神碎片全部聚集到了这个小白老虎枕上之时,这滴泪刚好落至昆仑。

就在这滴泪落至昆仑的那一刹那,这只小白老虎睁开了双眼,并且,两肋生翼,一只小神兽就这样诞生了!

与此同时,瑶真看见遥远的东方,隐隐有一条青龙的影子滑过,这条小青龙也是背上生翼,是一条青应龙.......

梦境结束了,瑶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此时的她泪流满面,说道:“原来,我就是西王母,我是伏羲大帝的孩子。”随后,有关阿泽、东洲王、青应龙与瑶真的过往也一幕幕闪现:瑶真第一次见青应龙是在那场黄帝蚩尤大战…后来东洲王又问自己为何不用琉璃净坤剑,他又对那转业术了如指掌...东洲王也曾告诉她,西王母和东王公身上自带澄阴澄阳...

瑶真如梦初醒,说道:“所以...青应龙一来蟠桃园,桃树就结了果...青应龙就是东洲王,是昊天大帝,是东王公,是我的哥哥,而东洲王就是阿泽……”

瑶真想到了那个叫“慧曦”的小女孩,于是她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看来,我也不是三界内的生命,我是来自遥远穹宇的客。”

瑶真轻叹了一声,破涕为笑,说道:“谁又能知道自己真正的来源是哪里呢?有多少生命和我一样,只是这三界的客?肉身成圣又怎样?依旧出不了三界,依旧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谁,依旧回不去真正的故乡。那这蟠桃园,毁了也就毁了吧,也没什么好惋惜的。”瑶真虽说是破涕为笑,但说完之后,还是有一丝落寞久久挥之不去……

不知不觉,昆仑山的朝阳升起来了,那一抹阳光,透过寝殿的窗,照在了瑶真的身上,这时,瑶真隐约听见有两个侍女在门外叽叽喳喳的说笑着。

瑶真很久没有向窗外看去了,这时的她却不自觉的向外看去。只见两个小侍女拿了一大篮子的野花,在院子里挑捡,还时不时的往对方的发髻上戴小花儿。

瑶真看着这情景也蛮有趣儿的,就坐在屋里用仙法从篮子里勾出来一朵小花,这两个侍女看见一朵小花竟自己飞了起来,往瑶真寝殿里飞去了,于是赶紧上前去追。她们追进屋子里的时候,只见瑶真蓬乱的头发上戴着这朵小花,躺在床上得意的看着她们笑。这个情景可把这两个小侍女乐坏了,她们纷纷说:“天神笑了!天神笑了!天神好了……”

瑶真坐起来问到:“哪采的野花儿?”

小侍女答道:“是风潜上神送来的。风潜上神说咱们府上一直都用山茶花点缀,太单调了,所以送了一大篮子关雎菊谷的野花儿。”

瑶真点了点头,问道:“风潜上神还说什么了?”

小侍女答道:“风潜上神还说,茶花性子清雅高贵,所以一直努力让自己馥郁芬芳,各个儿面如满月。但岂知天地本不全,何来真满月?而这野花儿就不同了,或许她们根本不知道自己会长成什么样子,有什么样的香味儿,只是随风、随雨、随气节、随天地造化,每一朵都有每一朵不同的美丽....还说咱们府上正是缺少这种自在的野花儿。”

瑶真笑了,说道:“师兄悟的在理啊!把这些野花儿装点到寝殿吧,你们为我梳妆吧。”

瑶真梳妆过后,移步正厅。

此时獬豸等人正帮着她处理公务,瑶真看到大家都在忙碌着,说道:“辛苦你们了。”大家抬头一看瑶真竟梳洗打扮了,都惊讶不已,獬豸开玩笑说:“呀!今儿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正厅风大,不回去再躺一会儿啊?”

瑶真笑了,说道:“去你的!”大家一阵哄笑。哄笑过后,獬豸对瑶真说:“近日共工那半个脑壳儿应该是休养好了,又拿着那红貙丹在南洲叫嚣呢,还声称要炸了人间。我没怎么理它,只派了几名小将守着人间......”

瑶真面无表情的听着,一言未发。

獬豸又说:“对了,这不是日月星辰移了位嘛,女娲娘娘的补天大业也近临尾声,人间的太阳以后要从东方升起。所以,曦和马上就要走了,她要带着金乌去东洲。”

瑶真一听,赶紧问到:“什么时候走?”

獬豸说:“就这两天吧。”

瑶真一听,眼圈就红了,又勉强笑着说:“哦...那我这两天得好好陪陪她了。”

瑶真离开正厅,去找曦和青鸾,刚一踏进青鸾的卧房,就看见她在收拾东西,忙问道:“你收拾东西做什么?”

青鸾一回头,见瑶真竟从寝殿出来了,还梳洗打扮了,惊讶的说道:“我的姐姐呀!你好啦!”

瑶真笑着说:“不好,还要在寝殿过年不成?”

青鸾笑着说:“你知道曦和要走了是吧。”

瑶真说:“是,你收拾东西做什么?你不能走。”

青鸾一边收拾,一边说:“诶呀,我就去几天,玩玩儿就回来。”

瑶真深情的说:“昆仑需要你。”

青鸾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昆仑有你不就够了嘛!哪里用的着我啊!”

瑶真鼻尖一酸,忍住了,笑着点点头,装作不经意的说:“嗯,是,有我在,你们这些闲人想玩就玩去吧!”

青鸾一边收拾又一边笑着说:“是啊,我的大司法天神,只要你不走,昆仑就不需要别人.....”

瑶真打断了青鸾的话,岔开了话题,说:“今晚,我们都在曦和的卧房睡吧!”

青鸾开心的说:“好啊好啊!我们好久没有睡在一起了!”
......

晚上,这三姐妹躺在了一起,瑶真在中间,她们两个在两边儿,大家都面带笑容的回忆小时候的事。

曦和笑着说:“瑶真小时候可皮了呢,经常捉弄森林里的野猪......”

青鸾接着说:“是啊,谁能想到这么个淘气包,最后能拜元始天尊为师.....”青鸾一边说,一边伸出胳膊抻着懒腰。

瑶真看到她一抻胳膊,露出了手臂上的一个圆疤,不禁又红了眼圈,说道:“这疤痕,是你那年你为我挡的多宝的珠弹。”

青鸾说:“是啊,那年你正好去玉京山拜师,一晃儿,都这么多年了。”

大家看瑶真坐了起来,只见她一伸手,掌心就出现了一件金裘,瑶真摊开这金裘,为青鸾披在了身上,微笑着说:“这是师父送我防身的金裘,一直没舍得穿。你披上它,什么珠弹,什么刀枪剑戟,这些个不入流的法器,都可遮挡,你都不会受伤。”

青鸾摸着这金裘大衣,说道:“哇,这么大方,你师父送的你都送我啦!”

瑶真笑着了,转头对曦和说:“天帝曾赏我一玲珑宝剑,此剑华美而凌厉,我多年不用剑了,用不惯,这次你正好拿去,也算有个防身的。”

曦和惊讶的说:“那把剑你要送我?听侍女说那可是你非常喜欢的,就算不用,一去密室也要拿起来把玩一番。”

瑶真笑了,开玩笑的说道:“我的侍女怎么什么都和你们说,我得好好儿教训一下她们了!”

青鸾开玩笑着说:“她是怕咱俩不念她的好儿,以后不回来了!”

曦和瑶真都哈哈大笑,瑶真说:“你这嘴刁的习惯,要好好改改了!”

就这样,这三姐妹就这样说笑了一整夜,清晨才渐渐入睡……

但曦和没有睡着,她看着瑶真的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和青鸾的手睡去,她思来想去,总觉得瑶真有些奇怪,她心想:难道她是舍不得我?不会啊,无论是我回西洲还是她去东洲,都是很容易的啊,怎么感觉她一直在抑制一种十分哀伤的情绪?或许,是还没有从蟠桃园的伤痛里走出来吧……

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候了。瑶真为曦和准备了一辆白马轿。

其实,青鸾也收拾好了东西,正准备要和曦和一起走,不过,瑶真叫来了几只瞌睡虫,钻到了她的鼻子里,她就沉沉的睡去了。

曦和和金乌会在傍晚乘白马轿去往东洲,正好清晨时分抵达,曦和放开金乌,人间的太阳就会从东方升起。

来送行的人很多,曦和看了看大家,发现没有青鸾,就问瑶真:“青鸾呢?”
瑶真笑着说:“她睡了,应该是不能和你同去了,你多保重。”随后,瑶真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对她说:“这封信替我交给东洲王。”

曦和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和大家一一挥手告别了,刚要上白马轿,就听瑶真又喊了一句:“常回家来!”

曦和笑着点了点头,上了白马轿。

曦和一上轿,就看见了立在轿中的那把玲珑宝剑,笑着说道:“瑶真从不食言的,只是,她为何硬要把青鸾留下呢?青鸾也只是去玩两天,这么舍不得?”随后她又皱了皱眉,说道:“不,不对,瑶真不对劲儿……”

白马拉着轿子,载着她和金乌,向东洲优雅的飞去。而此时的曦和有些惴惴不安,她摆弄着玲珑宝剑,一不小心从剑鞘里滑落出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曦和,替我看看人间朝阳东升的样子,一定很温暖,很美。——瑶真。”

这句话,看的曦和一身冷汗……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