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记第三季(十七)

话本先笙


【正见网2022年11月30日】

第二天辰时前,玉斗多宝和阿泽等人一齐来到前山候着,玉京山的弟子们起哄,对紫云山弟子说道:“到时候平南大元帅来的时候,你们可得毕恭毕敬的行礼作揖不可,那可是天帝钦点的元帅,一切得按规矩走!”
玉斗瞪了一眼他们,多宝给玉斗使了个眼神,小声说:“行礼就行礼吧,都看着呢,委屈一会儿,战场上可没人给她行礼!”
辰时还差一刻才到,只见天边就出现了一批仙兵,身后还有一批神兽。
这正是瑶真带着昆仑山的军队赶来,抵达玉京山上方之后,这队伍留在了云端,没有下来,只有瑶真一人下来。
远远望去,见身形便知是一位女神将,依然是银色盔甲,白色披风,发髻高高束起,腰间还别了一把剑,一看就是瑶真作战时的模样。
阿泽旁边有人小声嘀咕着说:“你看,她过来了,这就是天帝钦点的平南元帅,道号瑶真...看人家一女仙也能当上元帅...”
阿泽心想:女仙当元帅有什么稀奇?当年西王母、斗姆元君等女仙年少之时,哪个不带兵打仗?道家仙身自有阴阳,还分什么男女?
此时的瑶真也降至大家面前,大家作揖行礼道:“瑶真元帅!”
瑶真也作揖回礼,阿泽不经意的一抬头,分外吃惊,这纯真玲珑的面庞,这人中隐隐闪耀的梅花,不就是昨晚在水边欢笑的女子吗?她竟就是平南元帅?!阿泽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时,元始天尊显现在玉京山的正本澄元台上,瑶真一见师父,莞尔一笑,这笑起来的样子,更是让阿泽坚信了,她,就是昨日水边的那位女子。
元始天尊开口道:“你们且去云端候着吧,我同平南元帅还有话讲。”
于是,玉斗多宝与阿泽等人便飞上了云端,站在了瑶真队伍的旁边。
元始天尊看了一眼瑶真腰间的琉璃净坤剑,说道:“这剑暂无剑鞘,你这样别着也不便,你把它放在掌心,可化作一支簪,你可暂将它别于发髻。”
瑶真随后就将这剑放于掌心,果真就化成了一株琉璃簪花,瑶真顺手便将它别于发髻。
元始天尊点了点头,又说:“此剑还有一剑鞘,也是这三界至宝,待你凯旋归来,天帝自会给你。”
瑶真抿嘴笑了笑,元始天尊又对瑶真说:“儿啊,没有师兄师姐们的照应,此行更要多加小心。”
瑶真答:“是,师父,您放心吧!”
元始天尊又说:“你记住,见到那人间黄帝,要行君臣之礼。”
瑶真不解,便问到:“师父,我们是神仙,他就算是人间帝王,也是人,为何还要向他行君臣之礼?”
元始天尊白了瑶真一眼,说:“就你话多!”
瑶真一看师父好像不便告知她,便伸了下舌头,又赶紧严肃的说:“孩儿谨遵师命!”
元始天尊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去吧!”
于是瑶真便飞向云端,直接在云端点兵,并安排了作战计划,一行人等遂向南洲飞去。
一入南洲地界,便觉气息不畅,此处是业力积压,导致整个南洲地界都呈现一种压抑感。
瑶真向下一望,竟是白茫茫一片,用天眼一望,是那蚩尤军放白雾,故意要让黄帝军队看不清路线,无法作战。
瑶真气愤的说了一句:“卑鄙!”随后便让昆仑兵冲前抵挡,紫云兵在尾部善后,自己先前去拜见黄帝,随后便去支援昆仑兵,安排的干净利落。
阿泽心想:这小姑娘平时看着纯真讨喜,此刻还真是透着几分英气。
瑶真等人下了云端,各行其事。瑶真透过白雾,远远的望见一个伟岸的身影,穿着黄袍,默默的矗立在白雾之中,仿佛正在等她一样。
瑶真移步至这身影背后,跪下,叩头,行礼,说道:“平南元帅瑶真,拜见黄帝。”
只见这黄帝不慌不忙的转过身,蹲下来,一边说:“天神不必拘礼,快快请起。”,一边又扶瑶真起来。
瑶真一抬头,眼前的这一幕令她惊愕!她没有看见黄帝,而是看见了那个梦中的蓝发佛陀!依然是微笑的看着她!
瑶真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使劲挤了一下眼睛,猛的摇头,一睁开眼,发现刚刚那个蓝发佛陀不见了,转而是一副东方老者的面孔,微笑着看着她,这便是黄帝。
瑶真心想:这白雾,让我的眼都花了,黑头发都看成蓝头发了。
瑶真正有些恍惚,黄帝开口说道:“朕今日占卜了一卦,方知有神将前来相助,故而在此等候。”
瑶真缓过神来,说道:“陛下真是神机妙算!我已派天兵前去应战,陛下有何吩咐,悉听差遣!”
黄帝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天神可代我抵挡一阵,不多时,朕定会让我军冲出白雾。”
瑶真说:“臣领命!”
于是,瑶真便前去应战。
瑶真飞至那昆仑兵迎战处,向下一观,发现那蚩尤军队各个真是铜头铁臂,不太好应对。瑶真纳闷儿,这些普通人怎会头上生角?铜头铁臂?难道是赤尤带下来的魔子魔孙转世?不可能啊!司命星君也不会应允啊!奇怪。
也容不得瑶真细想,毕竟应敌要紧,瑶真便跳下云端,同昆仑兵一起作战。
而那紫云兵处,刚刚开打之时,阿泽几挥手,还没费吹灰之力,那蚩尤兵就大大折损,阿泽突然想起师父的告诫:“只能输,不能赢,切记切记!”
于是阿泽只能装装样子,似有似无的应上几招,尽量显出打不过的样子。
瑶真正打的痛快,后方小兵来报:“元帅!后方紫云兵有些不敌!”
瑶真遂去后方紫云兵处查看,看那玉斗多宝到是拼的卖力,可那阿泽却一副带打不打的样子,于是一边应敌,一边以“元帅”的口吻对阿泽吼到:
“你干什么呢!没吃饱吗!”
阿泽一愣,心想: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这般凶狠...孽缘呐!
阿泽没吭声,赶紧表演出奋力抗敌的样子,但还不能赢,心想:演戏真的比实战还累,哎......
瑶真与众将打的火热,可这南洲的天气是又闷又热,再加上这白雾,着实喘息困难。
瑶真累了打算喝口水,可这南洲的水也都是温热的,并且上面也有一层白雾,口感很差。此时,突然有人拍了一下瑶真的肩膀,瑶真回过头一看,竟是风潜。
风潜看到瑶真口干舌燥,便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玉壶来,对瑶真说:“喝这个吧,这是冰心玉壶,里面的冰玉水清凉解渴,这一壶也够你喝上几年。”
瑶真接过这冰心玉壶,二话没说饮了个痛快!风潜又说:“要不是听雪凤萌凰说要来南洲作战,我都不知道你要来打仗,怎么故意瞒着我?”
瑶真无奈的说:“哎...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告诉你有什么用?”
风潜有些气愤,说道:“我怎么没用!也可以给你做个帮手!”说完便也掏出一把剑,前去应战了。瑶真看着他那三脚猫功夫,一招一式还带着几分文人的酸气,只得用手掩面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军交战了半晌,那蚩尤在营帐里向外看去,一片白茫茫的大雾,什么也看不清。因大雾也障住了他的眼睛,所以他并不知道瑶真已来助战,于是便得意的笑起来,说道:“哈哈!雨师风伯!你二人散的这场雾是真大啊!那黄帝兵在大雾里也只能跟咱们军队硬碰硬了,使不出什么阴谋诡计了!咱们的兵都是铜头铁臂,硬碰硬他们肯定不行,哈哈估计他们现在也无力回天了。一会儿等着报捷吧!”
那雨师嘴角邪媚一笑,这雨师是个人面蛇身,此人是既是雨师,也是蚩尤的军师,十分阴险狡诈,他有一个我们大家十分熟悉的名字:共工。
只听共工说道:“大王,何必跟他们硬碰硬?在我们的弓箭上涂毒,放它个五万发,让那黄帝兵各个毒发而死,不费吹灰之力。”
蚩尤一听,此计甚妙,道:“好!好!准备弓箭...”
共工打断蚩尤,赶紧说道:“大王,涂毒弓箭早已备好,就等您一声令下了。”
蚩尤一听大喜,说道:“传令下去,撤兵!放毒箭!”
瑶真等神兵打着打着,二者其实不分胜负,但突然间敌方开始迅速撤兵。
瑶真心想:突然撤兵,定是有诈!于是跳上云端查看,一看那蚩尤兵正人手一支弓箭,准备发射。
瑶真一看不妙,刚想让全军撤到云端再做打算,但转念一想,若是天兵都撤到云端了,那黄帝兵肉眼凡胎,又逢大雾,岂不遭殃?
于是瑶真赶紧传令:“敌军欲放箭,昆仑兵迅速围成一个圆,护住黄帝军队,奋力抵挡弓箭;紫云兵抄袭敌军弓箭手后方,不得有误!”
“嗖!嗖!嗖!”数万支弓箭齐发!若说这天兵只抵挡一般的弓箭到也不难,但这剑上有毒,只要身体被滑破了一点儿,天兵的伤口就会发黑发紫,疼痛难忍,凡兵也就一命呜呼了。
战了多时,许多天兵天将受伤疼痛难忍,紫云兵那方还未抄袭成功,瑶真本是与昆仑兵一同作战的,但见紫云兵迟迟不归,于是便带着雪凤萌凰去支援紫云兵。
瑶真到了蚩尤弓箭手后方,发现玉斗正跪地掩面而泣,无心作战,瑶真拽起她一看,她的脸上被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已经发脓发黑。瑶真让萌凰把她带回营地仔细清毒包扎。
于是自己便顶了玉斗,在紫云兵这里奋力作战,而阿泽依然在奋力演戏,瑶真也要顾及他这一方,其实就相当于紫云兵少了两元大将,都要靠瑶真一人抵抗,有些艰难。
就在这艰难之际,只见远处有一个插着旗子的带轱辘的车子冲出了昆仑兵的保护圈,这正是黄帝的军队,而这辆车子,就是黄帝刚刚造好的指南车。
这指南车无论身在哪里,永远都会指向南方。黄帝军队有了这辆指南车,就相当于有了方向,再也不会被白雾所困,也不需要昆仑兵的保护了,也可以奋力杀敌啦!
只见那指南车冲出重围,直接冲到了蚩尤弓箭手的后方,来支援瑶真的紫云兵。
或许也是被白雾憋的太久了,激发出了自身的很大潜能,黄帝军队真是一鼓作气,一人敌多人不成问题,比仙兵还仙呢!
很快,蚩尤的弓箭手被全部剿灭!黄帝军大获全胜,蚩尤军四散逃窜,因为有不少中毒的受伤将士,大家也没有乘胜追击,都退回了各自营地。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