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记 第三季(十四)

话本先笙


【正见网2022年11月24日】

且说瑶真刚斩了那红貙,众人还未醒过神来,天帝的圣旨便到了,只见一神官从天边而来,拉着长音说道:“圣旨到~”

瑶真等人跪地接旨。

“昆仑山羌国平南元帅瑶真接旨!天命召曰:尔同玉京山弟子、紫金山弟子斩妖除魔有功。三日后,天宫为尔等设宴,八方感佩神勇,四洲同贺威德!钦此!”

那神官宣完便消失在了天际云端,厚敦站起来扑了扑身上的土说道:“天帝的旨意可真是够快的!”

川悠望着远处说道:“天地之主,自然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大家也终于醒过神儿来,都围在瑶真跟前戚戚查查问个不停……

玉斗和多宝见感觉在此有些多余,便扫兴而去......

再说那红貙化成的黑气飘飘悠悠又回到了紫金山,被通天教主收集起来,养在了一口枯井之中,暂且不提。

三日后,天宫甚是热闹,仙娥飞天玉步匆匆,雄姿天兵屹立如松,华丽珍馐摆盘齐备,宴席未开仙乐已奏,恭恭敬敬喜迎降魔将凯旋归来。

不一会儿,宴会已经准备就绪,各路神仙尊者也陆续到了,只听一小童报到:
“北俱芦洲王到!”
“地祖镇元大仙到!”
南瞻部洲王到!
“通天教主到!”
“紫金山弟子到!”
“西牛贺洲王到!”
“元始天尊到!”
“玉京山弟子到!”
......

大家差不多来齐了,天帝坐于高位,问道:“哪位是瑶真上仙啊?”
瑶真走至堂前,行礼道:“瑶真拜见天帝。”

天帝点了点头,笑了,说道:“平身平身!哈哈,卿真是,女中豪杰啊!”
瑶真一笑,摇头谓之:“不敢当。”

天帝又说:“闻卿在与那红貙大战时,受了伤,可痊愈啊?”
瑶真回到:“禀天帝,已无大碍。只是,那一止峰金心谷的宝物不知归置于何处,臣今日亦将那物携来,归还天帝。”
说完,便从腰间取出那琉璃净坤剑,双手托致胸前,欲呈天帝。

天帝看着瑶真,肯定的点了点头,微笑着说:“你这小妮,不将此物归于谷中,呈与朕是为何?”
瑶真听天帝如此说,便委屈的说道:“陛下,那一止峰金心谷,已钻入臣胸中,无处可寻啊!”

天帝闻之大笑,说道:“哈哈哈!既这‘正念’在你心中,那这宝物也自当属于你了。今朕就将这琉璃净坤剑赐与你,做你斩妖除魔的帮手,朕再为你在昆仑山建一府邸,你看如何?”

瑶真一听这剑要赐予她,心中不慎欢喜,可对于这府宅却无多大兴趣,便说道:“谢陛下赏剑,但臣一向在山洞中住着习惯了,这府邸就免了吧!”

天帝拉着长音说了一句:“诶~,卿不必推脱啦,府邸建成后自有其用。”
瑶真想想可能天帝另有道理,便下跪行礼说道:“谢陛下恩赐。”

一番行赏之后,参与平南的玉京山弟子都得到了封赏,去昆仑山混事的紫云山弟子也得到了封赏。

宴会正式开始,仙乐齐奏,娇娥曼舞,第一位上来主跳的是玉琢仙子,此乃四洲第一绝色,身段曼妙婀娜,面容眉清目秀,冰肌玉骨,真如雕琢过的白玉一般,舞姿更是翩翩隽逸......

大家一边欣赏一边说说笑笑,庆四海升平,好不热闹!

只听一白衣仙说道:“诶?这次宴会东洲王青虚又没来?”
另一朱衣仙说道:“听说在家闭关呢!”
白衣仙说道:“上次宴会也说是闭关呢!听说人家闭关八百年打底儿……”
那朱衣仙突觉好笑,笑着说:“恐怕出关时,要坐成一座石像了!哈哈!”
那白衣仙又说:“或许人家只是个说辞,不爱参加这种热闹场合......”
朱衣仙说:“我看都给瑶真上仙敬酒呢,咱们也去吧!”

瑶真被前来敬酒的仙人团团围住,佳酿琼浆,再加上各种钦佩话语,把瑶真弄的两腮通红。

风潜在宴席的一角望着瑶真的背影独自饮酒,那日瑶真替他挡火球的一幕,总在风潜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念念不忘.......

且说那二仙口中的东洲王青虚到底是不是在闭关呢?
其实,他只是在静静的看书。

静谧的庭院,清风微拂,枫树下一方小桌,偶有几片红叶落下,两小童扫了又扫,扫把与地面“唏唏刷刷”,那两小童也偶尔“嘻嘻哈哈”。那桌边看书的青年,却如置身事外,眼皮也不曾挑动一下。

直到枫叶渐黄,枫枝落雪,扫地的小童从秋衣换做了棉袄,那少年也依旧不曾挑一下眼皮。再从枫枝落雪,又到春暖花开,蝉鸣鸟叫,那看书的少年依旧浑然不知,早已忘记了四时更替。

竟看了整整三十个春去秋来,那少年终觉困倦,打了个哈欠,抻了个懒腰,抬起了眼,却觉得周围的环境有些异样,和看书之前有些不同,不过他也没有在意。
只听他喊道:“陶陶默默!”

那两小童便从屋内跑出来,问道:“主人有何吩咐?”
他道:“是不是该做晚饭了?我肚子有些饿了。”
陶陶答:“晚饭就熟,请主人移步斋堂稍等片刻。”

他点了点头,刚要去吃饭,突然想起一事,便问:
“默默,我那日捡回来的三只白兔养在哪里了?”
默默答:“养在后山了。”
他微笑着说:“你和我一起去后山,把它们抱来,我要和它们一起用晚膳。”
默默停顿了片刻,说道:“好,主人。”
青虚走在前面,默默跟在后面不时的掩面发笑。

到了后山,青虚一看便傻了眼,问道:“我那日只捡了三只白兔,怎变出这么许多?足有三千只!”

默默忍不住笑出了声,用笑声答道:“哈哈......哈哈,主人啊,这三只白兔是您看书之前捡回来的,可您往那一坐就是三十年。这三十年里,三只白兔自然会繁衍成三千只。”

青虚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嗯,这次看书的时间长了些,奈何是师尊送我的法术秘籍太过高深,一时沉浸其中,竟忘了年月。”

默默又问:“主人,那我们今天的晚饭要和这三千只兔子一起吃吗?”
青虚看着这一后山的兔子,也觉得这数量有些庞大,便说:“额......不必了,我们自己吃吧。这些白兔都放回山里吧!”
默默答:“遵命。”

晚饭间,陶陶和默默不好好吃饭,笑嘻嘻眉来眼去的,青虚察觉,便问:
“你们两个又在那嘀咕什么呢?”
陶陶默默赶紧说:“没什么......没什么......”

青虚也没在意,继续吃饭,陶陶见主人也不在乎,又开始偷笑起来,因一边吃一边笑,稍稍有些呛了,不住咳嗽,青虚见他这样,笑着给他拍背,说:“太淘气了,呛着了吧。”

默默又在那里哈哈大笑,陶陶见他取笑自己,说到:“咳咳~哼!咳~还不是你非要给主人选个夫人......还说......哈哈......我才呛着的嘛!”

青虚正为陶陶拍后背,一听夫人二字,停下不拍了,用眼睛白了他们二人一眼,继续吃饭,吃着吃着突然问:“那你们笑什么呀?”

陶陶抢先说:“默默说主人性子温和的像绵羊!和母老虎是绝配!哈哈.......”他自己说完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青虚用眼睛瞪着默默,默默吓得不敢说话,陶陶感觉情况不太对,也不敢笑了,青虚瞪着他们严肃的说到:“我这样还像绵羊吗?”陶陶默默齐齐摇头……

青虚看着他俩害怕的样子,心中暗笑,又故作严厉的说到:“不吃了!回宫!”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