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记 第一季(五)

话本先笙


【正见网2022年09月24日】

“法王陛下,您为什么变成一个小姑娘和我们一起玩,还给自己取名为碧瑶呢?”

九日一脸的茫然:这法王做的多气派,为啥还非要到树林子里做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呢?

“我不去做这个小姑娘,你们怎么能知道自己的妒忌之火,都足以烧毁一片森林了呢!”

突然,法王的声音变得严肃,甚至是严厉,大殿内的空气也开始紧张起来。

“法...法王陛下,什么是妒忌呀?”九日看着严肃的法王战战兢兢的问。

琉璃簪看九日这么单纯,忍不住了,说到:

“哎呀,小姑娘!妒忌呀,就是.....你们踢毽子的时候,毽子一直夸赞碧瑶,你们当中有人生气了。这就叫妒忌!”

小猴子好像明白了什么,突然说道:

“妒忌,是不是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看到别人好,不为别人高兴,反而很生气?”

“哦哦,这就是妒忌呀,上次阿凤看到我换了身漂亮的羽衣也不高兴了呢,说话时候感觉她不太对的样子,酸酸的.....”其中一只小鸟说到。

“这颗心呐,真的很不好......”小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这个叫“妒忌”的东西。

法王的眼神渐渐变得温柔了,她觉得众生在逐渐清醒,众生还是有生的希望的。她语重心长的说:

“你们作为一方天众,生长在穹宇的高处,食仙谷,饮仙露,心境自当也在高处。不但自身要宁静空灵,常怀喜乐,对待他人也要慈颜悦目,善语善行。这是一个正神的基本状态。

可如今,你们的心中竟生了“妒忌”这种脏东西!你们知道自己的心境层次已经在下滑了吗?你们知道“妒忌之心”有多可怕吗?它是宇宙中一切恶的根源。你们是神,是正神,要为森界,以致森界以下一切正的生命而负责的,可你们看看自己的心,你们若不正了,还怎么担负起自己作为正神的责任呢?”

殿内所有的生命都低下了头,都对自己心性变的不纯净了而深感惭愧。

这时,涟波将军向尊主作揖,感慨的说到:

“臣近些年来,与琉璃簪和伏龙杖饮茶的时候,也听说尊主这近一兆劫以来,喜欢幻化成平民百姓。听伏龙杖说,生命在天体中产生久了,境界层次会逐渐发生变化,可是一般情况下看不出来,所以您想与众生常相处,以便窥探众生心性之细微,方知每一个生命内心深处的真正层次所在,以便更好的治理森界。

所以臣从十三层天上来的时候,看您的辉光不在王宫,在紫漪湖。就猜想您又隐了真身,所以见到您时,臣没敢行礼,怕违背了您的意志。果然如伏龙杖所说,您为了治理森界真是用心良苦呀!

那个破簪子还说什么.....哎算了,那顽皮的家伙!不提他了!

看尊主的神情,胸有成竹,肯定是有破除“妒忌”之方法了!森界肯定是有救了!”

大家一听涟波这么说,刚刚低下的头,又都抬了起来,眼神里又露出了希望之光,又开始乱哄哄的讨论起来。

法王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们”,其实,他们的法王无比珍惜他们,甚至比他们自己都要珍惜他们。

她想,我一定要渡我众生出这天劫!!

那个破簪子到底说了什么?这个岔就被这么打过去了。

其实,琉璃簪之前对涟波说过,尊主活的时间太久了,在王宫之中,这大福气足足享受了九兆劫了,呆的都腻歪了。而且他是“尊主”,森界至高无上的王,有一句话叫“高处不胜寒”,尊主她寂寞呀,她也会孤独,所以,她才想幻化成平民百姓,一下子多了那么多小伙伴,也算是换了一种活儿法,比在王宫呆着新鲜了些。她真的只是想要“窥探森界生命心性之细微”吗?

因为琉璃簪比较顽皮,他说的这些涟波总觉得对尊主有些不敬。他心目中的尊主,一直都是那种心怀天下的,无欲无求的,就算是呆在王宫也是心系黎民百姓的,怎么会是享福享腻歪了呢?

其实,琉璃簪说的,不假。碧瑶是个好法王,她确实为众生操了很多心,但是,她这一兆劫以来,确实倍感寂寞孤独,可是她也不知道这种感受是从哪里来的。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幻化成平民百姓,还确实有“寂寞孤独”的成分在,她当时也是自诩是“微服私访,体察民情”的。

要说神仙的世界丰富的很,她一个做法王的,更是要什么有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况且,神仙的心境是大慈悲的,是常喜乐的,怎么会有“寂寞孤独”的感受呢?

其实,碧瑶没有想到这一点:她曾对涟波说过,“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是穹宇之规律。”是的,万事万物,有所成,有所住,就有所坏,有所灭。她说森界不纯了,森界的众生心性下滑了,那她自己的心性呢?她自己还纯净吗?或许,她忽略了自己的问题……

对了,法王说她一定要渡这一方众生出这天劫,她想出了什么办法渡劫呢?天劫之中的森界,又会发生怎样的灾难呢?请听下回分解。

(待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