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早春的气象

秦汉


【正见网2023年02月17日】

北方的早春,终究气象不凡。

北方的早春,时而会刮起一阵风,骤起的厉风,追赶着寒冬的残魂。在旷野上,卷起尘土和败叶,在空中翻滚旋转,刮得天昏地暗,就像两军的阵前厮杀,令人眼花缭乱。“嘶嘶”的凄厉声,似鬼的哀鸣,那是严寒败退的阵势。几只喜鹊落在街上高高的杨树尖上,“嘎嘎”叫着,报告着春天的喜讯。

没有风的时候,天儿倒显得格外的暖和。屋子里的火炉,这时也不用烧。到了晌午,即便脱了棉衣,只着夹衣,也不觉得冷了。温热的阳光,从玻璃窗射进室内,整个屋子瞬间便暖意融融。如果把椅子搬到日光下,坐着,闭着眼,任由阳光在身体上自由的舔舐,无限的惬意便在身上恣意地蔓延,这时,你会脱口而出:春天真好!

可是,太阳一落山,寒气就像躲在角落里的贼,突然窜出,周围的空气即刻冷凝下来,出屋还得穿上棉衣。白天化成一滩的雪水,夜间,又冻成坚冰。

不说早晚温差之大,就是白天,也冷热无常,反反复复,雨雪迭出,令人尴尬,这就是春天?但在这冷热的交锋中,人们清晰地感到严寒在退却。太阳依然不知疲倦,不动声色地,从南向北疾驰,日夜兼程。现在,再冷的天,也不是太冷了,冬的余孽,只能躲藏在一些角落里,毕竟就要“七九”啦,能躲藏几日呢?

乡下人搁在仓房里冬储的猪肉、年豆包还有祭神的饽饽,也变得酥软,在外面是搁不住了,须赶紧移到室内的冰柜里才好。

不知什么时候,河冰也化成不规则的一道道口子,像一张张合不拢的大嘴,成天“呵呵”地笑着,春是从这笑声开始的吧?婉转的鸟鸣划过冰河之上,醉了多少盼春的生灵?现在,我们不时感受到的是暖阳和浩荡的春风。它们就像春天这场大戏开场的锣鼓,渲染着一种急促、昂扬、欢快的气氛,势不可挡。在万紫千红的春日到来之前,浩荡的春风一泻千里,他以无限的激情书写着春之歌;太阳一路逶迤而来,陶醉了大地上的生灵,于是,万物复苏,天地间有了生机;人们的脸上漾起幸福的笑容。

历经了三载中共肺炎疫情的狂风暴雨,心灵的春天亦应时而来。这是一个民心觉醒的春天,这是一个人们愤然唾弃中共邪灵的春天。是华夏儿女走回传统,奋勇担当的春天,这个春天的故事注定不同凡响。

心怀金刚不动的信念,踏破冰霜残雪,一个充满生机、充满希望的春天,正向我们欣然走来。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