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识“劲草” 坚定正法路

北京大法弟子 山铃铛

【正见网2018年06月14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同修们好!

我是五十六岁的山区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了。没修炼前我身体不好,二十多种疾病缠身,常年离不开药。身体骨瘦如柴,面色如土,三四级风都能把我刮倒。我还有风湿病、肝病、胃病、十二指肠溃疡、神经衰弱、中耳炎、腿疼、腰椎盘突出等等。当时三十六岁的我,看上去像六十多岁的老人,每天都在疾病的折磨中度过,痛苦难堪。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我的小叔子来我家找我,送了我一本《中国法轮功书(修订本)》让我看。他告诉我说:你好好看看,对你的病情会有好处。我看他精神十足的样子,问他:你肺出血的毛病那么重好了吗?他说:好了,我现在已经修炼法轮功,身体的病都好了,我每天都学法,还有一本《转法轮》,写的太好了,我自己的病都好了才给你送来了,你也要好好看看,会有奇迹出现的。我当时半信半疑的把书留下了,同时他还告诉我说,看这本书后不能再骂人了,因为他知道我脾气不好,还骂人,所以才这么说。他说:骂人是不好的,会造业的。我说:我可管不住嘴,啥叫造业?他就说:不能和谁都生气、骂人、瞪人、说难听话那样会失德的,失德就是造业。我说:几天没见,说话还一套一套的像个文化人。他笑着说:我变了,是这本书让我改变的。我听后真信了,小叔子原来爱骂人,现在变得文明了,还会讲道理了。我也开始看书。白天家里就我自己,孩子们上学,那会儿丈夫还没有去世,他上班。我有时拿起书看两眼,有时就放下,觉得看不懂。就这样,我的身体还时好时坏。我看书中说气功能治病,我觉得这挺好,能治我的病,我就不痛苦了。可是我还是不懂怎么回事,咋办呢?觉得身体的毛病好像又严重了,更睡不着觉了,老躺在炕上,像等死一样,太痛苦了。胃也难受,吃不下东西,整天便血,我都不想活了。

直到一九九八年的十一月份。我的小叔子和他媳妇来我家看我,让我一定要和他俩一起炼功、学法才能有奇迹,否则你这病好不了。听到这话我哭了,好不了,怎么办?他俩说: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我想了一会儿,说行,我决定好好修炼了。他俩每周末都来我家。记得一天周末,小叔子媳妇来接我去他家,我不愿意去,她连拉带拽的把我领到她家。我隔窗户一看那么多人,我就跑了,这时小叔子出来追我,一把拽住我,把我拉回屋里。進屋后我坐在炕上,我看他们在读一本书,我也没听懂读的是啥,只有一句话听進去了“你都不知道没有病是啥滋味儿”,就这一句话,我回家想了半宿:还有没病的人吗?那晚我回家后,就拉肚子,不舒服,胃痛,吐了很多黑水。过一会儿我觉得好一些,就睡了。没想到,一觉到天亮睡得很香,身体也感觉到无比的舒服,这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我高兴,第二天我自己就主动的去小叔子家学法。他们教我炼功动作。我学的很认真,也非常用心。因此我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转,一天天的健康起来。通过学法,我知道了很多的道理,和做人的标准。

修炼后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我真的把爱骂人的毛病改掉了,说话的声音也变柔和了,我的睡眠也正常了,吃饭也香了,身体也胖了。原来那个又瘦又老又黑的我不见了,从此以后不管阴天下雨还是地冻天寒,我都坚持参加小组的集体学法和炼功。我一天天的精神愉悦起来了,村里认识我的人都说:你病的那么重,怎么好的,吃什么灵丹妙药了?我说:我现在炼法轮功了,所以我的身体才好的。见到我的人都说法轮大法真好。有人看到我的变化也因此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时间不长,转眼到了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因为天津警方非法抓捕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我们修炼法轮功的是在做个好人,师父教我们修心向善,从来不能做坏事,连想都不能想。这么好的大法同修,竟然被非法抓捕。为了要人我才去上访的,四月二十五日当天直到夜里才回的家。第二天公安局上我家找我,问我去没去中南海上访。我很高兴的告诉他们:我去上访了,我们是一群修炼的好人,我们没有干坏事,得向国家说明情况,要求国家释放我们的同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前赴后继的去国家信访局上访,走上天安门,为大法、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可是以暴力起家的共产党政权和妒嫉心极大的江泽民邪恶小丑容不下我们这么一群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中国老百姓,把我们这些人都关進了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大家绝食反迫害,到第四天把我们拉出去,進行统一灌食。灌食后不让我们回屋,把我们都关在厕所里。每个人都没穿鞋,光着脚踩在水泥地上很凉。整整在厕所里待一天,厕所下水管是坏的,大便都在外面,臭味熏天,警察到门口都捂着嘴。就这样在看守所里待了一个月才放回家了。

过几天我们同修一起又去天安门打横幅,又被抓回看守所,又折磨了我们一个月,总是类似这样。为了证实大法,我被六次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为了躲避被抓到洗脑班强制“转化”,我常年的流离失所在外,住在山洞里不敢回家。都是我的老父亲偷偷的上山给我和一起躲避抓捕的同修送饭。在山上也没有水,没有粮食。那个苦啊,身上被蚊子叮了好多的大包。

记得还有一次我在娘家躲着,警察和“六一零”一伙人到我妈家抓我。我就翻墙跑了,当时从墙上跳下去的时候我的小腿磕在了一个石头尖儿上,在我跑了一半的时候才觉得我的鞋里都是湿的,等停下来的时候才知道都是血,腿上磕了一个大口子,我就用布缠上继续跑••••••二零零零年以后的几年中为了躲避抓捕我遭了好多的罪,是不修炼的常人难以想象的。我的命都是大法和师父给的,没有理由能使我放弃修炼。

记得二零零七年夏日的一个伏天,十几个恶警和“六一零”突然闯進我家,非法抄家。把家里翻个底儿朝上,当时把我两个孩子吓得直哭。警察根本不管小孩的哭声。五个人把我抬上警车,到车里有两个警察把我反着背铐,使劲压住我不放。当时乡亲们都喊别抓她了,人又没干什么坏事,她走了,两个小孩怎么办?警察根本不听乡亲们的劝说,直接把我抓到看守所关了起来。我的两个孩子知道我修炼大法没错,他们每天都去派出所要妈妈。警察当时瞧着实在没法办了,把我关了七天放回来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走出了看守所。这次被绑架警察还勒索了我家两千元钱,是家里的亲戚给交的钱。当时因为我家里困难,拿不出这两千块钱,就是有这钱我也是攒着做资料救人的,也不能给他们呀,我修炼没做坏事凭什么给他们钱。我就求师父,让他们把勒索亲戚的两千元钱送回来,我就发正念,否定邪恶的迫害。没多久警察就把勒索的钱给送回来了。警察还威胁我:签保证就把钱给你。我说:我就不签,我修炼是做好人,没什么向你保证的。警察掉头就走,到大门口时警察从墙外边把包着的两千元钱扔進了院里,还冲着我喊:法轮功好就跟家炼,别到处出去说,让我们知道了还来抓你。我说:不是你们说了算。两个人匆匆的就走了。

这么多年,我在修炼的路上,有过很多坎坷与魔难。有时难很大的时候,想想自己要不是修炼都已经是死了的人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呢,也就都能走过去。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转法轮》〈第九讲〉)。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师父,弟子的命是您给的。弟子一定坚修大法,勇猛精進。揭露中共邪党对大法与世人的迫害,把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给世人,让“真、善、忍”的美好洒遍我所到的每一个角落,救度众生。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