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人都得救了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5月22日】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过去我是个大病秧子,从小体质弱,小药不断,常年去医院买药,得法二十年了,现在大夫见到我说:“你咋变了,比过去还好,挺有精神头,还不老。”那时我才二十九岁。我说:炼法轮功炼好了,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不象电视说的那样。跟他讲真相,他明白了,并同意三退。从小在一起长大的邻居见到我也这么说:不象过去那样了,是好了,都说法轮功挺好的。也同意了三退。

因为我被迫害四年,我的母亲、父亲、丈夫、大姑姐对大法不理解,怨气冲天。

我母亲管着我,骂我,打我。有一天她腿不好使了,我和家人送她去医院检查,诊断为脑梗,住了八天院。打针也不好使,胳膊、手都抬不起来了。我对母亲说: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咱们回家吧。回来后母亲躺在床上,我给母亲播放师父“济南讲法”录像,听了半个月,再放真相光盘、九评。母亲终于清醒了,明白真相了,慢慢能坐起来了,拄拐杖能下楼活动了,手指能动了。邻居说:这老太太好的挺快。母亲说:我和女儿学法轮功了。这样坚持八年了,没吃过药,还攒了几万块钱。

父亲也变了,对我怨气小了。上街买菜遇到同修发《九评》、真相小册子,都拿回家,也不反对了。现在母亲能干家务活,就是慢点,也不管我了,我能出去学法,讲真相。

我丈夫受邪党部门操控,说一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对我大打出手,弄坏了我的书(同修帮我粘好了,放在同修家里),还经常喝酒,回家跟我发脾气,骂我,还打我。我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有一天他对我恶言恶语,还想伸手打我,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去接;放下手机又奔我来了,他的手机又响了,他又过去接,就这样连着响了三、四回。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大姑姐是邪党党员,退休了,对大法对我恨在心里,还支持她弟跟我离婚,颠三倒四的说我傻,被判四年冤狱,不加好言。丈夫回家就奔我来了,把我按在沙发上打嘴巴子,又抓住衣襟往地上摔。一巴掌打在我的鼻子上,血溅到了墙上。这时他“哎呀”一声,手捧着胳膊说:真疼啊!哎呀,哎呀的往屋走,嘴里还说:我不管法轮功了,你要多少钱都给你。他害怕了。我说:“我不要钱,我也不走,我就是为你好,让你明白是非真相,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别听中共假宣传,你看我炼功身体都好了,过去不会干家务,现在拿得起放得下,也学会做饭了,我还经常给大姑姐做饭,干家务。象过去那样的身体你这么打,早把我打死了,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师父告诉我们,别人对你不好,你不能对别人不好,修炼人没有敌人,对谁都是慈悲的。因为我背法,基础修的扎实,遇事用法来衡量,正念正行,我的家庭这一关终于闯过来了。

我的家人都得救了。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呵护走到今天,感谢同修的帮助,每一步都凝聚着师父的心血,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不被人心带动,整体配合,修好自己,多救人,让师父放心,给师父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