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评议:网上通讯



【正见网2007年06月20日】

*正见网2007年6月14日审阅“诗二首”:

“丧钟:邪党丧钟已敲响,党棍纷纷恶报亡。生死关头细思量,大法救度耀佛光。”前两句象口号;后两句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全诗缺乏形像。“思量”的“量”读平声(今音、古音都一样),读仄声是另外的意思。

“战胜:不怕邪恶狂,学法身心正。法理层层明,妖魔定战胜。”全无形像。二十个字的小诗,不用图画思维,很难有丰富的内涵,字再少也不容易记住。

*正见网2007年6月15日登载“诗路行”:

原诗六个诗节,每节四句:“兑现史约迈步新 着诗炼笔付艰辛 朝朝暮暮勤耕作 废寝忘食佳句寻//首首诗成助正法 翩翩鹤舞秀文林 绵薄之力慈悲救 笑看有缘网上吟//平静书斋风骤起 邪灵操纵雨摧淋 诗篇投寄逢干扰 病业加身痛骨筋//文思顿滞疑才尽 昼夜吟哦无妙音 水复山重前路阻 乌云密密苦熬心//旧势阻拦休撼志 法徒神路不容侵 以法为镜查疏漏 正念金刚灭恶阴//雨过风柔天更净 谢师赐慧呵护频 荡平魔难笔轻快 伏案诗田笑绿茵”。“着诗炼笔付艰辛”,“炼笔”一词稍欠考虑:何时是写诗而非炼笔?没有。但证实法是写诗目地,“炼笔”也为写诗证实法。“旧势阻拦休撼志”,这句口气左右不逢源:“休撼志”是对“旧势”的口气。对自己说得改“休”或改“撼”,这里改“休”为“难”,有表决心的意味,与下句“法徒神路不容侵配合较好。“正念金刚灭恶阴”,有些生硬拗口。不过诗较长,能保持一韵到底,已属难得。“荡平魔难笔轻快”,邪魔烂鬼、黑手旧势可以“荡平”,但“魔难”该过的还得过。全诗写以诗证实法的修炼过程,坦承无隐,悲喜苦乐如在眼前。祝更上一层楼。


*正见网2007年6月15日登载“中华吟”:

原文:“盘古开天地 神州大地劈 女娲捻黄土 造人育后裔 炎黄华夏祖 五千文明始 神传文化根 崇天又敬地 黄帝羽登仙 奠定修道基 神农尝百草 中医独树帜 仓颉造汉字 文明薪火递诸子百家论 宏篇大巨制 无为重道德 仁义礼信智 释教来异邦 儒道本土起 三教共辉映 修炼文化立 丝绸古道绵 万邦与连系 皎皎霓裳鲜 莹莹润瓷器 悠悠五千载 中华演大戏 万古为法来 法轮旋新纪”。“神州大地劈”这一倒装法读起来有些生硬。“造人育后裔”的“育”用的不妥:女娲只造人、不育人,因此改“育”为“延”。“黄帝羽登仙 奠定修道基”,严格说来,两句都不准确:黄帝是乘龙而去,不属自己飞升的“羽化”;黄帝从广成子得道,不好说他“奠定修道基”,这里指出来,只是给作者一个改進的方向。“三教共辉映 修炼文化立”,“修炼”一词不妥。儒教中有人修炼,但儒教不是教人修炼的,师父讲法中明确说过了。因此改“修炼”为“神传”。“万邦与连系”,不太确切,改为“万邦共联系”。“皎皎霓裳鲜”,“皎皎”本意“白、洁”,引伸为“名亮、光亮”,但也多用于白的东西,比如“明月何皎皎”,而不用于彩色的东西,而“霓裳”是彩色的。另外,“霓裳鲜”改为“鲜霓裳”,与下句的“润瓷器”相对,两句就成对仗了。除此之外,本诗用的韵脚属于最淡而又古今差别很大的一种。象本诗歌颂中华文明,适宜用响亮一些的韵脚。以上说的都是文字上的问题。文字功夫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积累起来的,不要着急,见一个学一个,时间长了自然就提高了。这首诗的内容还是很好的,有些说法不确切,那是对文化的某些内涵不熟悉而造成的,这方面可以提高得快一些。

*正见网2007年6月18日审阅“咏莲”:

原文:“婷婷出水莲,有约已在先。投生淤腐里,救得一池妍。”咏物诗最重要的,就是紧扣原“物”的特点,把这些特点用隐喻或双关的手法,自然的移到自己心中要赞叹的人物或理想上去。这里的“有约已在先”与莲全不相涉,“救得一池妍”也难解。(原稿共两首,另一首已登载。)

*正见网2007年6月18日审阅“十六字令 归 ”:

原文:“归,阵阵清风送艇回。 朝家望,冲破万山围。”因“艇”在水中走,要“冲破万山围”就有些不好办。

*正见网2007年6月18日审阅“十六字令 慈 ”:

原文:“慈!再为苍生入紫微。朝家望,了愿是归期。”词中“紫微”在何处,请作一注,并指明出处。料想许多读者都不知道。

*正见网2007年6月18日审阅“咏莲 ”:

原文:“浪荡平生独爱莲,每随蜂蝶逐红嫣。 而今学法真修炼,清心清体返先天。”此诗标题是“咏莲 ”,属“咏物”诗,但诗中不是在“咏莲”。还请作者斟酌修改。

*正见网2007年6月19日登载“闻说婆罗花开”:

原诗小序:“近日,佛经所载的优昙婆罗花在多地盛开,闻之泪涌,颂以抒怀”。“颂以抒怀”之“颂”改“记”,因本诗不是“颂”。原文:“奇花优昙佛经载,三千年才开一回。等到婆罗花开日,圣王驻世传法来。 闻说婆罗花盛开,酸楚不禁泪满怀。(作末句)一梦沧桑多少世,人间终开玉洁白。此诗中重复的信息较多,为了尽可能少修改,只删去两句:“闻说婆罗花盛开”一句的内涵在序中已经完全说过了,故删去;末句“人间终开玉洁白”内涵较少、气势较弱,不宜作末句,故也删去。由序言,全诗是在花已遍开的氛围里来写的,因此“等到婆罗花开日”的说法不但不必要,而且在时态上不太和协,改为“如今婆罗花开遍”。最后把剩下的部分最后两句改换一下次序。

*正见网2007年6月19日登载“赐福人间”:

原诗:“大法弘传名四海 福祉恩泽沐八方 心正体健新人塑 世道风淳国运昌”。“名四海”只是“四海”有“名”,不一定都传到了。改“名”为“遍”。第三句“心正体健新人塑”,倒装句法用得不好往往显得生硬,甚至产生误解。这一句就显得生硬。改为“身心重塑人气旺”,保留了作者原句内涵,增加了内涵,气势稍强些,而且可和末句构成对仗。末句“世道风淳国运昌”改为“世风清纯国运昌”,“世道风”就是“世风”,能省一字就省一字,“清纯”就比“纯”内涵更丰满些。


*正见网2007年6月19日登载“话端午”:

原诗八个诗节,每节四句。删改的只有三个诗节,我们就引录这三节,其余就不引录了,请读者到网上欣赏全文吧。第一节:“东方喜逢端午节 华夏渊源耐咀嚼 为把屈原来纪念 古风千载绵不绝”。第三句“为把屈原来纪念”似乎有些太平易近俗了,改为“后人年年吊屈原”与其它三句比较融合、连贯。第三节:“驾船打捞民心切 急投角黍喂鱼鳖 以免伤害屈夫体 从此习俗代代接”。“屈夫体”是什么呀?猜作者想说“屈大夫的身体”,但这三字凑不出这个意思来。把它改为“屈子身”,就比较确定了,而且此句尾字也宜用平声。第五节:“豆沙火腿枣泥馅 糯粽清香苇叶揭 盐蛋油黄好下饭 儿童香囊彩线结”。 这四句中除末句讲香囊比较有意思外,其余三句中讲“粽子”的后面也讲,另两句的内涵不讲为好。因此删去这四句。“香囊”的事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作者善于写夹叙夹议的长诗,敷衍铺陈、极尽描绘之能事。但任何事情都要防其太过,尽量别让泥沙掩了金子。这首诗里有的句子就接近泥沙了,留下来就会掩金子了。建议作者在炼字炼句上下点功夫,自己把泥沙淘净了,拿出来的就都是闪光的金子,多漂亮。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