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中去人心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见网2022年09月22日】

一、推广神韵中去人心

今年神韵终于再次来到当地,我也参与神韵的推广,在与同修一起挂门把救人中也把我的一些人心给去掉了。

有一次挂门把时,那天风雪很大,楼上、树上的雪都刮在身上,在外走非常冷。我和一个同修分头挂,我这边挂完了,就在一个地方等同修,可等了大家碰头的时间她还没过来,我给她打电话,她说你先别动、你在那等我,我走错路了。在等她的过程中我冻的打战战,当时我埋怨心就上来了,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还能走错呢?后转念也想,毕竟今天到处都是白白的大片雪确实很容易迷路。我们汇合后,过后又分头挂,走着走着我也走错了,在那个地方东张西望看不到一个人影,不看还好点、这一看四面八方都是白白的、有点晕了,也不知往哪走了。我就一遍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手机冻的也打不开了,我心里有点着急。

就在这时听到有个声音,抬头一看,是对面一个开车年轻的小伙子,探出头来给我打招呼,摆手让我过去,我跑过去一看他是中国人。我给他解释,他看我冻的那个样子说:先别说了,先上车再说。在车上我给他说了我的情况,他说我家就在这附近,我拿点东西,我送你回去。他下车后我从心里冒出有点对他不好的想法,又一想不对,他是好人这是师父给我安排过来的,来帮我的。师父就在我身边,在看护着保护着我,我心里就在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又让您操心了。

他回来后把从家里拿的饼干、面包给我,还有两个口罩让我换上,我不肯。他说:你看你的口罩都滴水了,很不舒服,换上吧。这时我手机也能打开了,我给同修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在什么地方,她说一会来接你。这个小伙子一直陪我等同修来接上我。过后同修不知道这个情况还埋怨我上人家的车上去,当时我也没说我的情况,委屈的心、埋怨心也上来了。接到我后我们又去接另俩个同修,转了几圈才找到那俩个同修,她俩冻的说话嘴都发抖。虽然我开始冒出了一些人心,可是我理解开车的同修她也不容易,在这雪天开车很危险也辛苦,多为别人着想时,这些人心就很快灭掉了。

二、不受假象影响坚持救人

有一次我噪子哑了,说话也有点不清。同修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在消业,到了第二天同修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在家休息两天,我说没事,还是去吧。开车的同修说家人不修炼还得接孩子,我明白他说的意思了(他不想我去了),我想那就不去了吧。放下电话,我想同修是怕我身上有不好的东西传到他车上吗?我不承认它,这是假相,那个时候疫情还很严重,前两天同修在车上还说,有两个美国同修走了。我想这是对我的一个考验,看我动不动心。

我想起那天在车上听到这事时,我动了一念,大法弟子也会染上啊。我再问自己是不是也有怕心。我从小就有这个怕心,那时候别人长脑炎了,我就会看自己身上是不是也有红点了,这次就是去我怕的这个根子。找到这个心,我就给先生同修说,我不能在家休息,我出去征签,我传不上别人,我自己的业力自己消谁也代替不了谁。先生同修说那你就去吧。

于是我没在家休息,当时出去征签,忘带手套了,发现后,也不愿再回家取了,怕浪费时间,后来越走越冷,但还是不想回来,走着走着道边上一只手套,拿起一看、正好我露在外的手戴的手套,又想不行啊,人家丢了可能会再回来找,再看看四处也没人,哦,这是给我的吗?那我就戴上吧。

那天签了九十多人,还退一个党员两个少先队,后来想想,那个手套是师父给我的,安排我去救这些有缘人。更神奇的是,两天后我的嗓子就恢复正常了,什么事也没有了。

三、众生在等救

一天,碰到四个华人,一个有六十多岁,三个有四十多岁。这个六十多岁的人拉着脸说:你干这个事有什么意义吗?我说当然有很大的意义,签名打倒共产党就是远离灾难,保平安,共产党做了这么多的坏事,老天不容。解体共产党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他斜着个眼看了看我,抬腿就走了。我看另俩个人穿的衣服可能是在政府上班的,就讲了一些真相,女的接过签板就签了,就递给那个男让他也签了。我就给这个女的讲为什么三退,她就退出党团队了。那个男的没来得及与他说,很遗憾他坐车先走了。另一个男的领着一个孩子我就给他讲真相,他退了团员。他说你们这些人很了不起,吃了不少苦啊,给你们加油!打倒共产党。

我不会说英语,但我记得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 。在征签这两年中我虽然不会说英语,我总是让自己保持慈悲善良的心态,微笑着与人们打招呼,请他们签名“END CCP”。他们签完名,我举着手指着天,笑着说,老天就会保护咱们。他们大多数都能看明白,都是笑着表示非常感谢我,有竖大拇指的,有合十的。

有一次在车站让等车的人签,男的女的还有几个小孩有10来个人,可能这都是一伙的,我举着签板让他们签,都不签,我不动心笑着送给他资料让他们看,过来一个男的说话,“END CCP”,这句话我能听懂可能是为我说话,他们都笑了,他就说:我给他们演示签了名,老天怎么保护你们。我们俩配合的很好,后来他们都说说笑笑签了名。当时还有俩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也就十岁左右吧,也伸着小手来签,大人还教给他们怎么写,这10来个人男的女的有向我竖大拇指的,有合十的,在那个场合中我觉的真的是很感人,我知道他们明白的那一面都知道自己得救了才都感谢我。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我们,我又让周围的人签,都签了,那一次签了近20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

一次碰到在小火车站等车的一家4口人,俩个女孩、大的10几岁、小的有10岁左右,让他们签,开始也不签。我就给她们用手势演示,我划个十字给他们演示,我说每天救护车在公路上响,意思就是说现在病毒怎么严重,灾难怎么多,我举着手说, 你签了名,“END CCP”,老天就保护咱们,他们看明白了。一家4口后来三个人签了,又感谢我。我走到前边找其他人签后又回来时,看他们还没等上车,看到我后,没想到他们都哈着腰向我合十、孩子竖着手指,俩个大人都说非常感谢我。

在签名期间碰到的什么人都有,有拉着脸的,有躲着走的。一次碰到坐着等车的俩个人,女人精神有点问题,接过签板低着头写,写完给我签板一看画了五个大手指头,我很不高兴的对她说话,那个男的也说她,我一下悟到,这不对呀,慈悲心哪去了。我接着笑着给她说,谢谢、谢谢!她又笑着要签板,我不想给她。她不愿意,我想那就给她吧,她把名字签了又把签板给了我。我悟到善的那面一出来把她不好的东西解体了,改变了她。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

上个月卡尔加里牛仔节二周活动期间,那时公园人很多、成千上万的人,我就天天去那征签。 一次有俩个高高的白人男子,好象是民工,这个人签完,另一个人接过签板就跪在我面前签名,我当时有点说不出来的难过,我悟到现在众生也都着急等着得救,有救人的心,师父就把这些有缘人给弟子安排到身边,师父借众生的行为也是来鼓励我。

师父说:“很多西方人没有受中共邪党的毒害,那么对那个人来讲,也可能他会表现的淡漠,这个也没有关系。至于说《九评》,当前对人类而言就是救度世人重要的一步。下一步,也许很快世界上人人都得在要不要邪党的问题上表态,人人都得选择未来。”[4] 。我理解,师父说的不就是现在吗?现在让全世界的有缘善良的人签名“打倒中共恶魔”(END CCP),远离灾难,选择未来。大法弟子在那里,就是那里众生得救的希望。

结语

我现上午学法,下午就出去征签,晚上再做些微信,上平台打电话就少了,有时甚至打不了电话。前段时间同修经常说打电话的事,我就认为是说我,我有时就会愤愤不平,委屈心、埋怨心就向外冒,嫌同修不理解人,干什么不是救人啊。后来想想,现在打电话的人又少了很多,大陆同修用心收集的那么多医院号等着我们去打,我没有想到同修的难处。我就想以后安排好时间也上平台打电话,圆容好整体多救人。

师父说:“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5] 。

我感到很惭愧,自己有时还是在对与错上与同修争执,出现矛盾我的第一念没有为别人考虑,还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了。以后我得严格要求自己,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把自己时时当作一个修炼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以后无论还有多长时间,我会做好我应该做的三件事,勇猛精進,走好走正最后的路。请师父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 《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