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消息

您的评论已添加到站点管理员的检查队列,批准后即会发表。

对说话中修“真”的一点体会

大陆弟子


【正见网2021年11月16日】

我一直觉得在“说真话”上已经修得不错了,平时谁问我啥?或者我回答谁什么事?或者我要告诉别人什么事情?能够用大法的“真”要求自己,不说假话,这是修炼人起码的素质。可是,最近我遇到几件小事,发现自己在“修真”上还不行,差得太远。

一天中午,我跟一个朋友去一个餐馆吃饭,一进屋,座位满了,我转身往外走,老板是熟人,热情的说:“大哥别走呀?稍等一下?里面那人马上就走,你俩坐那。”同去的朋友也说:“就在这吧?”我只好返回身。当时心里真实想法是:人多,上菜慢,上次在这吃时也是人多,等了近一小时,今天如果在这吃,也得等好长时间。

可是,这一次老板上菜挺快,这是没想到的。饭后往外走时,他送到门外,关心的说:“大哥今天着急走,是有急事呀?”我顺口答应:“是的,今天还真有点急事。”走出几步,突然觉得不对:我没急事呀?为什么要说谎呢?心里很不舒服,这一关我没过去呀。回到家,我又想了想:虽然是一个简单的“顺口回答”,但背后是面子心:不顺口回答他,就驳了他面子。我又想,常人撒谎是张口就来的,那是道德败坏的表现,修炼人能这样吗?修炼人说话原则是“真”,不撒谎、诚实,话一出口,任何人都不怀疑。师父说:“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 (《转法轮》) 我提醒自己:真,一定真。

还有一件事:有一次,我跟一个刚入门同修交流,为了鼓励他相信大法是真的,我说了自己曾做过的一个梦:“有一次我开车出门前,作个梦:说有危险事要发生……当时我把这个梦跟我妻子说了,她也相信,还嘱咐我:‘路上小心点’。后来真出了险情,是师父给化解了,损失很小……”

可不知为啥?说完这件事后,我心里不舒服,老往外翻这事……又一想,我马上意识到:我撒谎了:当时我跟妻子说这个梦时,她并不相信,还嘲笑我:“你尽神神叨叨的……”我妻子是那种态度,我为什么要反着说呢?事虽不大,这里有个观念:为了让人相信,故意夸大,夸大点说对方才信,这是党文化特征,如今大陆人不都这样吗?常人说谎张口就来,现对缝都掉不到地上去,修炼人不能这样,一点一滴都体现出心性。

由此我想到:同修中在说一件什么事情时,差别很大,有时一人一个样,传来传去,面目皆非,谁都觉得自己没撒谎,可谁在说时都点滴的加一点,最后是啥?是间隔,是矛盾。没修真是表面,背后是人心和观念,只要有人心就容易“把事情说大了。”

“弟子:作为记者需要报道准确,但有时候我们为了讲真相把事情说大了。我觉的我们应该遵照西方媒体标准,准确的报道。

师:我同意这个观点。应该这样,不要象邪党的宣传工具一样。有些事情为了让它向哪一方面起作用就把事情说的失真了,这不好。能够起多大作用就让它起多大作用,不要人为的不真实做,这样就会失去信誉。” (《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再说一件事:有一次,我跟两个新入门同修闲聊,为了让他们重视看《新唐人》,我把事情说失真了:我说:“新唐人的消息预见性很准,大陆高官在出事前,新唐人就报道出来了,比如周永康,被抓前的半年新唐人就报道说:他已经出事了,可大陆电视却说没事。有个央视女播音员跟他有一腿,她丈夫是开发商,正为积压的房子犯愁,周永康一句话全卖掉了,那个女的去了国外……”刚说到这,那个同修说:“那女的叫XX,被判刑了……”当时我一惊,脸有点发烧,马上想起师父的法:“说不清楚就别说了,他还敢说,” (《转法轮》)。 其实这事我朦胧的知道一点, “朦胧”知道的事就不能瞪着眼睛跟人说,为什么要说呢?因为说前没理智的考虑,话出口了,打不住了,大伙都看着我,不说难堪,只能望风捕影编点。修大法前我说谎话都习惯了,修炼后觉得改的差不多了,可还是不行,偶尔还露尾巴。神会这样说话吗?假如说,我说的话没人知道,听到的人又去传,那会出现什么后果呢?

修口其实是修心,人心越少说话越真。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