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网二十年征稿】 修炼路上信师信法

春雨


【正见网2022年01月26日】

【编者注】在“正见网二十年征稿”启事发表后,我们收到了大量的投稿。在此衷心感谢同修们的鼎力支持。鉴于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们选在5月13日--师父的华诞暨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一天,开始陆陆续续发表已收到的投稿。如今我们已跨入2022年,走在向法正人间过渡的征程上,让我们一起共同精進,携手救度众生,不负师父救度我们的苦心。

******   ******   ****** 

师父好!同修好!

我们家初次接触大法是我大哥在外地给我父母寄来的一封信。那是一九九五年。他在信里说,为了报答父母养育之恩,介绍了一种特别好的功法叫法轮功,在信上还写上了师父的一句话:“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

我们全家都走进了大法修炼。修炼前我身体状况很不好,严重的头疼病,疼起来不能吃饭,吐,那是天天疼,钱包里装着去疼药。真是苦不堪言。腰间盘突出,腰已经弯曲,走路没有力气,胃口也不好,什么都不能吃,经常拉肚子,脸色蜡黄,精神萎靡不振,不知道身体健康是什么感觉。修炼大法后,身体逐步恢复健康,二十多年没吃一粒药。

我是一九九五年年未得法修炼,刚看到宝书,那激动的不得了,我和我妹说,这本书讲的太好了,你看这句,你看这句,如获至宝。 刚得法没多久,每天下班后最高兴的事就是看《转法轮》,现在还记得当时自己的激动心情:“明明白白我的心,我一颗修炼的心,我一定要跟着师父修炼,一修到底,直至圆满!”这是我修炼后写的第一篇日记。那是我刚得法不长时间。有一次比较典型的过心性关。

有一天早晨,家门口来了一个要饭的,本来想把家里剩的凉馒头给他,转念一想师父教导我们做事为别人着想,正好刚炒了鸡蛋,做了香喷喷的米饭,于是用家里的碗筷盛了鸡蛋盖饭给了他。要饭的吃完饭归还碗筷,这时我丈夫从屋里冲出来夺过碗筷一下子摔在我的脚边,并歇斯底里的大声吼叫:“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他要是坏人吃饱了好去干坏事呀,你知道他有没有病呀......”。当时我清醒的认识到是来考验我的,但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吓得心里突突直跳。但我没有怨恨,收拾了碎碗,领着孩子出门了。等我们回来时,我丈夫坐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傻样吧”。真就像师父说的:“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 (《转法轮》)等我心性提高上来,业力也消掉了,他也好了。

就这样向内找不断修自己,慈悲的师父经常鼓励弟子。有一天早晨,突然感到有人在我头顶拍了一下,一股热流通遍全身,从脑袋里面传出“功能,功能”,从左耳穿过右耳。这时又传来师父的声音:“心想事成,消业大长功快”,同时伴有悦耳的动功音乐。当时我又惊又喜,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弟子做的一切,弟子唯有精進以报师恩!以后师父又多次给我灌顶,给我修炼打下了信师信法的坚实基础。

有一次集体炼静功,我闭着眼睛看到了一轮大月亮。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有的人就讲,我看到太阳了,我看到月亮了,其实你没有看到太阳也没有看到月亮。那么你看到的是什么?就是你的这条通道。”(《转法轮》)等我睁开眼睛,大月亮也不见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刚发生时,我觉得他们是不知道大法好。我就拿了100元钱到复印社复印了真相传单。复印社的人看到内容不敢复印,我说:“请你们放心,我只会保护你们,不会有事的”。当时邪恶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我丈夫问我:“你是怎么想的?”我坚定的告诉他:“我就是信!”他说:“那你就在家里炼吧。”后来邪恶以影响我姑娘上大学来威胁,我坚信大法心不动,我说:“如果影响了孩子,那我们就离婚吧。”后来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孩子还考上了硕士学位。

再后来我们到市政府反应情况,不但没结果,有的同修被抓被打。同修悟到,我们应该出去炼功证实大法,可我的怕心很重。师父在梦里多次点化弟子,就是一颗怕心,应该走的路没有走,绕着走,找不到家了。通过不断学法,渐渐破除了怕心,自己悟到:出去炼功认师父,难道能连师父都不认了吗?出去炼功后恶警把我们抓到派出所拘留一个月,拘留所人满装不下,就到派出所。刚到的时候,警察对我们大呼小叫,我们背《哄吟》、讲真相,把派出所打扫的干干净净。过了一段时间,他们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品都好,后来他们让我们打扫档案室。到了一个月,所长给我们开会说,你们的表现广大干警都看在眼里,我代表广大干警向你们的家属问好。我们听师父的话,到哪里都是一个好人,与人为善,破除了邪恶对法轮大法的造谣宣传。

后来我和同修又一起去了北京上访,没有让说一句话就把我们抓起来,非法判刑三年。在劳教所里,邪恶对我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当时有很多邪悟人员天天来转化我们,我心里对师父说:“我回家一定好好学法,从法上悟,谁的话我也不听。”在劳教所呆了六个月。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家了。

回家后,慈悲的师父又给我灌顶,啪啪两下,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热流从头到脚通透全身,比以前的感觉都要强烈的多。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顿时泪水夺眶而出。哭了很久,哭的很伤心。我的心绞劲的痛。在劳教所,邪恶整天往我们脑子灌些败物,回到家师父又给我灌顶清理身体。一个是感觉自己没做好,对不起师父,被邪恶四根电棍电我全身,白毛衣上都是血,邪恶趁机把着我的手签了字。就这样所谓的转化了。在梦中,我被围困在海水里, 知道自己不会游泳,但还是奋力往外游,游到岸边盘腿结印,瞬间感觉自己像火箭一样身体迅速变大,变高。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弟子,放下包袱,好好修炼,跟上正法进程。

在我保外就医回来不长时间,教养院打电话让我去开会。我坚决拒绝。后来听说有的同修去了就没回来,继续关押迫害。又有一次,片警通知让我去居委会,我没去。他们让我丈夫去,我丈夫说上班没时间。我不想让他们干扰丈夫,我自己的事自己面对,今天我就是不怕他们!我边发正念边去了居委会。到了那里看到好多人,有居委会的、专管迫害法轮功的、街道书记还有几个邪悟者。我感觉自己问心无愧,有什么好害怕的呢。坐下后邪悟开始讲,我开始发正念。后来在我的正念下, 邪悟者开始结巴。书记说我,你还笑,意思要抓你了。我说我怎么不能笑了,我是一个好人,人前人后都是一样,堂堂正正。这时片警让我讲。我就讲我是如何做一个好人的。片警让我跟法轮功决裂,我说:“真、善、忍”有什么不好?他说“真、善、忍”好是好,但是放在你们那里就不好,说完了他自己也笑了。我知道邪恶在师父的正念加持下已经被解体,他们也无话可说了。这时片警接电话要走,让书记继续说,书记说,我也走,这场迫害就这样结束了。

后来,在我家里也开了一朵小花。刚开始我对这些电子产品一窍不通。到后来做九评光盘、书、神韵光盘等。有一段时间我的腿肿的像个大棒槌,不能弯曲,但是救度众生的事情一点没有耽误。居委会经常在大街小巷悬挂污蔑大法的内容,我和同修坚定正念克服怕心,还有监控,把铁制宣传板清理了。等我晚上回来,又挂了好几个,在活动室门口、门岗还有监控旁。这些地方有很多人走动,该怎么办呢,邪恶能不能蹲坑?我想一定要理智智慧的去做。下午下起了大雨,可没等我准备好雨就停了。我在心里求师父再下一场雨,果然不一会大雨滂沱,道上像小河,水流很急,我立即拿上雨伞赶快下楼,用雨伞做掩护,拿着螺丝刀把邪恶的牌子全部清理了。不能让邪恶毒害众生!

再说一件大家齐心协力、互相配合的事。我和同修大姐配合多年,包括很多项目。大姐在讲真相救众生方面也做的很好。她和老伴多少年如一日,不管是刮风下雨、天寒地冻或是节假日,还是亲人住院生病都去救人,每天都坚持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

在疫情期间,小区都封闭,我们就出去发传单,车上、楼里,遇到有缘人就讲真相。

有一次给我们早市卖菜的讲真相,我给她送台历,讲真相劝三退,她要台历但不敢三退。我就每年坚持给她送台历,她不在我就让她儿子捎给她。今年我又问她台历看了吗?她说看了。我说给你起个福平帮你三退,祝你幸福平安。她爽快的答应了。这使我悟到,大法弟子要有慈悲之心,坚持不懈的努力,为众生着想,就一定能越做越好。

还有一次我过很大的病业关。那时刚买了新房子,搬进新家不久。有一天胃口有点疼,喝了口水后顿时感觉肚子里充满了气,胀的鼓鼓的,疼的我冒了一身冷汗,脸色煞白。躺着不行、坐着不行、站着不行,没有一刻不疼的。就这样疼了四天四夜,滴水未进,更不能吃饭。四天后不那么疼了,但也不能吃饭。就这样,40多天的时间没有吃饭,不排气,瘦的皮包骨头。母亲来家看到我的样子,哭着说,我姑娘这么没福气,刚搬到新家,没等享福人就要没了。我说妈你别哭,我不会有事的。我是真正修炼,有师父保护。我妈说你这次要是好了,我就相信大法。我说好!我拿起笔工工整整写下了师父的话“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凭借着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我闯过了这一关。我根本没想自己有病之说,我知道我没事的。有一天我没有告诉我妈就回家了,她又惊又喜。我说我好了,你该信大法了吧。她说,我真信了。当魔难突然出现时,要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师父就是要你的正念。正念一出魔难让路。

每年法会我都想把自己二十多年的得法修炼体会写出来。但总觉得自己没修好,也不会写。还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今年在同修的鼓励下,决定写出来,我想这也是自己提高的一个过程。写出来是为了证实大法,证实师父的慈悲伟大。同时也是向师父汇报。

最近有很多同修对预言对时间产生执著。我想首先应该想一想自身修炼的行不行,不论时间长短,不论风云变幻我们都不动心,最后只剩下一颗真心在师父那儿。

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