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朝天子・常山江行

岁寒


【正见网2004年01月12日】

[中吕] 朝天子・常山江行
徐再思

远山,近山,一片青无间。
逆流>f上乱石滩,险似连云栈。
落日昏鸦,西风归雁。叹崎岖途路难。
得闲,且闲,何处无鱼羹饭。


【作者简介】

徐再思,字德可,号甜斋,与贯云石为同时代人。散曲作品多写自然景物及闺情,风格清丽,注重技巧。今人将其散曲与贯云石(号酸斋)的作品合辑为《酸甜乐府》,得其小令一百多首。

【字句浅释】

中吕:元曲宫调之一。朝天子:曲牌的名字。常山江行:本曲的题目。解题:本曲写作者在常山江行途中“逆流>f上”时所见所想,由“途路难”联系到人生世事之艰辛,继而引出隐居避险的想法。常山:在今浙江常山县南三十里。间:间隙。>f:与“溯”字相同。连云:就象深入云端一样地高险。栈:即栈道,在山险无路处用竹木架起来的、上下悬空的小道。昏鸦:黄昏时归巢的乌鸦。途路:即路途。鱼羹饭:指用鱼羹代替饭,表示清苦而自甘。

【全曲串讲】

远处的山,近处的山,连成一片片没有间断。
逆流而上经过满是乱石的险滩,惊险得象山间的栈道入云端。
落日余辉中的昏鸦,萧瑟西风里的归雁;教人感叹道路之崎岖艰难。
能够清闲,姑且清闲,哪里还找不到一碗鱼羹饭?

【言外之意】

作者逆流行船,以溯流山行之险苦,巧妙地隐喻人生道路之艰难:句句写江行所见,而处处喻世事人情,直到曲终才自然地托出隐居的意旨,其娴熟的写作技巧使人感叹。

观景而不驻于景,思深而能出于情,自然就别有所见、别有所悟。世间道路千万条,一念之差走岔道;只要方向走对了,最终总能归同道。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