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人月圆・山中书事

岁寒


【正见网2003年12月01日】

[黄钟] 人月圆・山中书事
张可久

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
孔林乔木,吴宫蔓草,楚庙寒鸦。
数间茅屋,藏书万卷,投老村家。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作者简介】
张可久(公元约1270-1348后) 字小山,与乔吉并称为元代散曲两大家。其曲风格典雅清丽。现存小令855首,套数9套(元曲作品最多的人)。有《小山乐府》传世。

【字句浅释】
黄钟:元曲宫调之一。人月圆:曲牌的名字。解题:这首曲是作者寓居西湖山下时所作,表现了作者看破世情、诗酒自娱的恬淡情怀。诗眼:诗人的眼光或观察。孔林:孔子及其后裔的墓地。吴宫:吴王夫差为西施扩建的馆娃宫。也可指三国时东吴在建业的故宫。楚庙:楚国的宗庙。投老:一直到老。松花:松木的花。

【全曲串讲】

千古以来,
英雄的得失与荣辱,
朝代的兴亡和盛衰,
都不过是一场梦幻。
浪迹天涯,
以诗人的眼光来看,
怎不让人心生厌倦。

孔子似的儒家圣贤、
吴王似的称霸雄杰、
楚庙似的社稷江山,
如今都到哪儿去啦?
只留下
苍翠的乔木、
荒芜的蔓草、
栖息的寒鸦。

几间古朴的草屋茅房,
万卷诗书可随意欣赏。
山中幽闲自在,没什么好忙:
采些松花来酿一坛酒,
取些春水来煮一壶茶。
吟诗饮酒、读书品茶,
就在这村屋中安享晚年吧!

【言外之意】
作者东奔西走、宦游天涯,却始终干着些卑微的杂职,真是才比天高、命如纸薄!因此一旦寓居西湖山下,便生出对尘世的厌倦和对纵情山水、终老林泉的无限想往。暂时的解脱,毕竟也有解脱的快乐,这种快乐便成为追求永远解脱的动力。

许多人看不懂历史,还有许多人似乎怕看懂历史。因为一旦看穿了历史,就觉得一辈子的执著追求没有意思,突然感到心中空捞捞地失了“定心符”。但历史这面镜子就是专门起这个作用的。有勇气面对这面镜子的人,相信历史的启示,看穿了、心空了,就找更好的东西装进去,那不是比原来还好吗?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