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雁儿落过得胜令・自适

岁寒


【正见网2003年09月29日】

[双调] 雁儿落过得胜令・自适

乔吉

黄花开数朵,翠竹栽些个。
农桑事上熟,名利场中捋。
禾黍小庄科,篱落棱鸡鹅。
五亩清闲地,一枚安乐窝。
行呵,官大忧愁大;
藏呵,田多差役多。



【作者简介】

乔吉(公元?-1345) 又名乔吉甫,字梦符,号笙鹤翁、惺惺道人。明清人大多把他和张可久并称为元散曲两大家。他对戏曲理论和创作都有一定影响。其散曲风格清丽,现存散曲集和杂剧各三种。

【字句浅释】

双调:元曲宫调之一。雁儿落过得胜令:曲牌的名字。此曲为“带过曲”,由“雁儿落”和“得胜令”两只小令衔接起来组成。黄花:菊花。捋:低劣。禾:粟。黍:黍子,即黄米。庄科:庄园、田产。篱落:篱笆。棱:篱笆上的横木。枚:与“个”同义,但多指形体小的东西。

【全曲串讲】

菊花太少不成丛,开了几朵;
翠竹几竿不成林,稀稀落落。
种田养蚕的事我已经惯熟了,
但没能耐在明利场中去争夺。
农家的小庄园种着粟和黍子,
篱笆的横木上闲蹲着鸡和鹅。
种五亩地勉强维持清闲生活,
我就喜欢这小小儿的安乐窝。
出仕吧,官大了忧愁也大,
退隐吧,田多了差役也多。
这真是无论行、藏都不好过!

【言外之意】

活在人世间,要想不随波逐流,选择一个自己喜欢而又异于他人的生活方式,也不容易。如果是在一个统治严酷、靠刀把子维持政权的社会,那就更难了:善良无辜的人们可能为自己选择的理想生活而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宝贵的生命。

本曲描写一个不愿与世浮沉的士子,逃脱了是非、名利的搅扰,遁入田园“安乐窝”中过着“自适”的生活。然而,这是一个什么“安乐窝”啊!菊花不多栽,开了也只几朵;翠竹有几根就算了;五亩地是维持生活的最低限度;弄个小农舍,养个鸡儿鹅儿的添个气氛;就连说起自己的“安乐窝”来都不说“一个”,而要说“一枚”,让人一听就想到那小不伶仃的样儿!但士子这样作是有原因的:当官固然不好,当大了更是忧愁大;归隐田园吧,田地产多了又招来差役。只好弄个小不伶仃的田园模型,当作自己追求“自适”生活的理想国。这就是元朝武力统治下,许多知识份子生活的真实写照。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