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的路越走越宽

黑龙江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6年11月11日】

一、放下利益之心

我是二零零四年从省城回到本地的,回来后开了一个小服装店,没有顾客的时候,我就边干活边听法,顾客来的时候,有时录音机就自动的关闭,这时就跟顾客洪法、讲真相。

那时正供小女儿上学,每天收活儿我都算做完能挣多少钱,可去银行给女儿汇钱的时候就有假钱,二十、一百不等,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认识到这是利益之心,于是就把《精進要旨》中的“富而有德”抄下来,贴在屋子里,常学常背。铭记师父的教诲。随着学法的深入,我不忘自己的使命和责任,白天来的顾客,我一个不落的讲真相,我当时居住的那条街几乎全明白了真相。明白真相的人说这是法轮功站。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还找回来多名昔日同修,还有多个听了真相走进大法修炼的。

我还利用晚上的时间去农村发资料,有一年腊月二十八我和同修配合在乡下发了一宿,早晨四点多才回来。后来我跟小女儿说:咱不上大学了,和我一起学法救人,这样妈妈就不用多挣钱,有点生活费就行了。女儿真的和我学法炼功了,还和我一起去乡下发资料、喷字。开始我怕她害怕,总想随时看着她,司机同修说:她正念很强,比你都有智慧。一次,我们正往墙上喷字,忽然听见脚步声,女儿说:咱俩贴墙站着不动,求师父给咱俩下个罩,让他看不见,这时来人走到跟前儿,借着雪地的亮光往我俩这看,就在我俩跟前儿过去也没看见。我都有点不敢喘气儿了,她却像没事儿似的。

回想自己得法前,全身上下没有多少零件儿是好的,已是重病缠身,不修大法,说不定早已不在人世了,那时我就跟师父说了,我这一堆儿一块儿就交给师父了,现在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正法修炼时间紧迫,大量的众生需要救度,那就放下一切,全力以赴多救人吧!

正好当时单位找我办退休,一个月能开三百二十元钱,省着点儿用,租个便宜的房子,也能生活,干脆不开店儿了,可一看那些皮装油、纯皮料、羽绒服各种料、拉锁、多种辅料,一箱一箱,一捆一捆,真有些不舍,权衡一下,孰重孰轻,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责任重大,这点利益又算得了什么?

二、万花丛中的小花

师父说:“修炼路不同,都在大法中”[1],每个人的愿望促成了每个人的路,看到当地资料点儿少,跟我接触的同修需要的时候不及时,我就萌生了想开一朵小花儿的想法。

可是真的想干的时候就难了,我对电脑一窍不通,都快六十岁的人了,能学会吗?又没有资金,连电脑都买不起,好像师父有意安排似的,在讲真相时我认识了一位外地同修,后来她回到家乡后认识了技术同修,就给我买了火车票叫我去她那里学技术,我在那学了近一个月,基本入门了。后来她又在我地买了一套四十多平米的楼房,她暂时不住,也没装修,我简单的装了一下,就搬進去住了。同修又出钱给我买了电脑、打印机等所有用得着的相关设备。

学时觉的学会了,可真正操作起来就忘了,看笔记也蒙,本想问当地做资料的同修,可一问她,她就数落了我一顿。说我做大法书要做不好就是破坏法,我的切刀、切pvc护身符得坏,设备怎么搬進去的得怎么搬出来,当时屋里有四、五个同修,我只说:我先做《九评》,我的切刀不会坏,切pvc不会坏,永远都不会坏。当时正好师父的《哄吟三》发表,“少辩”就在脑子里闪出来了,她们走后我静心的想:自己哪里不对了,深找下去,找到了争强好胜的心、证实自我的心、干事心、以前我曾想:等我做资料时,一定要比你做的好。还是自己的心性有问题,找到了就去掉,多学法,在法中提高,多听解体党文化,把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东西都去掉,后来供耗材、安装设备的同修也说我:你下乡一家一家的讲真相找昔日同修做的那么好,非往资料点儿里钻啥?还毛毛楞楞的,又不知修口,就你做资料能行吗?以后耗材你自己解决,少進勤進,听了同修的话我没辩解。师父说:“对的是他,错的是我”[2],我做资料是为了自己下乡更方便,同修说我,还是我有问题,平时自己不修口、好张扬、显示心、不稳重、急躁心、不让人说、爱发火、好像比别人都强,妒忌心等等。以前总是嘴上说这个心那个心,但现在是必须从内心去掉了,真得从心灵深处改变自己。成立资料点儿就不是我个人修炼的问题了,我要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不能出任何差错,前提是自己要学好法,修好自己。师父的经文《再去执著》中讲:“哪怕是为了大法的工作,你们都相互妒忌,你能为此而成佛吗?我要松散管理就是因为你放不下那常人,从而在工作中心里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洪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我现在做的是最神圣的事,哪里不足,可以在做的过程中修好自己,用法来归正一切后天所形成的各种人心,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矛盾和干扰都是为我提高而设的,就做我该做的。当我把一切心都放下时,协调人来了,问我有什么难处,有什么需要的就帮我。还教我怎么装粉,怎么拆鼓。她还说:听说不供给你耗材了?我说我自己能买,现在什么也不缺。从此经常有同修来帮我,鼓励我。每当遇到难题不知点哪时,电脑屏就自己在需要点的地方一闪一闪的。开始我先做小册子、九评、真相光盘,做好就自己下乡发,做各种护身符,有时看到好图片,自己也设计pvc护身符,送给众生都很受欢迎。同修说旧光盘很多,扔了可惜,我就把旧光盘做成了护身符,有单个的,一面是真相,一面是好看的图片。还有一面是法轮大法好,一面是真善忍好,穿成串儿的,上边系上中国结儿,能折上能打开,风吹还不反背,粉花底儿,树上的绿叶一衬,非常漂亮。高高挂在公路两边的树上,人很难取下来,过往车辆行人都能看见,只要世人念一遍“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是在同化大法。

一个同修从外地回来,带回一个用塑料片编的小莲花,中间穿上葫芦,葫芦上刻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看这个讲真相送给世人效果会好,就照着做,同修夸我真巧,其实不是我一看就什么都会,是我一心只想救人,师父就给我智慧,只要听师父话,心系众生,就什么也挡不住。

下乡找昔日同修需要大法书,我就从网上下载文件,照着说明做,同修说做的太好了,工整不缺页,不倒页,字迹清晰比买的都好。比买的书做的都好。《洪吟》四发表我一次就做了近五百本,没有一本有瑕疵的。一次外地同修来电话说定做十套各地讲法,四百多本书做完打好包装用物流运走。我决定让他们来人学,谁来学我都耐心的教,最远的有无锡的同修,一般的在我家住半个月就能全部学会。

资料点儿打印机出故障是经常的事,技术同修基本上都很忙,离我地又远,有时急着用资料就学着自己修,佳能机子用长了,能摸索着简单的修一修,可是451D出了问题,我就不会修了,急用的时候只好打电话问技术同修,一次跟同修说了故障的大致情形,他告诉我怎么修,我就坐在打印机前看了两个多小时,心里求师父帮忙,在师父的帮助下,找到了先从哪里拆,找到了故障的地方,用锉把孔往下开了一点儿,皮带压紧问题就解决了。可是机器的前脸儿怎么也安不上了,我又坐那儿求师父帮忙,找自己哪儿不对了,一找找到了欢喜心、干事心、显示心等。我不要这些人心,灭掉这些人心之后,看着想着一下就安上了。一用还真好使了。

有时外地同修也把机器拿来让我修,其实我也不会修,我就是信师信法,心性到位师父什么都能帮。只要同修有什么事来找我,我基本上都满足他们。

三、找回昔日同修

二零零七年秋的一天下午,我和一个同修骑摩托车去九十多里外的农村找昔日同修,到哪里时已经傍晚了,找到同修家时他们已经睡下了,我怎么叫门也不开,山村的蚊子大,咬人很疼,咬得我胳膊、腿都是包。邻居的小女孩儿出来说:你把我抱上大门進屋取钥匙,我帮你开门。

進了屋,同修说我不认识你,我对女主人说:老姐多年未见,你好哇!我给你带来了两件衣服,不知你喜欢不喜欢?我还想吃你做的菜呢!对男同修说:大哥,我也给你带件毛背心,你去采药时穿。同修说:你快走吧?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说:大哥,当年来洪法时在你家一住就是十几天,这些年也没来看你,是我不对。你曾经和我说:这条腿是师父给的,采药时你从山崖上摔下来,连命都是师父给捡回来的,今天是师父让我唤醒你,因为我们都是手牵手一起转生来的,互相有约,如果中途谁停下来一定要叫醒他一起回家。这老俩口儿说了些难听的话,我就一念,师父让我来的,我一定会叫你回来。过去普通修炼人云游什么话都能听,我是大法修炼人,这不算啥!

这时去找另一同修的情景浮现在眼前,那天也是很晚了,下着小雨,同修送我到大门外,对我说:不用再多费心了,我既然走进了基督教,就不能再改变了,然后握着我的手依依不舍的,郑重的对我说:请允许最后让我再叫你一声同修,再见了!想到这儿,我忍着泪,对大哥说:大哥,你今天说什么我也不生气。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也没来看你,是我不对,对不起了。这是我的电话号,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随时来找我,今天晚上我还得赶回去。

我回来的第四天,同修来电话说要来我家,我像贵宾一样招待了他,又给他读了师父的各国讲法,他听明白了。说回去把现在担任的基督教里的职务退了,从新开始修大法,我说这样就对了。是师父在等着你。

我每次去农村一家一户的讲真相,都不忘找回当地掉队的同修,最多的一家走回来五人,我就是不厌其烦的去和她们讲,送大法书和各种资料,有时吃闭门羹。一次刚过完年,给同修送师父讲法,路上有的雪化了,一冻又全是冰,走在路上左一跤,右一跤,到地方羽绒服都湿透了。这么多年来我就是一念,听师父的话,师父让干啥,我就不管吃多少苦多少累,都乐呵呵的去做。

四、一人炼功 全家受益

我们信师信法的程度,直接影响到身边亲人对大法的认识程度,他们每天耳濡目染,大法的慈悲已经润泽了他们的心灵。

这些年我每次做真相资料、刻光盘、做项链护身符等,家人都跟我一起做,有时小外孙看见被丢弃的九评、光盘小册子等都往回捡,还和我一起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有时为了贴的高一点儿,小外孙就站在我的肩膀上贴,他遇到问题还知道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外孙上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同学都往外走,边走边闹,外孙被同学一推,撞在了桌子角上,嘴巴被撞出了个口子,血流不止,同学用一卷儿纸堵伤口,衣服上还流了很多血,他捂着伤口往家跑。妈妈看了心疼的说:你怎么不告诉老师呢?外孙说:告诉老师,老师会让他自己打五个嘴巴的,我有大法师父管,明天就好了。结果到现在一点疤痕都没有,大法护身符从来就不离身,有时感冒、吃坏肚子了,来我家住两天就好,很少吃药的。

一次大女儿做了一个小手术,之后在家点滴,药点完了拔针一看,药全打在了褥子上,湿了好大一片,检查滴管儿啥毛病也没有,是师父在看着她,根本就不用打针。

前几天大女儿发烧、头痛,折腾得都上不了班儿了,她向内找,她的同学送给她一条手链儿,其中的一颗珠子是多孔的,是代表佛头的意思。她来到我这儿,给师父上香供水果,并向师父认错,说自己是不二法门了,就摘掉了手链儿,之后也不见好。她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如果师父不管我了,我比现在还严重,可能会大病一场呢?就这么想,身体马上不难受了,轻飘飘的走回了家。

结语

修炼这么多年,正法修炼的路越走越宽,随着赞扬的声音多了,时不时的就冒出欢喜心,瞧不起别人的心,我就时刻的警醒自己,用法来归正。师父说: “工作的成功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现形式,而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洪扬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体安排。没有我的法身做这些事,别说洪扬,就是负责人自身的保障也难得到,所以不要总是觉的自己如何了不起。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3]

我们出生时,自己什么也没带来,父母有一口东西都给我们吃,千辛万苦的把我们养大,求得他们到老时有个归宿。而我们修炼以后,师父的法身时刻在我们的身边看护着我们,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会把最好的都给我们,不求回报。这些年的修炼路,每走一步,做对了师父鼓励我,做错了师父点化我,出现危险时师父保护我,为了提高给我安排了各种环境,使我平稳的走到今天,在这里我从心底说声:师父您辛苦了!弟子会按您在新经文《提醒》中说的去做,在助师正法的路上,交一份完整的答卷。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哄吟》二〈无阻〉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哄吟》三〈谁是谁非〉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猛击一掌〉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