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教子(二十):成绩不好“意味着才能特殊”

刘如

【正见网2017年10月05日】

俗话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即使自己的孩子属于天生不好看书的人,也不必太过担心,也许孩子身上具有的是一种寻常政府学校教育所无法发觉的特殊的才能,就如小时候被学校视作低能儿的发明家爱迪生一样,学校的成绩充其量也只是某种衡量标准,面对读解力不太好,不爱看书的孩子,也许找到他独特的爱好并给予支持会有惊人的发现和变化。

爱好能展现超常的解读力

这位日本妈妈,启发所有父母思考比较熟悉的一个育儿现象,那就是,即使孩子不爱看书,学校的成绩也不太好,可是如果孩子遇到自己非常喜欢的玩具,比如需要组装的遥控车,需要自己动脑安装,即使说明书大人看起来都觉得很费力,可是孩子却一点也不叫苦,拿着那个说明书,埋头研读,几乎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平时简单的一篇学校课文的阅读理解,都感到非常困难的孩子,却在自己爱好的玩具说明书上,展现出令人吃惊的解读天赋,不仅理解正确,还给安装好了。

这个现象并不是个别,有一位华人妈妈提到,二年级的女儿有一次居然自己看懂了哥哥六年级的教学用的遥控车的安装说明,当她自己装好、熟练遥控那台车时,大家都大吃一惊,连哥哥都嫌麻烦搁置起来不曾使用的东西,8岁的她居然独自看明白构造和组合方法,独立完成,妈妈这才发现,原来国语成绩和读后感都很糟糕的女儿,居然有惊人的天赋。女儿从小不爱看书,就沉迷塑料块拼合成各种东西的玩具,喜欢组合,喜欢动手,大家都没当回事,没想到连遥控玩具都能自己看懂。

有不少父母都发现,只要是孩子感兴趣的东西,一般都会显现出超乎寻常的解读力,尽管平时学校的课文理解得很吃力。

其实学校的国语成绩,并不一定代表真正的读解力,很多时候,由于统一的教学方法和教学内容,使得爱好、兴趣不同的学生,受到了能力上的抑制,碰到不喜欢的内容,碰到讲解过于枯燥,就会提不起兴致,造成不爱听课,或者脑细胞不活跃不爱动脑的结果,孩子好玩、喜欢有趣的东西,本就是天性,如果只凭学校统一的教学内容和方法得来的成绩,就断定自己孩子脑子笨,就会埋没孩子原本具有的才能,而这些才能,往往在学校很难发觉。

爱迪生曾被学校当成低能儿

就像爱迪生,大家都知道,他因为不听话,好问古怪问题,被视作低能儿,赶出学校,只上了三个月学。他的母亲却坚信,自己孩子不是低能儿,于是用心观察,鼓励支持他在自己喜欢的领域不断做研究和实验,据说母亲曾建议他学着科学家的样子,把两只大小不同、重量不同的球从高塔往地下扔,他发现两个球同时落地,非常兴奋,赶紧告诉母亲。只要儿子有惊喜,爱迪生的母亲就一同为他的发现惊喜,并进一步鼓励他动手。

由于母亲的肯定和支持,爱迪生非常喜欢自己动手研究,并沉迷其中,正因为爱好,他为了弄明白其中的奥秘,自发而入迷地读了数不尽的科学方面的书籍,这种因爱好而自发读书的动力,必然给他带来超常的解读力。

也就是说,一个人,必然隐藏着自己的天赋,只要发现并支持他的爱好,他一定会为了自己喜欢的领域而深入学习,也就必然会看自己想要看的书,必然想方设法读懂这些自己喜欢的书籍,解读力在无求中自然获得。

可见不是为了获得好成绩而追求解读力阅读力,而是找准自己孩子的天生的特长,引导他开心的读书,当他想要在自己的人生目标上取得进步时,读书和阅读理解力才因此有了意义,就会为此而自然获得并发挥出来。

追求读后感 会抑制大脑

日本的文学界,绘本作家们,据说非常反对为训练孩子的阅读理解力,而追求读后感的做法,很多绘本作家都认为,孩子读书,是一种享受,如果带着任务,带着读后感作业的压力来读书,就等于活生生地剥夺了孩子自由读书的乐趣,读书变成了一样沉重的压力,一种被动的不得不做的作业,因此很多孩子根本无法在读书过程中,沉浸到书中的世界,反倒抑制了大脑的能力。

有一位作家回忆他的童年,直到中学初年,他都写不好读后感,从学校成绩,一点也看不出他将来会成为绘本作家,实际上,小的时候,他拥有两套不同的教育标准,一个是学校的,学校的成绩他的国语很差劲,但是他很幸运,有一位很理解他,通融大度的父亲,父亲对学校成绩不太在意,认为那不足以反映孩子的全部能力,只要孩子愿意看书,就是标准,尽管看自己喜欢的书就好,鼓励孩子读,不加干涉,只要读而从不问是否理解,主题是什么,任由孩子自己开心的自发的说自己的感受,父亲也都给予肯定,从不说对和错,结果他一直非常享受看书的乐趣,可是就是不爱写读后感,父亲也从不责备。

虽然读后感写不好,不知不觉却变得很会口头表达,只不过一说写文章,他当时就有障碍,不会自然转成文字而已。其实心灵的感受已经被培养得很丰富了,等到高中以后,很自然的心中的感受和想法就能水到渠成似的变成文字了。

因此父母把目光放的远一些,提供给孩子一个宽松伸展自身才能、享受自己情趣爱好的环境,比眼前的成绩来得更加重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