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教子(七):多伦多图书馆的选书故事

刘如

【正见网2017年09月09日】

上期提到,几乎所有日本的妈妈都知道儿童绘本在幼儿教育上具有魔法般的功效,但是由于过于执着要达到的教育目的,反而适得其反,招致孩子厌恶读书的后果,因此很多人以失败告终,一位拥有三个儿子的妈妈,却以她真实的育儿经历,揭示了一个破解所有父母的共同烦恼、让人恍然大悟的、胸有成竹的秘诀。在为大家展开她的故事之前,先回答上期留下的疑问:让孩子自己选择绘本是否安心?

多伦多图书馆的选书故事

日本一位从事了几十年儿童绘本编辑和写作的、曾获得国际安徒生特别优秀奖的作家斋藤惇夫先生(出生于1940年的新潟县,日本著名儿童文学家),讲述过他的一段经历,这段经历对于刚才的疑问,会是比较令人满意的答案。

他早年曾出国前往加拿大,因机会难得,造访了闻名世界的多伦多图书馆,身为儿童作家,他最想交流的是绘本方面的经验,很想知道多伦多图书馆,是以怎样的心态面对儿童书籍的。

交谈中,当他得知多伦多图书馆和教育界众多协会、政府部门,为完全不顾历史文化背景和自然生命的特性而进行随意架空构思的书籍,是否合适摆上儿童书架,居然讨论了六年之久,尚且没有定论,感到十分惊讶,为解答他的疑惑,图书馆拿出了每年商讨的记录,从那些记录里,他看到了加拿大政府和教育界人士对孩子成长教育的严肃态度,不是最优美的语言,违背民族文化传承的变异的东西,有可能误导孩子人格成长的东西,必须谨慎,正因为是孩子的书籍,人性品格未定,加之求知欲、好奇心,模仿力都十分强大,必须严格审定,只有具备优秀的文学性故事性和符合传统审美与传统道德的绘本才能摆上图书馆的书架,让孩子从小看到的是从语言到故事,从绘画到内涵都是最好的东西。因此迪尼斯的绘本在图书馆的儿童书架找不到它的踪影。

《西游记》画了八年

当斋藤先生感慨万千,回到国内,跟长期从事绘画的画家好友赤羽末吉先生(注1)提到这次经历时,未曾想到,好友一点也不吃惊,反而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提醒他:日本的传统童话故事,每一本凡经过他的手,都是历经多年的岁月,只要涉及到过去的传说,在绘图时,先要多方考证,除了翻阅和参考各种历史文献资料,还要到故事发生的地方去做最大限度的考证,力求为孩子留下最真实的传统生活的原貌,以此代代传承我们的文化和理念。他说:你交给我画图的那套《つるにょうぼ》民间故事系列(中文大意:仙鹤妻子,关于仙鹤化作美丽的女子为报恩与贫困男子结为夫妻的故事)从开始到现在一晃已经6年了,还有创作《西游记》儿童绘本,为了尊重原着,整整花了八年才完成,那是因为,必须严格考证,才能动笔绘图,每幅图都要力求最好的表现出人物的性格与故事,包括服装的历史真实性,还为此到过中国,这样的图画质量,连中国画家都很惊叹,他们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画家言语中对身为绘本作家的斋藤先生,不能觉察到自己国家的教育人士对孩子们的用心而稍有埋怨。

斋藤先生这才想起来,对啊,时间过得真快,《つるにょうぼ》系列交给好友绘图,居然过了六年,还以为只有两年呢。他从新审视自己和同行,看到了自己与自己周边的同行,为了儿童绘本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都与加拿大同行一样,为守护孩子的人格与对祖先和传统文化的记忆,点点滴滴的用心早已成为自然而然的工作,并证实了世界共同的愿望,孩子的幼年教育非常重要,在注重趣味性的同时,一定要为孩子未来的人生打下良好的人格与修养的基础,为他们留下最经典最美好的东西。

这就是一段来自日本著名绘本作家的非常具有深意的故事,他虽然提到的只是两个国家早年针对传统故事绘本的态度,尽管时间飞逝,但是根本认识的变化不会太大,这段经历已足以见证日本图书馆在选书上具有相对严肃的态度,不管出版社和书商们还有一些另类作家们如何随性出版和创作,至少,在图书馆,还能找到足够的安心,如果你对孩子自己选择绘本感到不安,请尽可能选择领孩子上图书馆去借书,如果这样还是不放心,请亲自为孩子了解和选定比较严格选书的图书馆。

自由选书的问题解答完了,那么从下期开始,我们会转入开头提到的孩子妈妈轻松自在进行绘本育儿的真实故事。

注1:赤羽 末吉(1910年5月3日 - 1990年6月8日 ),日本著名的舞台美术作家、绘本画家、绘本作家。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