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著名女预言家看预言的真实性(二十):意外看到的意外死亡(4)

李正


【正见网2005年05月08日】

珍妮・迪克逊与她丈夫吉米・迪克逊结婚时正是珍珠港事件(1941年12月7日)的前两年。战争已经在逼近美国的海岸。吉米经常在底特律、芝加哥和纽约之间来往旅行。

一天早上,当珍妮正拿着她的水晶球静坐时,她“看”到了一架飞机在燃烧中坠毁。那天下午吉米回家来收拾去芝加哥的行李,珍妮把自己看到的影象告诉了他,并警告他说,他必须改乘火车。吉米有些迟疑不决。珍妮有生以来第一次因为失望而急得直跺脚。

当很久以后回忆起这件事时,吉米悔恨的说:“就象大多数作丈夫的一样,哪怕是我并不喜欢的,我也接受妻子的规劝,使她觉得我是喜欢的。但有时我一走出家门,就仍然坚持我自己的方式。不过丈夫和妻子有感情时,他会听她的话。我那天终于没有去乘那班飞机。”结果,刚好就是那班飞机,在芝加哥城外坠毁了,机上所有的人全部遇难。

1964年7月里的一天早晨,珍妮顺道去拜访路易斯夫人。路易斯夫人的丈夫威尔莫特・路易斯爵士(Sir Wilmott Lewis) 生前长期担任伦敦太晤士报驻华盛顿的记者。她们在一起闲聊时,路易斯夫人告诉珍妮,她有些担心弗朗西斯・迪尔,觉得她近来看上去不太好。路易斯夫人知道,珍妮和弗朗西斯也很熟悉。但当她一提到弗朗西斯的名字时,珍妮缓慢的说道:“我看到她正在她的家里把一幅黑帘子拉下来。弗朗西斯周围会有死亡,非常靠近她,但不是她自己,因为是她把那个帘子拉下来的。”

第二天,路易斯夫人得悉,迪尔女士发现住在她家里的客人,查尔斯・基托女士,因为心脏病而去世了。她的死对路易斯夫人以及所有知道她的人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她是一个大连锁店的总裁的遗孀。她在年轻时曾与著名动画片画家丰特恩・福克斯(Fontaine Fox) 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关系。说来也奇怪,她去世后两个星期,福克斯本人也去世了。

1966年下半年的一个傍晚,珍妮、吉米正和一些朋友共進晚餐。珍妮突然感到一阵冲动,走到一处电话前向她的朋友路易丝打了个电话。

“你的二女儿刚刚遇到一次小型车祸,但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事”,珍妮向她保证说。“然而,你可以向她建议,在以后的几周内,让她远离车辆。”

那天晚上她的女儿回家来后,路易丝把珍妮的警告告诉了她。“我们刚刚遇到了迪克逊女士预言的车祸”,她的女儿惊奇的说道。“不过没事,只是留下一小块凹痕、一块挡泥板擦坏了……”

珍妮的警告确实使路易丝的女儿非常的小心。她极其审慎的避免接触车辆,虽然有一天晚上几乎没有守住。事后路易丝告诉珍妮,当一个非常特殊的男朋友要她一起去参加一个聚会时,“她已经打算要走了,但在最后一分钟又决定不去了”,路易丝说道。“她这回作对了。那个男朋友在去聚会的路上卷入了一场几乎是致命的车祸,将要在医院里住几个星期。如果她陪他去了,她恐怕不能活到今天。”

有时珍妮会看到一些自己不能很好的解释的影象,因为她当时接受到的信息不完全。有一次,她和办公室的几个同事去参加另一位同事艾莉撒・赫菱的婚礼。当她坐在来宾们中间,看到新娘和新郎站在圣坛前的时候,她看到了死亡進入那个宁静的教堂。

婚礼是使人喜爱的礼仪,珍妮简直没有料到这种事会发生。然而他就在那儿,不请自来,而且无论如何都是凄惨悲伤的。代表他的是两副看上去很不吉祥的、围着黑幔的棺材。珍妮看到它们就放在艾莉撒和她的新郎背后,耐心的在那里等待着要把人装進去。

那两付棺材是艾莉撒和她的新郎的吗?影像没有告诉珍妮,谁将要死去?为什么要死?然而,看着那两付棺材,珍妮明白了,参与这次婚礼的人中,反正有两位很快就会被叫去面临上帝的审判。

在回家的路上,珍妮把自己看到的影像告诉了她的同事们,但要求她们严守秘密,因为她不想让任何亲近艾莉撒的人感到惊慌。

在艾莉撒婚礼的几个星期之后,事情发生了。婚礼上担任男傧相的人淹死了。紧接着他的突然死亡,两周以后,新郎的兄弟又遭遇事故性死亡。他们两人都是那次婚礼的参与者。

评注:

这里的四个例子,与前面三篇同名文章中的十三个例子是完全相同的类型。这里的五位预言对象中,除了三位因为事前不知道确切信息、无法救援外,另两位都有效的避免了死亡。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看到的“拉下黑帘子”、“两副围着黑幔的棺材”,以及前面文章中提到的“被罩上黑布的椅子”、预言对象身体变得透明、死亡在预言对象的上空、生命在她周围的地上,等等影象,不但是预言研究中很有趣的研究现象,而且是已经具有相当预言能力的读者很好的参考经验。

毫无疑问,是珍妮救了她丈夫吉米的命。吉米的母亲本来就和这个儿媳亲近得不得了,再加上她救了自己儿子的命,可能在她心中又加入了感激的情份。在她去世后,人们发现她在遗嘱中把自己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珍妮,而没有留给任何一个自己的子女。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西方预言

正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