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著名女预言家看预言的真实性(十六):意外看到的意外死亡(3)

李正


【正见网2005年04月14日】

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简称 LBJ,1908-1973),美国第36届总统(1963-69)。在他的任内通过了公民权和选举权两大法案,对非洲裔美国人帮助很大,但因为越南战争的升级而导致民众抗议,1969年退出政坛。

有一次,珍妮和她的朋友凯・哈利(Kay Halle,参见本系列中之(二))在乔治城凯的家里吃午饭。突然间,珍妮对约翰逊总统有一种难受的感觉。

“凯,听我说,……”珍妮着急的说道,“我正得到信息……我看到他坐着飞机,看到一些可怕的决定正要作出来,并且……”“请别说了,珍妮”,凯打断了珍妮的话,眼里带着恐怖的神情。“别告诉我任何事要发生在约翰逊一家人的头上!请别告诉我,我不想听到。”

“还没有那么可怕,凯”,珍妮安慰的说道。“他的生命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存在着一种威胁 -- 我想是来自古巴 -- 但他们要改变总统座机。为了把事情弄得更能迷惑古巴人,他们正计划改变到另一个飞机场着陆,而不是在原来计划的佛罗里达机场。”

当天晚上,一位电台新闻评论员报道说,由于有谣传,说古巴的“自杀型”攻击者将要攻击总统座机,总统机身上的总统标志已经被弄掉了。由于这一威胁,“空军一号”总统专机的飞行计划已经改变了。

事后珍妮说,她是通过她所谓的“思维传递”接受到的信息。在那最危险的时刻,有许多人都在担心总统的安全,以至于她“不得不”接收到,“那个信号非常强烈!”

1965年2月,艾拉・沃尔什(Ira Walsh) 有幸结识了珍妮・迪克逊女士,并邀请她几天后共进午餐。沃尔什先生是赫斯特报社的经管人,当时被暂时借调到政府的“反贫困之战”项目里作特殊助理。

在他们共进午餐那天,双方握手时,珍妮的情绪突然大变,并对他说,他应该立刻去看一下医生,“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可以大大延长你的生命。”

沃尔什先生说他感觉“绝对的很好”,朋友们也一直告诉他,自从他减肥后,看上去比以往都要好。然而珍妮的建议使他很不安,因为他们一见面,珍妮就已经两次说出他心里想的事情的细节来,让他惊恐不已。于是他在第二周的周四那天去看了一位医生,要求作个全面身体检查。由于他的家在旧金山,来华盛顿才几个月,那里的医生们都不认识他。

但经过常规检查后,医生告诉他:“你的血糖指标超过了500。你很幸运,今天来这里检查,因为如果你今天不来,你很可能突然休克、倒地而亡。”医生又让他在那里多呆了一个小时,以避免他进入昏迷状态的可能,并且为他规定了严格的日常饮食。

对于这一次经验,沃尔什先生说道:“毫无疑问,珍妮・迪克逊救了我的命。如果我当时拖延了看医生的时间,我今天就不可能在这里了。尽管我原来完全不相信特异功能领域里的事,现在我甚至连鬼魂都相信。”

有一次,珍妮对著名专栏女作家露丝・蒙哥马利预言说,她的一位朋友正遭遇婚姻方面的困境,将要试图自杀。

过了不久,珍妮试着给那位朋友打电话,但是得不到回音。于是珍妮打电话要了一辆救护车,要他们直接开到那位朋友的家里去。回答电话的医生说,那位女士吞了超量的安眠药,如果不是救护车去得快,把她送到医院里去,她肯定会死的。

米切尔先生度过一段假期后又回到詹姆斯・迪克逊代办处来工作。他看上去晒黑了,好象得到了很好的休息和放松。珍妮正要离开办公室,和他迎面碰上了,对他的外表夸了几句。他衷心的回答说:“我一生中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好的感觉。”

珍妮是去康涅狄格大道上的一家美容沙龙。一会儿以后,她便在一个吹风干燥机下面进入了放松状态。这时,在她半睁半闭的眼前出现了影象,其含义是如此的清楚而又紧迫。她把干燥机一把推到旁边,冲到顾客接待室的电话前,拨了她自己的办公室号码,并告诉店员乔治・米勒:“立刻照我说的办,不要浪费时间提问题。打电话叫一辆救护车来,把米切尔先生送到医院里去。他正在心脏病发作。”

乔治吓了一跳,转过身来以便能看到米切尔,但他发现米切尔正静静的在隔壁房间里的写字台上工作。是老板的太太疯疯癫癫啦?他耸了耸肩,回答说:“怎么啦?迪克逊女士,他是好好的呀。我从这儿能看到他……唉哟,我的天,他要死了!”就在那一瞬间,米切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米勒被吓呆了,软弱无力的把电话交给了帕特丽夏・克莱斯特,后者按照珍妮干净利落的指令,作了“为米切尔先生叫一辆救护车”的事。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但米切尔先生已经如此的濒临死亡,以至于在把他抬上担架之前,必须先给他戴上吸氧面罩。医生问米勒,在他叫救护车以前,他知道米切尔病了多久。那位浑身打抖的人回答说:“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迪克逊女士从美容沙龙打电话回来,说他要死了。”

米切尔在吸氧帐里躺了五天,医院里每天电话不断。珍妮关于他的心脏病的预告成了华盛顿各报的头版新闻,米切尔成了“本周新闻人物”。医生们报告说,当米切尔被送到医院来时,他的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如果他心脏衰竭的发现晚于珍妮的电话几分钟,他就再也活不过来了。

当米切尔最后能够与来访者谈话时,他谦卑的拉着珍妮的手承认道:“我想告诉你,我以前从未确认过,但此事发生后,我知道了,神是确实存在的。”

评注:这里的四个例子与上两篇中的九个例子是同一类的:都是无意中看到的意外死亡。但有一个重要区别是:那九例里的死亡都没能避免(虽然至少有三例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而这里的四例死亡都被避免了,其中有三例是由于预言家自己及时安排的抢救工作。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西方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