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著名女预言家看预言的真实性(十八):甲壳虫带来烦恼

李正


【正见网2005年04月25日】

甲壳虫乐队(the Beatles,又译作“披头士乐队”),20世纪50、60年代来自英国利物浦的一支由四个人组成的流行歌曲乐队,曾经风靡一时,对当时美国的青少年一代影响特别大,以至于英语中产生了“甲壳虫狂”(Beatlemania) 和“甲壳虫现象”(Beatle phenomenon) 等新词。

甲壳虫乐队,不但粉碎了无数个家中有青少年的美国家庭的宁静,而且他们还漫不经心的给珍妮・迪克逊女士带来一场空前的大混乱。

就象一般成年人一样,珍妮对所谓的甲壳虫现象只是略有所闻,也从来没有对这四个留着拖把式头发的年青人进行过特异的静坐(入定)观察。因而,下述的事件就使她特别的意外和震惊。

1964年3月,全美国各地的电视评论员们、报章杂志的作家们开始给珍妮打来长途电话,就一些报道的内容对她进行询问,那些报道说,她预言了在8月里,甲壳虫乐队的成员们要在一次飞机坠毁中身亡。

珍妮被这些问题搞糊涂了,只好回答说,她没有作过任何一种关于甲壳虫乐队的预言。几百个青少年,显然是被传说的她的预言吓坏了,也相继打来电话,其中许多人哭泣着乞求珍妮,想知道是否有什么办法可以保住甲壳虫乐队的命。紧接着,大袋大袋的邮件开始涌来,电话白日夜晚都在不停的响,使得珍妮简直不能睡觉。电话和信件的泛滥如此严重的影响了珍妮的日常生活,以至于她不得不向她的朋友专栏作家露斯・蒙哥马利寻求帮助。露丝建议说,珍妮可以静坐入定观察甲壳虫乐队,如果通过特异能力看到什么结果,她可以写一则报纸专栏文章,谈一谈珍妮对他们的真正的预言。珍妮果然作了。

1964年3月26日,露丝的专栏文章报道说,珍妮预见到,甲壳虫乐队会继续成功,虽然他们中的一位“不久将要不幸的离开乐队,并在后来感到后悔”。专栏文章还向甲壳虫乐队的歌迷们保证说,迪克逊女士预见到,四位歌手中没有任何一位会遭遇到飞机失事或其它类型的暴死。

结果,这篇专栏文章又导致大量的感谢信件纷纷涌来,感谢珍妮给他们的“好消息”,并且弗吉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几个“甲壳虫迷俱乐部”还深表感谢的把珍妮命名为他们的“年度最佳女士”。珍妮・迪克逊的办公室相对的平静下来了。

1964年8月底,来自伦敦、夏威夷和二十个大陆美国州的电话又把电话总机堵塞了。迪克逊女士是否真的预言了,四个甲壳虫中的三个会在9月3日或4日遭遇悲剧性的死亡?

有个自称是“甲壳虫”乔治・哈里森的姐姐、名叫露易丝・哈里森・考德威尔的女士从依利诺斯州的本顿打来电话,说她的弟弟很担心那个预言,不知道他们的乐队是否应该取消此行。

珍妮又一次尽可能耐心的向打来电话的人保证,她只看到所有四个甲壳虫都很健康。并且她总是要问他们,这个遥传是从哪里开始的?看起来没有人知道。所能看到的就只是伦敦每日邮报上的一英寸高的大标题和几种其它英文报纸报道的、据说是迪克逊女士的预言。

两天后,当时正在英国的美国助理国务卿的代理人李・沃尔什给珍妮通过空邮寄来了几张伦敦的报纸。上面所有文章都带着美国的新闻电讯的电头。由于一大群伦敦记者与甲壳虫乐队同行,我们只能设想:他们中的几位决定,除了青少年们的尖叫声所代表的反映外,还得用点什么来使他们的报道更活泼一些。

评注:

成为一个声名显赫的预言家,并不象许多人想象的只遇到愉快和舒服的事情:人们的崇拜和传扬,国内外重要人物客气的接见和登门拜访,国家某些特殊部门对相关信息的资讯与寻求,媒体时刻不离的追踪和报道,预言受益者的终身感激,等等。本篇所载的就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只有大预言家才会遇到的麻烦。而且,读过本篇以后,读者自己也可能想象得到,在珍妮的生活中势必还会有类似的事件发生。不错,这里所载的甲壳虫事件只是许多类似例子中的一个,我们以后还可能以专题的形式向读者作一些介绍。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西方预言

正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