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著名女预言家看预言的真实性(十五):意外看到的意外死亡(2)

李正


【正见网2005年04月10日】

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珍妮・迪克逊正在洛杉矶的维斯特摩尔美容沙龙做头发时,卡罗尔・朗巴德(Carole Lombard) 溜达着進来了。珍妮当然认得这位富有魅力的电影明星,何况她的丈夫又是大影星克拉克・嘎布尔(Clark Gable)。

一位发型设计师给她们互相介绍,珍妮很高兴的伸出手来与她握手。握手之间,她感到一种警告性的信息。她忘记了自我,大声惊叫道:“哎呀!朗巴德小姐,你在以后的六个星期之内决不要乘飞机到任何地方去!”

那位金发女郎微笑着回答说,她几乎是马上就要动身上路,去促進战时公债的销售。珍妮也在帮助战时公债的销售,知道卡罗尔的任务的重要性,但她还是警告卡罗尔说,在她的“危险”期间,她必须只乘汽车或者火车。

那位介绍她们相识的发型设计师后来告诉珍妮,她离开沙龙后,朗巴德小姐抛了一次硬币来决定她是否应该听信珍妮主动提供的劝告。她叫了正面,结果硬币落下来却是反面。几天后,这位大明星坐飞机去中西部,果然在飞机失事时身亡。

当设法解释她是怎样感觉到即将发生的惨剧时,珍妮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接触到她的手,就看到死亡的标志在她的上方,离地很高。我看到生命在她周围的地上,因此我就知道,如果她保持脚踏实地,她就能逃避危险。还有一个内在的声音说:‘六个星期’。这个声音经常到我这里来,我总是对它听而信之。”

珍妮二十一岁时与她丈夫詹姆斯・迪克逊结婚。度过蜜月后不久,她和她丈夫去纽约商业旅行。当他们走進他们的旅馆时,她感到一种奇怪的预兆。

“吉米”,她说道,一边抓住他的手臂来支撑自己,“我们家里会有一个不幸事件要发生。我可以打电话到加利福尼亚去吗?”

吉米拍了拍她抓住自己袖子的手,安慰的说:“不会的,亲爱的,那是因为你第一次离开家庭。你可能是想家。如果你要来点音乐提一提神,我带你到露秋(Luchow's) 去吃晚饭。”

由吉米的一位朋友作陪,他们到了那个有名的德国餐馆。但珍妮内心极度不安,根本没有动自己的饭菜。“一个死亡非常接近我”,她坚持说,“或许是我母亲,或许是我父亲。”

当他们三位回到旅馆时,一份电报正在等着她。珍妮的母亲去世了。当珍妮和她丈夫在不到一周前和她告别时,她看上去一切都很好。

珍妮的母亲去世两年后,珍妮的父亲平克特先生开始体重下降。医生们诊断说,他的病是喉癌。人们对他的康复并不抱什么希望。但这位习惯于城市生活的先生却一直继续过着合情合理的正常生活。

一天晚上,珍妮突然反常的从沉睡中惊醒过来。“我父亲正站在我床前”,她说,“就象他在我小时候经常作的那样。我能听到他的声音,清楚得就和我听到你的声音一样。他说,他来向我告别。他告诉我说,我必须继续走下去……有时我会显得非常孤独……我得艰苦工作……但是更平和的日子最终会摆在眼前。”

珍妮马上给加利福尼亚的家里打了个电话,悲哀的对她妹妹说:“那件事发生了,是吗?”“是的,珍妮”,她的妹妹满眼是泪的回答道:“我们二十分钟前给你发了一份电报。父亲去世了。”

在一个偶然的大使馆的聚会上,珍妮认识了具有贵族血统的基蒂。基蒂和前夫有两个漂亮的女儿。一个女儿结婚之前,珍妮告诉基蒂,她会离婚并再结婚,后来果然是那样。

基蒂永远忘不了那个早上珍妮为她的另一个女儿作的预言。珍妮警告她,立刻让她女儿南希搬出华盛顿。她那位具有赤褐色头发的漂亮女儿南希・罗吉尔斯刚刚回到首都,把她丈夫罗伯特・罗吉尔斯留在了华盛顿州西雅图附近的一片牧场上。他一直大量酗酒,夫妻间始终合不来,于是南希离开了他,现在自己住在一所公寓里面。

珍妮告诉基蒂,“除非南希立刻离开华盛顿,否则一场可怕的悲剧就会发生。”她说,“南希或者会自杀,或者会被谋杀。”

由于相信珍妮的预言能力,基蒂催促她女儿放弃那个新公寓住处,离开城里。但南希,完全沉浸在老朋友们的圈子里,反驳她母亲说,她已经“在以前对付过波布”,她还能再那样对付他。

三周以后,南希死了。后来她们获悉,罗吉尔斯追踪他已经疏远的妻子到了那栋珍妮要南希搬出的公寓。当他说服妻子重归于好的企图失败后,他打了她三枪,然后把枪口对准了自己。那是一桩又是谋杀、又是自杀的案子。


评注:

这里的四个例子与前一篇里的五个例子是完全同类的,只不过这里的两个例子中的死亡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但却因为预言对象不相信预言而没能避免,就象前一篇里那位女艺术家因为太相信消防大队长的一句话而没能避免自己的死亡一样。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西方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