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修炼如初的感觉

加拿大 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6月17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在国内99年以后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只有表妹同修偶尔给我送些材料。后来,在她的帮助下我可以上明慧网了。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与大法就靠这根细细的线牵着,明慧广播的每期节目我都要收听,这使我没被正法的形势落下,听同修的交流使我感到自己一直与国内国外的同修在一起。伴我度过独修的艰难过程。我学会了如何向内找,如何救人。一年多的海外环境修炼,让我感到幸福、激动。终于又能自由修炼了。我又找回了修炼如初的感觉。感谢师父没有放弃我。我要珍惜师父为我延续的时间。现对近一年的修炼与大家交流。

一、在RTC平台打电话,去人心

在RTC平台打电话已经一年了,我每天溶于集体救人的环境,由不会到会,由不敢到敢,由暴露执着到去执着,由平台讲到面对面讲,不断再进步。刚上平台第一天时我只是听同修拨打电话、学习。可是大部分世人一听三退,一听法轮功就挂断,某天晚上平台有同修只劝退一两人。当时我想一定是同修的劝退方式太直接,没能顺着常人的执着找到好的切入点,所以他们才不听,才不接受。于是我绞尽脑汁想了很多切入点写了一篇长篇大论的电话稿。第二天我在同修的陪同下试打了几个。可是我绕来绕去还没等说到真相就被挂断了。同修鼓励我,耐心的教我。虽然当时对同修的很多做法不理解,但是同修的热心使我愿意无条件配合,她让我重拨我就重拨,她让我送微信号我就反复拨打送。但当时有些做法是不符合我个人观念的,我认为反复拨打会打扰别人,会引起反感。可是即使我不理解,但是我坚信同修们已经打了很久了,一定有道理。后来坚持听同修拨打,自己也拨打。一段时间后我的观念转了,这时我觉得同修讲的也很好。

师父说,“讲真相不止从道理上说清。你们知道吗?常人和常人之间讲道理的时候,很多时候也不是真的从理上说清的,是他讲出那个东西打过去了,把对方的想法给压住了,对方才听了他的,才信了他说的。有很多人会看到这个东西。”(《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我悟到不要执着于稿件本身。自己的修炼状态和救人的慈悲心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很庆幸在我与同修观点不同时,放下了自我,无条件的配合。使我很快融入这个整体。RTC平台是个很好的修炼环境,我们与全世界的同修一起救人、一起学法、一起交流。我们在做项目的过程就是在修自己的过程。

刚上平台时,由于救人的心很纯,即使经验少,但众生听得时间很长,普通号码还能劝退。学法炼功都能跟上时,正念足时,慈悲心出来时,救人效果就好。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你要想救他,你就得自己是个修炼人,你讲出的话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见、执着,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能抑制住他当时思想中不好的那些个捣乱的东西,你才能把他救了,包括各种环境讲真相,是不是这样?”但随着时间一长,各种执着就上来了,欢喜心、显示心、怕心、想多睡会儿的安逸心、带着观念看别人等等都出来了。有了执着就有了干扰。不是网上不来,就是喇叭发不出声,再就是有噪音,众生挂断的也多了。还有我一旦发了愿,做不到,也会有干扰。例如我打算参与新年专案拨打,但睡过头了,第一次没上去,紧接着干扰就上来,国内的老人病了,孩子也消业,发高烧咳嗽。电脑也出问题。真是摔得头破血流。这事使我认识到救人的严肃性。也意识到不能随便发愿,之后不在意,做不到,不行。也更深刻体会到世人发的毒誓,有多可怕。

虽然我在当地,但是却一直没有参加当地的周二集体值班。因为我认为早上的时间段有世界各地的同修一起拨打,交流也很受益,而当地同修平时就很熟悉了,觉得收获不大。这就是为私为我的漏。我体悟到当地如果没形成整体,出了问题,其中就有我的问题。我调整了时间,由每天拨打一小时左右,变成周二、六、日全程参与。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整体环境。这样一调整,我早晨有了炼功学法时间,而且每次拨打时间长,越打越顺。我也发现在平台打电话对我之后面对面讲真相很有提高。

二、在工作中救人

我在家庭旅馆工作,能接触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我把这里当作景点。向客人介绍神韵。聊天时问客人来自哪个国家,告诉他们世界第一秀神韵在他们国家的演出时间。借助传单和神韵画册给他们详细介绍神韵与他们分享中国的传统文化。神韵的美吸引着客人,他们都表示有机会会去看。有关活摘话题,告诉客人,在中国正发生着一件大事,是星球上最邪恶的一件事,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赚黑心钱。让他们了解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功为什么在中国遭到迫害。告诉他们的目的是让他们了解真相,传播真相,帮助制止这种罪恶。

新年期间大陆来的游客很多。是讲真相劝三退的好机会。一般客人都比较关心我是怎么来海外的。这时我告诉他们我是因为信仰法轮功,遭迫害才来到这里。给他们讲海外大法的洪传,揭露中共的谎言。因为我的坦诚,他们一般都比较容易接受真相。有一家三口都做了三退。其中丈夫非常想看《转法轮》。我把书借给他,并告诉他退房时把书放在客房的抽屉里。第二天我取书时还收到了他们的小费,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收到中国人给小费。

一天这里来了一群中国留学生。我一边打扫房间一边与他们聊天。谈起学生课本中的刘思颖自焚。两个孩子化名退了队,一个说没入过,还有一个说在机场有人帮她退了。有ㄧ次,来自中国的一位阿姨。她的一位同学,也是炼法轮功的,她知道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效果。但是她不知道炼法轮功还要做一个好人。通过我的言行,她了解到修炼人的境界。我帮她做了三退。她在这里住了半个月,我们相处得像亲人一样。她看我非常辛苦,就决定不自己做饭到外面去吃,这样能少制造垃圾。我告诉她,其实这是我的工作,客人到这里花了钱,该享受的就应该享受。她心脏不好,离开旅馆时我提醒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是我让她进一步了解的法轮功。她知道该怎么做了。从她身上我看到了解真相的世人也在变。他们也在按真善忍做好人,这是大法的威力。短住的客人,我希望他们能了解大法真相并做三退。常住的客人,我希望他们能通过我的言行看到大法的美好。

一位大陆来的阿姨,戒备心很强。因为常住,老板让她和我学学,活忙时她可以帮忙,给她钱。她很愿意学。说将来与女儿团聚后,也找这活干。我很认真教她。我们聊了很多,可是一提三退和法轮功她就不接话,马上转移话题。我没急于劝她。有些人越劝越不信。一天她问我周六去哪了?我说去公园炼功了,四五十人参加。并告诉她我集体炼功后身体的感受以及国外信仰自由。给她讲美国每年两次盛大的法会。在当地我们每年夏天怎样参加当地的游行。她不做声,但从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的一丝惊讶,我看到了希望。我还跟阿姨讲到党文化如何害人;美国、加拿大入籍都得退党,不能隐瞒;党文化如何替代传统文化等等。有次午饭时间到了,我把自带的午餐分她一半。边吃边聊。我告诉她法轮功学员给人三退不是为了自己,是在救人。给她取名善学,因为她善于学习新知识。帮她退出团和队。她微笑着轻轻点了一下头。我怕这种不算数。第二天我又提醒她说退一次就好,试探她的态度。她说知道了。到此我才放心。而且我说学习技术不难。难在做人。因为即使有技术,为人不行照样找不到工作。跟她讲真善忍的做人原则,她认可。

三、在工作中修心性

我在两次工作的聘任时,都直接告诉老板我的信仰,第一次见面就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我们做事按真善忍原则做。让她们知道:修炼的事在我一生中最重要,大法有许多事我都会积极的、义务的参与。所以在日后的参加活动时她们都能理解,请假或串班就容易多了,而且她们也很佩服大法弟子的团结和对大法的无私奉献。平时在工作中我多付出,不怕脏,不怕累。不管是不是份内份外的事都做。对自己的要求高于老板对我的要求。我干活她们特别放心,不需要检查。所以老板都很认可大法。这两份工作工资虽不高,保障生活是可以的。

老板夫妇都很认同大法,知道是修炼,看了神韵,还让我教他们功法。但他们都误在法轮功哪都好就是搞政治,他们两人也不退党。我几次和他们交谈,也没能解开他们的心结。所以我给她的客人和朋友三退,她知道后很生气。两次跟我正式谈了这事。面对这事,我放下对工作的利益之心。堂堂正正的告诉她,我理解你国内有生意,你害怕,但没必要,这不是中国,加拿大是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我没做违法之事,我讲真相只代表我个人,你只是雇佣了我。而且有问题你也可以告诉他们,这是加拿大,你干涉不了别人的信仰自由。此外,客人有知情权,受法律保护,有自己的独立思维。我是在劝他们,我没强迫他们,我仅是给他们讲这个理,退不退是他们的自由。老板夫妇并没有因为这事对我有成见,反而客人都成了我的朋友,没影响生意。而且我心里知道就是师父安排有缘人来这里。后来,老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了。

这是我近一年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也是向师父交一份考卷。无论成绩如何,我们都要参加考试。这也是对自己修炼走过的路进行回顾总结,以便走好剩下的路。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