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选读:《帝范》审官第四

天使


【正见网2007年03月26日】

编者按:本网站发表了由李剑同修写的“《帝范》─盛世明君唐太宗的治国之道”系列文章,由于该同修被严重迫害致残,该系列不能继续。另有同修开始将原文译成白话文,但是不能完成“评析”部分。如有同修能协助完成“评析”部分,请将来稿寄正见编辑信箱(editor@zhengjian.org)。

审官第四

原文:

夫设官分职,所以阐化宣风。故明主之任人,如巧匠之制木,直者以为辕,曲者以为轮;长者以为栋梁,短者以为栱角。无曲直长短,各有所施。明主之任人,亦由是也。智者取其谋,愚者取其力;勇者取其威,怯者取其慎,无智、愚、勇、怯,兼而用之。故良匠无弃材,明主无弃士。不以一恶忘其善;勿以小瑕掩其功。割政分机,尽其所有。然则函牛之鼎,不可处以烹鸡;捕鼠之狸,不可使以搏兽;一钧之器,不能容以江汉之流;百石之车,不可满以斗筲之粟。何则大非小之量,轻非重之宜。

今人智有短长,能有巨细。或蕴百而尚少,或统一而为多。有轻才者,不可委以重任;有小力者,不可赖以成职。委任责成,不劳而化,此设官之当也。斯二者治乱之源。

立国制人,资股肱以合德;宣风道俗,俟明贤而寄心。列宿腾天,助阴光之夕照;百川决地,添溟渤之深源。海月之深朗,犹假物而为大。君人御下,统极理时,独运方寸之心,以括九区之内,不资众力何以成功?必须明职审贤,择材分禄。得其人则风行化洽,失其用则亏教伤人。故云则哲惟难,良可慎也!

译文:

一个国家设立百官,分封职守,是用来阐明德义,教化万民,宣扬德行风化的。所以圣明的君主任人选官,就好象能工巧匠制作木器一样,直的就用它做车辕,曲的就用它做车轮;长的就用它做栋梁,短的就用它做栱角。无论是曲的、直的、长的、短的,都能根据它的能力派上用场。圣明的君主任用人才,和能工巧匠选用木料同样的道理。如果是有智慧的人,就采用他的谋略;如果是比较愚笨的人,就使用他的蛮力;如果是勇敢的人,就使用他的威武;如果是胆小的人就使用他的谨慎;无论是聪明、愚笨、勇敢还是胆小的,都会全面考察来任用他。所以,对于一个良好的工匠来说,没有无用之材;对于一个圣明的君主来说,没有无用的人。对于一个人,不能因为他做了一件坏事,就忘掉他所做过的好事。也不能因为他有一点小的过错,就抹杀掉他的功绩。应该根据不同的政务,分设不同的职能部门来管理,尽量发挥他们所具有的能力。不过,能装下一头牛的大鼎,就不适合用来煮鸡;狸猫只能捕鼠,就不用它去与猛兽搏斗;只能放三十斤东西的容器,不能让它去容纳长江和汉水;能装一百石粮食的车,如果你只放几斗粟米,那么它就不能装满。这么说来,大的东西不能用小的标准来衡量,将轻的当成重的用,就会不适宜。

人与人的智慧各有所长,各有所短,能力有大有小。有的人包蕴很多事务还感觉少,有的人只承担一项事务却觉的很多。对于才能疏浅的人,不能让他担当重任。对于能力不大的人,不能把要求能力大的职务托付给他。 如果委任的官员都能够胜任,不用过分操劳就能把国家治理好。如果做到了,那说明设官分职,任用人员是比较妥当的。用人得当还是失当,这是国家大治或是动乱的根本原因。

治理国家和万民,要依靠忠良之臣共同的德行;宣播仁风,教化好的习俗,要寄托在明哲贤能的人的身上。众星布列在天空,增加了夜晚月照的光芒;百川流入大海,增添了大海的深广。大海那么深广,月亮那么明朗,仍然需要借助其它的东西来壮大自己。作为国君统治天下,总统三极,循理四时,单以自己的方寸之心,来料理整个天下的事务,如果不去借助众人的力量,怎么能够成功呢?所以必须明辨职位大小,审识贤俊可否,选择材能短长,分颁他们的爵位和俸禄。如果用人得当,就会仁风流行,教化得施;如果用人不得当,就会教化不行,有伤人伦。所以说知人善用这种智慧是很难的,要做好这一点可要慎重啊!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