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足迹(104)

章冬


【正见网2005年08月12日】

四海为家

秉姐,胖胖的秉姐。李玺初次见到她时,是在杨姐家,那时她正忙着写东西。写揭露邪恶的材料。间或的抬头和身旁的人说上一句。她说大法弟子要无条件的修自己,向内找,一定要修出洪大的慈悲心。

因为她说的比较零碎,而且心思没在谈话上,所以,没有给李玺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后来,还是在杨姐那里,那天是李玺和戚欣交流着,戚欣抱怨自己的领导如何如何。这时一旁的秉姐接过话来,还是嘱咐戚欣无条件的向内找。看看李玺和戚欣听着挺感兴趣的样子,她就敞开了话题,慢慢的谈到了自己怎么在魔窟中受到迫害,在承受迫害的时候,自己开始是如何的抱有争斗心,而犯人和管教都愈加的狠毒,后来,她深深的反思自己,挖到了自己有二十几颗心,把它们连根拔掉,特别是不够善的心。当她改变了自己的心态后,管教和犯人都变了,蹲小号的迫害立即结束了。当时,她带着慈悲心和狱长讲真象,打动了狱长,狱长让她把要说的话写下来,于是她提笔,写了一首长诗。

当时,她把这首诗念给李玺和戚欣听,李玺的眼圈红润了,泪水浸湿了眼角。默默的用手背擦泪,感到全身的释然。是啊,怎么就象秉姐说的那样,怎么不会修了哪?怎么就不知道找自己了哪?有多少时候就是看到对方的不对,而耿耿于怀。

都是自己在理,自己在理,自己究竟在理还是在法上啊!有多少时候,是自己虽然在理,而不在法上了,可是,却全然不知。最近修炼的很累,好长时间了,这种感觉,就是很吃力的感觉。其实是忘了修自己。

自从那次谈话,李玺就匆匆的去了河西,于是,把秉姐介绍给了黎姨。第二天,小晶就领着秉姐去了河西,一住就是十几天。连续开了十一场法会。过去一直走不出来的同修,这回也能走出来了。法会上,常常是大家痛哭流涕,伴随着心性的升华。后来李玺见到黎姨,她说,从此,她们那里配合的更好了,大家的整体意识强了,同修也更加精進了。老太太一劲说,“真好,真好。”

因为戚欣经常出差的关系,所以,还是李玺领着秉姐,坐老L单位的车到的延通。仅仅三五天,通过几场的法会,延通同修状态也马上变了。突出的表现是,大家配合意识上去了,彼此能够更加慈悲宽容了,走出来证实法的大法弟子更多了。

那天,李玺特意赶到延通参加法会,切实的感到了当地同修状态的变化。法会结束,他要请秉姐到饭店,点一个最可口的菜,改善一下伙食,她说啥没有同意。

她向李玺征求意见,看看自己在法会中谈的体会内容什么的可不可以。李玺直言不讳的说,对于宇宙的结构,还是少谈为好,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这方面谈多了,往往对学法不深的同修造成障碍。对于天目方面的内容,把自己看到的多讲一些未尝不可,这些能够增加大家修炼的信心,提高悟性。她一边吃烧饼,吃黄瓜,一边点头。

回头李玺问她,过去没有修炼的时候,是不是就是很爱联合人,很有人缘。她说是,里里外外都一片赞美声,到处都有一帮朋友。爱人送我外号叫“大傻子”。

秉姐是离异的,孩子已经上大学了。爱人由于受不了邪恶的迫害,和她离婚了。几年来,家里的积蓄都折腾光了,邪恶非法抄家、罚款,自己也没少把积蓄用在大法上。现在,她几乎是没有家了。李玺问到这些时,她爽快的说,“四海为家”。

大法弟子都是在修炼中,还有人心的。那天,她刚刚来延通时,见了自己孩子一面,明显的看出她对孩子的眷恋之情。一句“我这傻儿子”的背后,口气中包涵多少慈母的殷切关爱,和辛酸的期盼啊。

临走,李玺说我就不管你了,在这里开完法会,你看情况自己回去吧。她说,不用你操心,我自己一切都能处理好的。最后,李玺嘱咐她,频频的开法会,可别起什么心哪,她说,放心吧,这方面已经有了教训了,不会再出问题了。

那天,李玺请笑脸吃的饭,吃的糖饼和鱼香肉丝。离开延通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