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爷爷,您回来啦!”看中共狼奶的毒素

李静文


【正见网2005年05月08日】

几天前,国民党主席连战到母校西安后宰门小学访问时,6位六年级的小学生表演了一首诗朗诵:《爷爷,您回来啦!》,很多台湾人都被里面虚假肉麻的表演逗得爆笑不止,可我看了却只想哭。

下面是表演纪实:

报幕员(作微笑深情状):母校充满了岁月的回忆,母校洒满了儿时的欢乐 (忽然拔高声调)请聆听来自童心的问候,六人诗朗诵: 阳--光--- 校---园---童----年~~~
六名小朋友排队整齐上场,领队小男生轻声说:向右转(掌声响起,音乐响起)
(男童扯着嗓子喊): 爷爷 您回?啦!  
(全体撕心裂肺地喊):您终于~~回?啦~~~!!(全体表情夸张地咧着嘴,身体向前,手臂张开作拥抱太阳状) (掌声再次响起)
右2男女童:这里 曾经是您的母校 (右手向右伸)
左2男女童:这里 曾经有您的童年(左手向左伸)
中2女童:请聆听来在童心的问候(站上前 作西子捧心状)
全体:爷爷 您好!(全体向前鞠90度躬)
全体:石榴花开~~ 绿树青青~~
中2女童 :铜锣下的知识窗(两人对视颔首)
有2男女童 : 整洁的教舍
左2男女童 : 宽阔的草坪
全体: 我们沐浴在春天的百~花~园~(全体伸出双臂 敞开怀抱) 勤奋向上 文明健美 严谨博学 爱心奉献
全体 :晨光映染了我们的笑脸(全体从左往右缓缓转身)
全体 :晚霞衬托了我们的笑脸(全体从右往左缓缓转身)
女童:爷爷呀爷爷,母校已经变了模样 (用手表现发自内心的激动) 您的心海儿 是否溅起 波~浪~([email protected]
全体:多少个相思 放飞我期盼的信鸽 多少个凝望 隔海的亲人(全体向左倾,用手指着天,好像是台湾的方向)  要~回~乡~~
女童:多少个梦里 是我们团圆的好时光(两人一组,勾肩搭背作友好状)
全体:两岸的小朋友 手拉手ㄦ(彼此?起手,作天真活泼状) 把歌ㄦ唱 (发自内心地呼唤) 您回?拉! 您终于回?拉!
全体 : 爷爷啊您的母校欢迎您(再次伸出双手,作拥抱太阳状) 这片故土留恋您 留恋您
男童:爷爷您看那 (作示意连战状)
全体: 里头的幼苗在茁壮成长(全体作举起太阳状)
女童 :爷爷 您听那 (作侧耳倾听庄)
全体 :我们正在播种童年的理想(全体作(全体作迎接解放军状)
全体: 爷爷 谁能忘记自己的童年哪?(全体作语重心长状)
女童 :云彩记着你的身影
全体: 爷爷谁能忘记生命的摇篮哪?(全体作殷切盼望摊手状)
男童:母校的土地里留着你的足迹(用手往地下示意)
全体:(撕心裂肺地喊) 爷爷您回来啦!!! 您终于回来啦!!! 你的母校热情欢迎您!!! 祝您健康幸福快乐!!!!(全体小脑袋作小鸡啄米状)
男童: 敬礼 礼毕 向左转 齐步走 (语毕全场哄堂)

看完后我笑不出来,因为我知道,自己就曾是这群孩子中的一个。其实大家想想,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经历过类似的童年,无论从教科书到样板戏,还是从革命歌曲到革命舞蹈,我们一直被这些“假、大、空”的东西灌输着,我们天天喝的都是这样有毒的狼奶,无形中我们丧失了做人最根本的人性淳朴表现和普通人应有的真实情感,取而代之的是所谓高大全似的革命精神和所谓的无产阶级文艺标准。

这首诗朗诵让我想起了许多“革命诗人革命作家”的作品,比如说高尔基《勇敢的海燕》,还有那臭名昭著的样板戏。一次老朋友聚会,大家聊到样板戏时,友人说它们虽然太政治化,可相比之下还算好看的,于是很多自由人士,尽管他们坚决反对中共的一党专制,可闲暇时他们哼唱的可能还是样板戏中的片段。其实这无处不在的党文化流毒,才是我们目前最应该抛弃的。

记得夏衍写过一部著名话剧:《法西斯细菌》,说的是法西斯思想就象细菌一样侵入我们的灵魂并左右我们的行为。其实中共搞的那套党文化,也是货真价实的法西斯细菌,因为它跟法西斯一样,宣扬的是专制独裁,实施的是如何消灭人个体的独立思考能力,把人变成一个“听党的话”的工具。样板戏、诗朗诵、革命歌曲等无产阶级文艺作品,它们利用视听艺术效果,比直接念经讲经更具潜移默化的功效,其危害就如同细菌一样,贻害无穷。

前不久,著名作家马建在响应大纪元倡议的销毁中共党章党徽时,提出“罢读专制文学作品”,真是一针见血。专制文学作品中所散发的“假、大、空”毒素,所宣扬的超出人性本质的所谓共产邪恶主义“崇高境界”,其实都建立在谎言的沙丘上,对真实的人性来说,都是鸦片,都是洗脑用的王水。难怪在台湾自由环境生活的人笑话大陆同胞的变异。

不难想象,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这样文化环境中的中国人,他们不知道抗日是国民党的功劳,他们不知道今日的台湾相比如今的大陆发达几十倍,他们更不知道中共邀请连战此行的目地是转移国内危机下人民的视线。我想,后宰门小学的孩子们,真的就跟我们小时候一样相信:台湾人民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正亟待我们长大后去救他们呢!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明新见

文明新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