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雁儿落过得胜令

岁寒


【正见网2004年03月08日】

[双调] 雁儿落过得胜令

刘庭信

懒栽潘岳花,学种樊迟稼。
心闲梦寝安,志满忧愁大。
无福享荣华,有份受贫乏。
燕度春秋社,蜂喧早晚衙。
茶瓜,林下渔樵话。
桑麻,山中宰相家。

【作者简介】

刘庭信,原名廷玉,人称“黑刘五”(因他排行在五)。工于散曲,题材多为闺情、闺怨。所作散曲今存小令三十九首,套数七套。

【字句浅释】

双调:元曲宫调之一。雁儿落过得胜令:曲牌的名字。此曲为“带过曲”,由“雁儿落”(前四句)和“得胜令”(后八句)两只小令衔接起来组成。解题:这是一首咏怀言志的曲子。作者通过对具体、细微的事物的描写,展现了一片清幽的隐居生活环境,以及作者宁静的内心世界。潘岳:晋代河阳县的县令。他曾经命令全县遍种桃、李花,人称“河阳一县花”。樊迟:孔子的学生。他曾经向孔子请教种庄稼的事,被孔子骂为“小人”(《论语・子路篇》)。志满:志得意满。得到了追求的东西而感到得意。春秋社:古人在春日立春社祈祷丰年,在秋后立秋社酬土神,报答神功。衙:排列整齐成行的东西都可叫做“衙”。蜂房排列整齐有序,故称“蜂衙”。山中宰相:南朝陶弘景隐居茅山,梁武帝礼聘他为官,他不出来。梁武帝一有国家大事就派人去山里向他咨询,因此时人称他为“山中宰相”。

【全曲串讲】

我懒学潘岳去作官,还叫全县都栽花;我想学樊迟种庄稼,哪怕要被孔子骂。
心闲意适,睡觉作梦安安稳稳无惊怕;志得意满,自以为成就大反倒忧愁大。
我没有福气,享受那人间的富贵荣华;倒是有份儿,遭受生活中的困顿贫乏。
燕子一年一度,春社时来了秋社时去;蜂儿一早一晚,嗡嗡地叫着聚集蜂衙。
采茶种瓜,山林里和渔人樵夫常说的家常闲话。
养桑搓麻,把隐居的处所弄得象个山中宰相家。

【言外之意】

这首小令在写作上富于对仗。前四句《雁儿落》和后八句《得胜令》,都是严整有序、平仄协调、音调铿锵的工整对句,有效地括大了曲辞的表现力,体现出句式的对称美。

作者明确地表白了自己追求的是陶弘景式的隐居生活:既要隐居山林、退处田园,享受自然之美、闲适之乐,摆脱官场竞争的身苦、互使权谋的心苦,以及社会腐败现象的恶臭,而又不完全放开对于国事的关心,还希望时时能为国效力、为民造福。这是中国古代清高类型知识分子的理想生活道路,也是他们对于儒家信条“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折衷应用。

陶弘景“山中宰相”式的处境并非他的意愿,更非他的追求。他是一个道家的真隐者,从青少年时代就决心修炼、成道。后来受皇帝信任和委托,也不过是天命使然,自己顺应天命而已。儒家隐者把他的境遇当作理想来追求,那是因为还不明白或相信一切大事都有命定这一道理。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