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正法路” [1]

吉林省松原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21日】

一、得法

我今年六十八岁,一九九六年八月喜得大法,得法前身体有病,两条腿不好使,走路费劲上不了楼,发病的时候疼得腰都直不起来,到医院也检查不出来是什么毛病,我又是个过敏性体质,不能吃药不能打针,没办法只好另求门路学练气功,想通过练气功解决身体状况。可是练了好几门气功,身体也不见好转,那时心情郁闷,脾气暴躁,妻子和孩子也跟着受了不少委屈,真是苦不堪言。

后来经朋友介绍我开始学炼法轮功,我第一次捧起《转法轮》刚看到十页,就觉得一个灵体从我腿上出去了,从那天起我的腿不疼了!而且身体越来越好,折磨我多年的腿疼病,医院治不好,练气功练不好,看了几页《转法轮》就神奇般的好了!大法真是太神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放不下了,每天早早的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劲头那个足啊!好像生命里再也没有什么比学法炼功更重要的事了,想想那时真是精進啊!妻子看见我的变化也走進了大法修炼。

大法净化了我的身体,升华着我的思想,大法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生活中处处为别人着想,事事按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无论在哪儿都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从此家庭和睦了,同事相处融洽,每天沐浴在佛光普照中,真是快乐啊!

二、两次去省政府

九九年“七•二O”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利污蔑大法,污蔑师父,同修们商量应该去省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因为我们是大法修炼者,是大法的亲身实践者,是大法的真正受益者,我们是最有发言权、最有说服力的!于是就在“七•二O”那天,我地去了两辆大客车共计五十多人,到长春向省政府说明真相,我们来到省政府门前,大家井然有序的在道路两侧的人行道上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政府人员的接待。

七月的夏日骄阳似火,在人群中突然有人说“大家看天上,往太阳那看”,我顺着太阳看去,一个彩色的大法轮在那转呢,把整个太阳都遮挡住了,啊,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对弟子的呵护啊!大家都向天空合十,感谢师父的慈悲!同修们都增添了证实法的坚定意志。

大家坐了一天没有什么结果,晚上便返回家中。第二天我们又去了省政府,还来了许多外地同修,等待着了一天还是没人接待,晚上返回家中。

三、三次去北京

 “七•二O”后,失去了集体的修炼环境,我就一个人在家学法炼功。可是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师父却受到江泽民这个小人的污蔑和诽谤,身为大法弟子我怎么能在家坐得住呢?我跟妻子商量去北京证实法,为师父讨回公道,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来到北京,当晚在旅店住下,第二天我便走上天安门,刚到天安门迎面走来一个人问我:“法轮功好不好?”我说:“法轮功好啊!”话音刚落突然上来二个人把我抓住。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原来问我话的人是个便衣。这时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还没有证实法,我不能让他们抓走。”就这一念师父保护了我,就听其中一个警察说:“这个人好像不是炼法轮功的,把他放了吧。”就这样他们把我放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当天我返回了家。

回来后,我心里老在想,北京是去了,这“法轮大法好”也没喊出来,横幅也没打开,这也没达到标准啊,不行我还得去。于是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日,我第二次又去了北京,当晚在旅店住下,第二天我走上天安门,这一次我打开了事先准备好的条幅,高高举起,从生命的最微观发出强大的呼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二个便衣上来把我按住,强行把我塞進警车,劫持到前门派出所進行非法审讯、强行转化,我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十天后又把我转押到廊坊派出所進行迫害,在去廊坊的路上我心生一念:“我不能让他们带走,我的师父还在蒙受冤屈,我还要证实法,我得找机会走。”就这一念师父又给我演化了一个假象,我的嗓子突然憋的出不来气、脸憋的通红、说不出话来。警察怕出现生命危险、怕担责任就在廊坊汽车站把我放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救了弟子。

在廊坊汽车站我并没有回家,而是再次返回北京,在北京车站见到了许多外地同修,我和外地同修一起第三次走上天安门,我又一次打开了条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上来二个警察按住我的胳膊把我塞進警车,在派出所里我不转化,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绝食抗议,第十天把我放了出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顺利的返回家中。

四、遭受磨难

二零零二年,在“长春电视插播事件”后,邪恶大面积抓捕迫害大法弟子,我也被邪恶盯上了。在三月十日,警察上门,将我家中的大法条幅、师父讲法录音带和炼功带,并把我劫持到油田公安局非法审讯。第二天把我关進松原市善友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被多次审讯、电棍击打和强行坐板等非法迫害。十多天后,我被强行送到吉林省九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我被关進劳教所后,邪恶的警察恐吓诱骗我的儿子,说:“找人送点钱可以减刑、让你爹在里面少遭点罪。”儿子心疼父亲,就听信了警察的话,拿了一万元明白费给了警察,不但没减刑,还遭到了非人的折磨和残酷的迫害。

我被关進劳教所的第一天狱警就要转化我,让我写不炼功等“五书”,我不配合他们,不写“五书”。他们就要把我关進小号,我不去,这时上来两个包夹对我大打出手,一下把我的胫骨打折了,疼的我当场晕厥了过去,他们把我送回监舍;由于我不转化,没过几天又把我送進小号,在小号里给我“上吊扣”,就是用手铐把我的双手铐住,把手吊起来,让身体悬空来回悠荡,每次至少要二十多分钟,每次放下来我的双手都是紫黑色,致使我双手留有残疾,很长一段时间手端不了杯子、吃饭时手拿不住勺子。

在小号里狱警用木条戳我的肋骨,皮肤都被戳破了,流血化脓淌着黄水,衣服沾在伤口上脱不下来,一碰就撕心裂肺的疼痛难忍。后来听说,我在被关小号迫害期间,有一位大法弟子在送進劳教所的当天被活活打死了,由于出了人命,邪恶的对我的迫害才收敛了一些。劳教所规定转化一个炼法轮功的奖励六千元,这些狱警有利可图,所以在转化迫害大法弟子这件事上非常卖命,对我不断的换着法的進行折磨迫害和摧残,每天坐板十八个小时以上。坐的木板表面不是光滑的,而是带树皮的粗糙干裂木板,坐上不让动,两个包夹看着,我的屁股坐烂了,像针扎的一样疼。每当疼痛难忍的时候,师父的法就显现在我的脑中:“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洪吟》),我就能坦然的面对邪恶的各种迫害。人可以不吃饭,但不可以没有水,可邪恶就断你的水,让你渴了不敢喝水,有尿憋着不能尿,一天只能上三次厕所。晚上不让睡觉,说是十二点以后可以睡,但夜间还有值班警察、犯人包夹找我谈话、提审等骚扰,早上四点之前就得起床,每晚只能睡一个多小时的觉。由于长期骚扰不能睡觉、不让合眼,致使我的眼睛长期疼痛流泪,到现在还时常淌眼泪。白天强迫我超负荷劳动,在水田插秧,腿脚都泡肿了,累的腰直不起来。在邪恶强制洗脑、宣传播放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时,我不听不看,不配合邪恶,邪恶对我又延期迫害三个月。

在二零零四年,同修们悟到北京是邪恶的黑窝,应该到北京近距离发正念清除邪恶。我与同修在九月二十七日启程,去北京近距离集体发正念。在中途被油田公安局一伙警察绑架劫持送回到油田公安局政保科,在政保科被恶警王江毒打,我的头和脸被木板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木板折了才住手。当晚将我关進松原市善友看守所,入所前体检医生说我有严重心脏病看守所拒收,但是油田公安局又通过行政干预看守所才将我收下。十天后,邪恶又将我非法送進吉林省九台劳教所劳教三年。由于我不转化、不配合邪恶,劳教所那套邪恶的酷刑“关小号、坐板、吊扣”等又在我的肉体上重新演绎一遍,劳教所教导大队大队长(高科)把我的门牙打掉。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与折磨,使我的身体承受到了极限,精神压力接近崩溃,导致我的心跳紊乱,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

高墙只能关住我的身体,却关不住我的灵魂,我与大法同在。我心中有师父,吃苦也是甜的。在关押迫害期间,我与狱中同修互相勉励,一有工夫就背法,用强大的法去战胜、解体一切邪恶,在闯关中是大法给予我力量、给予我智慧,师父的教诲时常在耳边响起:“历尽万般苦 两脚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横空立巨佛 ” (《洪吟》-大觉)。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呵护着我。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是我被邪恶迫害三年期满的日子,六月十九日是农历五月初五,是民间传统的节日——端午节,我想要在那一天回去就好了,能给家里亲人们增添一份喜悦。动了这一念,慈悲的师父就满足了弟子的愿望,真的在农历五月初五那天回到了家,与家人团聚了,谢谢师父。

五、讲真相救人

我从劳教所出来时,身体极度虚弱,骨瘦如柴,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人瘦得鞋都穿不住,走路直往下掉。但在师父的加持下,与妻子同修一起多学法多炼功,勇猛精進,我身体恢复的很快,没过几个月就能出去讲真相救人了。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我牢记师父的教诲,与我们学法小组同修一起,上午讲真相救人,下午学法。十几年来,无论严寒酷暑几乎天天不拉,我还充分利用接送孙子上学、参加婚庆宴席等时间讲真相救人,三退人数大约在一万人以上,与精進的同修相比还有差距。

在讲真相救人过程中,也常有提高心性的事,有一次给一个人讲真相,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你不论干什么,你都应该明白真相、应该得救啊!”他说:“我是专门抓炼法轮功的。”我在救人、我做的是正事,我没有怕,我平和而又严厉的对他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抓他干啥?”那个人听我怎么一说,他掉头就走了,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还有一次给一个人讲真相,刚说几句他便亮出他的证件,原来他是便衣、是公安局的。我微笑着对他说:“警察也应该得救啊!”他示意我快走吧,这块还有别的便衣,我离开了此地,上别的地方讲去了。这种事例很多,有惊无险,都在师父的呵护下走了过来。有一天上午去早市讲真相,有讲过的看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我给他一个微笑点点头,今天有缘人真多,一会就讲退八十来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都是师父在做!

在师父慈悲的加持和呵护下风风雨雨的走到了今天,我知道离师父的要求还有很大距离,我一定要更加精進,多救人,做好师父要的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

叩拜师尊!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正念正行>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

大法真相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