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小说: 溶化冰山

珍惜

【正见网2018年05月23日】

艳秋从小天目隐隐约约的就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东西,但不知是怎么回事,问谁也不知其可。成年后,亲戚是市政搞科研的,一九九四年,经介绍艳秋参加了某气功班。听课时,看到在另外空间,台上是破席子、破袋子,都是破烂。艳秋以为是参加班没交钱?第二天,就交了钱,结果还是如此。

晚上,在亲戚家住下。次日早上,在路上,看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坐在石头上,背对着她大声喊道:“你咋还走差门了呢?”艳秋四周环视一下,一个人也没有,心想:他可能就是在说我。什么意思?是不是这个班不能参加?从此不再参加气功班。

不知怎么回事儿,艳秋天生还会治病,什么心脏手术、肝硬化、摘瘤子等等,她没有欢喜心,也不收一分钱,治了很多人。

有一天,无意中用天目看到自己的双手和胳膊都是黑色了,大惊!这不就是病吗?因看到别人有病时,病状是黑色的,以前看到自己身上全是白色的,纯白纯白的。天啊,这不就是病吗?我给别人治病,别人的病都转到我身上来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敢给人治病了。

后来修炼大法,听师父讲法录音讲到低层次修炼人开手给人治病病业会跑到自己身上这节时,泪水止不住的流。而中共却将师父这段讲法剪接歪曲成学法轮功不让去医院治病。

艳秋的修炼缘还是在一九九五年,这天,朋友到来,送来了李洪志师父在济南讲法,并说道:“这是高德大法,可好了。姐,你听吧。”艳秋听第一讲时,很吃惊,泪水就止不住的流。在听录音时,天目一下看到一位男士,穿着西服在面前。越听越爱听,越听越觉的这才是自己要找的,九讲听完后所有的困惑和迷茫没有了。

得法了,真是幸运啊。从那时起,按师父的法做,修正自己的道德。在看《转法轮》这本书时,发现以前看到的那位男士和书上的照片一模一样。这真是师父啊!非常激动。从此成位当地这片的义务辅导员,两个孩子也走上了修炼路,满脑子都是正念。

九九年“七二零”,大贪污犯卖国贼邪共恶首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大法的非法迫害,真是乌云压顶,透不过气来。市里的、公安局的、管理区的、派出所的、居委会的都来收书。

艳秋觉的应该依有关条例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从上北京那天起,无任何杂念,正气十足。

九九年十一月份,当地公安从北京将艳秋铐回,劫持到看守所。他们轮番用亲情逼迫“转化”。艳秋意志坚定对警察道:“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是世界上最正的,共产党不让百姓学真善忍,还定为x教,那学什么?什么是正的?”

警察们没理,把艳秋弄到单位粮管处关押。丈夫由于害怕,看艳秋不“转化”就打,将其眼睛、脸都打青了。这就是共产邪教破坏家庭的铁证,历次运动挑拨亲情关系的拿手损招,让家人整家人,运动过后造成多少难以弥补的心灵伤口。

在粮管处,艳秋给局长和所有看管人员讲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好功法,使无数危重病人身体健康,使无数人弃恶从善,是大贪污犯江泽民害怕好人多。看管人员明白真相后对艳秋都很客气。

有一天,粮管处的官楼上楼下的来回走动,嘴里还说:“要早知这样,我们都炼法轮功,还提前退休。”不几天,他们就让艳秋回家了,并把工资折送到其家。

艳秋家开食杂店,很多有缘人都来买东西。此店就成其讲真相的好场所。可是市里、管理区、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的都来骚扰,无论哪一波人到来,都给他们讲真相。

开始,丈夫因怕当面踢打。艳秋毫不畏惧,依然慈悲的讲真相。后来丈夫见夫人既正义讲的又有道理,从此无论谁来,他都配合着讲真相。

市长到其家来,与艳秋握手,笑着道:“你再别炼了。”艳秋也笑着道:“我要好好炼,好好修,做好人。好人多了国家才能富强。”

市长上车时挥着手再见,公安局的有一位最后走,伸出手向艳秋握手,向其微笑。粮食局局长走出大门外,又跑回到她面前道:“我记住真善忍了。”有趣的是,居委会主任还把五好家庭的牌子挂在其店里。看到世人明白真相的那颗心,艳秋非常的欣慰。

这修炼真好啊,冰山都能溶化啊。

其儿子小涛处了一个女朋友,处的也很好,家里都很满意。有天她突然道:“你家都是炼法轮功的,很危险,将来能否连累到我们,若不炼了,咱就结婚。”小涛没有正面回答,望着天边的晚霞叹道:“中国人已经不懂的什么叫舍生取义了,就是道德胜过生命啊!为了真善良忍……曾经舍命进京……为个女人让我们放弃……呵呵,再见了!”

许多听信中共谎言的人没回味出一个道理,法轮功与中共谁给你造成的恐怖啊?许多人都说怕的是中共而不是法轮功,那不正说明中共才是邪恶的嘛!

二零零三年,小涛又处个女朋友,首先表明自己家庭是修大法的,邪党来抄家的事,也都告诉了她,女孩不反对修炼大法。就这样,他们结婚了。

不长时间,家人发现她的江湖绝技是——能骂人!张嘴就是飞刀。在店里干活时,她一开骂,艳秋就進里屋。不骂时,再出来。什么时候都不和她吵。在儿媳心情好时给她讲明慧网上传统道德故事,配合大法来教化她。她道德改变很多。

二零零五年,艳秋去另一个城市的女儿家住。每年回儿子家一趟两趟。有时儿媳打电话,连骂带唠叨,说儿子怎么怎么的。等她说完之后。艳秋道:“你把电话给他。”就跟儿子说:“你是男子汉大丈夫,样样都得做好。她是你妻子,你要对她好。”其实艳秋很放心儿子的品德,多是儿媳无理取闹。

有一次,艳秋回儿子家,看到儿媳在蒸馒头,她一看到艳秋,就又开始连叨带骂,艳秋平和的看着她。她骂了一会,回头一看,见艳秋还是平和的看着她。她回头又揉馒头。没那么气愤了,还是骂,等她再回头看艳秋时,艳秋还是乐呵呵的看着她,她就愣住了,颇觉不好意思,不吱声了。

艳秋柔声道:“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尽管向妈说,你是我的孩子嘛!当然得向我抱怨了!”她歪头想想又说了一件不开心事道:“涛老把便宜事让给别人,简直让傻子摸了。”艳秋道:“还有没有了?”她想想道:“没有了”。艳秋道:“真的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唉!妈不放心你,怕你受委屈,所以回来看看你,你表达完了,顺气了,我得回去了。”

儿媳道:“那你走吧。”望着婆婆远去的背影,温和的声音依然回荡在耳边,她很是后悔的表情:我为什么这么对待她,人家笑脸面对我这冷屁股图个什么?

别人问起时,艳秋总是赞扬儿媳的好处:很节俭,是个过日子的好手,还会给儿子辅导功课,孩子在班级名列前茅。艳秋心中无恨,其心中都是别人的优点而不是缺点。

等到下回艳秋再来看她时,她乐呵呵的道:“妈呀,吃没吃饭呢?我给你煮点饺子,再不煮点元宵?”艳秋道:“我还不饿,孩子别麻烦你了!”儿媳道:“妈,你再回来,别在外家住了,回咱自家住吧。”艳秋道:“好!好孩子!好孩子!”

从此以后她再没骂过。

以前去其家,别说问吃啥,妈都不叫一声。现在她的娘家一家人都做了三退,她和其母也都参与向二高起诉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

这修炼真好啊,冰山都能溶化啊!

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