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中冲过一次次难关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12月06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71岁,53岁得法至今已修炼18年。这些年中师父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帮我洗净。我只有国小学历,不太会交流,但是得法这么多年,很多的关难是靠着坚定的修炼意志及对师父的信走过来的,今天想跟大家分享这些修炼过程。

一、得法

未得法前日子很苦,从小就有四种病跟着:头痛、气喘、鼻子过敏、荨麻疹。记得二十七岁时,怀着身孕,背上还背着一个幼儿,还要提水浇菜,喘的我非常难受。做月子时受寒又增加寒冷病,一吹到风就一直抖抖抖,衣服一件一件的加,睡觉时虽盖着被还要穿很多衣服,等身体暖和了再一件一件的脱,这种日子一直到五十三岁才结束。那年丈夫病故,我失魂落魄,像得了失忆症一样,魂不附体,常不知道自己在干啥?常常忘了自己在煮东西人就跑出去了,二个月内烧坏了五个锅,因此姑姑介绍我炼法轮功。

二、师父帮我拿掉病业

修炼后失去的记忆一件一件的回来,小时候跟着的病业也被师父一个个的拿掉,以前头痛会痛到吐。修炼后有天又犯头痛,但我相信师父,告诉自己我是炼功人,我不是来痛的,不要来干扰我,痛了三天,就全好了。有天半夜突然喘的很厉害,起来学法半小时,不喘后才睡,也是一连三天,业力就过去了。还有,得法之初,每次要去学法点时,本来好好的就莫名的鼻子过敏,不理它,过不久也不知不觉的好了。

有次扁桃腺在痛,我就想修炼人没病,是扁桃腺在痛,没看医生,就好了。又有一天煮菜时突然肚子绞痛,请家人接手后去上厕所,痛昏了过去,一下又痛醒,痛昏、痛醒不知经过多少回合,后来感觉好一些了,发现全身及头发像掉到水里一样全身湿答答的,洗个澡,发现全好了,这种神奇的事很多。另有一天突发荨麻疹,全身起包,全身变样,脸也变形,痒的全身受不了,就用剪刀头抓痒,小孙女怕我抓到流血,哭着请我去看医生。

前二天向外找,用人的方法,分别问了二位同修,第一位建议我擦芦荟,结果很痛,赶快擦掉。第二天第二位同修建议擦盐巴,结果也是痛到不行,马上用水冲掉。第三天意识到自己错了,在向外求、向外找,应该要多学法,信师信法。当晚学了二讲后,跟师父讲我二天没睡很困,很想睡,结果睡不到一小时起来后,感到全身很舒服,这时发现变歪的脸好了,全身的包没有了,我激动的哭了。小孙女说:“你那个很痒的病没看医生就好了哦?”我回答:“对啊,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啊,你也来跟阿嬤炼啊!”谢谢师父,感谢师尊给我的一切!

三、修炼中的考验

师父说:“象树的年轮一样每一层都有病业,那么就得从最中心给你清理身体,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来人会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险。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两个,这样人能过的去,在难受的过程中又还了业,但这也只是我给你消业以后所留给你自己承受的一点而已。”(《精進要旨》〈病业〉)

我是做清洁工作的,刚修炼二个月时,因开铁门时不小心受伤流血,因赶上班忘了受伤这件事,伤口仍然碰脏水做着清洁的工作。第二天晚上发现找不到伤口,居然痊愈了,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以前我在有敷药的情况下仍需一星期才会好,这次经历让我对师父的信念建立了基础。另一次在帮客人清洗饮水机时,没注意里面还有一大罐的滚开水,往下倒时淋到手腕及脚,简单泡一下冷水又继续工作。回家后才发现手背变黑,脚趾的皮掉了,都烂烂的,因第二天一大早四点还要搭车赶去台北参加审大魔头的活动,忽然有一个念头,这样能走吗?后来一念不去想它,用卫生纸擦干脚趾,穿上袜子就去睡觉。第二天参加一整天活动后回到家,发现脚趾都好了。

一次次的信师信法,一次次的过关。有次骑车因为在斑马线紧急刹车导致车子滑行几公尺,摔倒在地,被路人扶起并要帮我叫救护车,被我拒绝。其实那时我的手掌皮都掉了,砂子连着肉,路人说这样你还上工啊,我说没事,坚持上工,到了工作地点用水将血肉中砂子冲掉后用卫生纸垫着,继续工作。回家后大部分伤口都好了。第三天去打腰鼓,听到有位同修说他膝盖受伤看了医生二个月都没好,我跑去给他看前二天受伤的伤口,大部分都好了,只剩手有点肿,并交流说信师信法就不会二个月都没好。

二零零九年一月份,在工作时不小心从十二尺高掉下来,被人送到医院,第一家医院不敢接,要求送往大医院,我那时是手断、脚断、髋骨碎裂、有一支骨头露在外面,非常痛,而大医院的医生说无法马上开刀,要等到明天才能开。虽然很痛也只好忍着。我跟师父说,请师父帮我开刀,因为很严重。开刀的过程中,女儿非常紧张,当医师叫到家属时,她吓到腿都抬不起来,像有千金重,以为有不好的消息呢!后来医生说,本来伤势很严重,必须分二次开刀,因为你妈妈的身体状况很好,我们想继续开,但要取得家属同意。因为修大法,所以身体状况好,这也在某一方面证实法。

在医院住了十一天回到家,瘫在床上一个半月。我想不能这样下去呀!我请儿子拿电话跟纸笔来,因为无法坐,无法下床,我就趴在床上接RTC打三退电话,其余时间听师父讲法。师父给我一颗坚定的心,我告诉自己要起来,要练习。因右脚无法用力,起先走路靠左手左脚,用右脚趾沾地,慢慢加力,再加大面积用力,右脚趾能踩地了,就练右脚掌踩地,可以站起来了,这时也可以坐起来了,我可以坐着学法了。然后儿子借来拐杖我开始学走路了,而且我还去看了三月十七日在台中演的神韵。

可以去看神韵,我想也可以去炼功,就这样,我出去炼功点炼功,虽还不能坐地上,我克服万难,练习从高往低坐。虽不良于行,遇到新竹大游行,我也拿着拐杖跟着走完全程。师父保护我,如果没有师父,就没有命了,我这辈子就完了;师父保护我,我要更加听师父的话,并用功学法,更加勇猛精進。

四、在修炼中去利去情的执着

二零零八年媳妇和儿子因为已有四个小孩,商讨要把刚受孕的胎儿拿掉,我一听到,就说那是杀人呐,不行啦!儿子回:“不拿掉,那你要负责。”我没回答,第二天脑中一直出现我不能见死不救!我不能见死不救!后来找到儿子,告诉他:“我愿意帮忙负责媬姆等费用到小孩读幼稚园。”才把小孩留下来。儿子跟我说:“这小孩是你救的,你要教她学法炼功,我都没意见。”

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三年前,儿子跟孙子讲,你阿嬤财产不给我。后来又对我讲以后你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通知你的任何亲戚朋友。当时没反应,第二天和媳妇说:“现在家里的开销还是我在支付哩!儿子却这样说。”眼泪说着说着就掉下来,没过关。和媳妇讲完后去学法点学法,在学法点发现喉咙热热咸咸的,意识到那是眼泪,没有流出来,却往喉咙流。我告诉师父,我不要,我不要,眼泪就停了。我才意识到古人讲的眼泪往肚子吞,好像是一句形容词,其实那是一种状态。眼泪真的没有从眼睛流出来,往喉咙里流,我亲身体验到了!

后来听同修交流我们是要跟师父回家,意识到对儿子讲的那段话“以后你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通知你的任何亲戚朋友。”我生气、在意,不但情没放,不也是在承认旧势力对我肉体欲加的迫害吗?以后遇到类似情况,我应该及时否定的。

五、天天要救人

在学法中体会到救人的重要,我常去香港,去阿里山讲真相,没出远门时就去当地学法点上营救平台打电话。香港一去就一个月、二个月不等。以前住在半山,每天只吃二餐,每天很忙很充实。有次去香港讲真相,连续闪了三次腰,都是靠炼功走过来的。有时派报时站不住,就靠着墙壁,我会告诉自己,我不是来玩的,我是要来救度众生的,众生一定要救的,再苦我也要撑过去的。

记的有一次去香港参加游行,脚膝盖不听话,痛的没力。将要昏倒的时候,我心里想,我不能倒下来,我心里急,想赶快喊师父,请师父加持,喊了二次,后来真的膝盖不痛了,就继续走完全程。

在打营救电话时常挨骂,我常跟那些众生讲:“不要生气啦,生气会生病!”也有的会说:“我们都知道,你们辛苦了!”有的六一零人员听了真相,听了六一零都在遭恶报的案例,会回:“嗯。”还有回:“不干了,要换工作了。”其中也有三退的。回想二零零五年去曼哈顿讲真相期间遇到天昏地暗寒风起,我念头一动,师父是来正法的,我是来助师正法的。结果,没多久天就放晴了,念头很重要。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曼哈顿讲真相过去了不再来,师父现在还给我们去香港讲真相救人的机会,大家要把握!

最后以师父《洪吟》〈苦其心志〉与大家共勉之!

苦其心志
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以上是个人的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七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