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集贤宾・退隐(二)

之二:逍遥乐、金菊香
岁寒


【正见网2006年01月15日】

[商调] 集贤宾・退隐 (之二:逍遥乐、金菊香)
王实甫


第二支曲[逍遥乐]:

江梅并瘦,
槛竹同清,
岩松共久。
身外何求?
笑时人鹤背扬州!
明月清风老致优,
对绿水青山依旧:
曲肱北牖,
舒啸东皋,
放眼西楼。

第三支曲[金菊香]:

想着那红尘黄阁昔年羞,
到如今白发青衫此地游。
乐桑榆酬诗共酒,
酒侣诗俦,
诗潦倒酒风流。

【作者简介】

王实甫,一说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所作杂剧据知有十四种,但现存只有两三种。散曲今存的只有小令一首、套曲三套(其中一套不全)。

【字句浅释】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将分五次向读者介绍。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瘦:这里指梅花挺拔而有风韵的形象。久:这里指松树刚强不衰的形象。槛:窗户下或者长廊旁的栏杆。鹤背:即骑鹤,隐喻飞升成仙。但这里说“鹤背扬州”则是骑鹤到扬州去,是当时的“时人”对骑鹤的庸俗化理解。致:极。肱:小臂。曲肱:弯曲手臂当枕头。牖:窗户。舒啸:长啸以舒展胸怀。皋:水边高地。黄阁:古代的宰相官署。青衫:这里指平民服装,因为作者已经休官了。桑榆:此处比喻人的垂老之年。俦:伴侣。潦倒:落拓不羁,不自约束。风流:此处指有文才而不拘礼法。

【全曲串讲】


第二支曲[逍遥乐]:
我希望自己象
江边梅花一样风雅;
槛旁翠竹一样高洁;
岩上青松一样长久。
除此身外还有何求?
可笑当世人还要骑着仙鹤上扬州!
老来归隐面对着绿水青山的美景,
其间的明月清风还象过去的时候。
我愿仿效以往的隐者:
或者高卧北窗清风怀抱;
或者登上东皋舒胸长啸;
或者倚傍西楼放眼远眺。

第三支曲[金菊香]:
回忆起过去在红尘中,与高官交往的事真可羞。
到如今我已满头白发,穿着青衫又到此地重游。
很高兴在暮年与人诗酒互相唱酬,
交了一些诗酒朋友,
吟粗放散漫的诗,喝放荡不羁的酒。

【言外之意】

在第二支曲中,作者自叙高洁情怀。他以“岁寒三友”松、竹、梅作为自己身心修养的目标:在外观上要有寒梅一样的风度和雅韵;在内心里要象翠竹一样的高洁而有气节;在身骨上要象苍松一样强健而长寿。作为隐者,他在言行上则极力要仿效先驱陶渊明:学他北窗高卧、清风入怀,自觉恍如羲皇上人;“登东皋以舒啸”,随心所欲的呼吐怀抱;或者靠着高楼上的栏杆,极目西望远方的美景。

第三支曲中,作者则通过今昔对比,充分表达了自己退隐后无官一身轻、散漫放浪于诗酒之中的无限乐趣:没有官场礼仪的桎梏了,穿的是平民百姓的青衫。做官时喝酒吟诗都是不可多得的奢侈,现在可以任意的享受了。人以类聚,现在环境变了,打交道的又是一些隐士类型的人了,不亦乐乎!

但是,我们注意到,第二支曲中作者身心修养的目标岁寒三友,都是在与环境的抗争中自强自立的典型,都有倔强不屈的性格。这里似乎隐然有其不言之意:对当时社会环境的不满与抗争。这种感觉在第三支曲中似乎又有所印证:作者曾经在与高层官僚的交道中有过使自己终身难忘的羞耻或羞辱,虽然因为作者传记材料奇缺而不知其具体细节,但作者总之是把它作为耻辱而刻入记忆中的,这个耻辱甚或就是作者萌生退隐之心的一个强大推动力。

人在回首往事时,往往因为以前的“错误”导致了挫折、失败、屈辱而痛苦和悔恨。其实,人生的每一个挫折、失败、屈辱都是加深自己思考、反省和觉悟的必要条件,也都是为自己作出人生的重大决策而铺平道路的。一帆风顺的人生往往是肤浅的、淡味的;而磨难重重的人生才能造就人才、伟人和觉者。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