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殿前欢・懒云窝

岁寒


【正见网2004年03月29日】

[双调] 殿前欢・懒云窝

阿里西瑛


懒云窝,醒时诗酒醉时歌。
瑶琴不理抛书卧,尽自磨陀。
想人生待则么?富贵比花开落,日月似撺梭过。
呵呵笑我,我笑呵呵。

【作者简介】

阿里西瑛,回族人,是阿里耀卿学士的儿子。他把自己在苏州的寓所称为“懒云窝”并作[殿前欢]小令组曲以自述,当时著名散曲家贯云石、乔吉、卫立中、吴西逸都写了和作。

【字句浅释】

双调:元曲宫调之一。殿前欢:曲牌的名字,相当于宋词中的词牌。懒云窝:这首曲的题目。解题:这是作者很著名的[殿前欢]小令组曲(三首)中的第二首。原组曲题目下有一行小注:“西瑛有居号懒云窝,以殿前欢调歌此以自述。”瑶琴:镶着玉石的琴。磨陀:消磨岁月,逍遥自在,是元人口语。待:要,打算。则么:怎么,是元人口语。撺:抛掷。撺梭,义同“穿梭”或“抛梭”。呵呵:描绘笑声的形声词。

【全曲串讲】

我住的是懒云窝。
清醒时吟诗饮酒,酒醉时低唱高歌。
瑶琴不弹书也懒看,只管高枕而卧。
逍遥自在把岁月消磨。
细想起来,人生能指望怎么过?
富贵与贫贱,好比花开与花落。
日月的往返,快似那穿梭飞过。
世人在呵呵地,笑我。
我也回他一笑,呵呵。

【言外之意】

文人为自己居处取名,总爱用雅洁字眼,比如什么“堂”、什么“斋”、什么“室”、什么“庵”等。作者偏要蹲“窝”。天上云彩向来以逍遥自在、舒卷自由而著称,作者还嫌不够,要在前面加个“懒”字。这就使“懒云窝”三字不但字义新颖,意象也新鲜活泼起来。醒了醉、醉了醒、抛书卧,作者未必就真的是天天这样懒散,否则哪里来才华写出这样好的散曲?把自己写得这样疏懒,意在表现作者放纵不羁的性格、对精神自由的追求、视富贵如浮云的高尚情操。

世人笑我,是笑我懒散颓唐;我笑世人,荣华富贵不能忘。而富贵与贫贱,无非花开花落、朝不保夕,且日月穿梭、时光飞逝,到头来,谁笑在最后面呢?呵呵两句结尾,于洒脱、俏皮的用语中,表现出作者对世俗的蔑视。

在元代知识份子中,老庄思想成为一代人的共同心理。儒家积极入世的思想被遁世情怀所代替,以至归隐和入道成为元代散曲的普遍情调。元代政治黑暗固然是其外在的环境因素,但中国文化中激浊扬清、洁身自好,以及对隐居、修炼的深刻内涵的认同和接受则是内在的、根本的原因。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