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殿前欢

岁寒


【正见网2004年04月05日】

[双调] 殿前欢・和阿里西瑛《殿前欢・懒云窝》

乔吉


懒云窝,静看松影挂长萝。
半间僧舍平分破,尘虑消磨。
听不厌隐士歌,梦不喜高轩过,聘不起东山卧。
疏慵在我,奔竞从他。


【作者简介】

乔吉(公元?-1345) 又名乔吉甫,字梦符,号笙鹤翁、惺惺道人。明清人大多把他和张可久并称为“元散曲两大家”。他对戏曲理论和创作都有一定影响。其散曲风格清丽,现存散曲集和杂剧各三种。

【字句浅释】

双调:元曲宫调之一。殿前欢:曲牌的名字。和阿里西瑛《殿前欢・懒云窝》:这首曲的题目,“和”字表示这是一首“和作”,就是针对别人的原作而写给原作者的。解题:这首和作表达了作者对功名富贵极端淡泊的崇高思想境界和希求闲适、自由的处世态度。懒云窝:原作者阿里西瑛把自己在苏州的寓所称为“懒云窝”。萝:通常指藤蔓类植物。僧舍:指作者居室简陋,就象僧人住处一样。尘虑:尘世间的烦恼,即俗念。消磨:消耗,磨灭。 隐士歌:隐士们唱的表示超尘脱俗的歌。梦不喜:完全不想,完全无意。高轩过:李贺因《高轩过》一诗得韩愈等人赏识,这里就指被人赏识。聘不起:聘而不起,聘我作官我也始终不出来。东山卧:晋人谢安隐居东山不出来作官,“东山卧”就成了隐居的代名词。疏慵:疏懒,懒散。奔竞:奔走竞争,多指对名利的追求。

【全曲串讲】

我家也像懒云窝。
闲静中好观赏,松影里高挂的藤萝。
平分一屋,半间僧舍似的房中住着。
世间烦恼渐渐被消磨。
听不厌隐士唱,超尘脱俗之歌。
被人赏识的事,梦中也没想过。
聘我也不作官,一旦向东山卧。
懒散无拘束的是我,
任旁人去争夺奔波。

【言外之意】

阿里西瑛的原作强调一个“懒”字,希望闲适自在、乐呵呵地过日子。对世间烦恼采取的是“眼不见,心不烦”的回避政策;作者的和作则表白了自己对功名利禄的淡泊情怀,并且在僧人一样的生活中渐渐磨去尘世中的俗念和烦恼,是一个改变自己直到不染俗尘的积极方法。喜听隐士歌、不希望被人赏识、坚守不仕的原则,都是坚定修心,坚信自己选定的人生归宿的表现。

以作者超凡的才能和在知识分子中的影响,要求一官半职,有何难哉!而他却看透了世俗的奔竞,铁心隐居,虽然有着当时社会因素的影响,但对于心无出尘之念的人,又岂能轻易做到呢?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