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法后的奇迹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20年08月08日】

从1994年到现在,我已经在大法修炼的道路上走过了27年的修炼历程。回首往事感慨万千体悟良多。然而对我来说最根本的体悟还是对大法的坚信,也正是由于对大法的坚信,我才能走到今天,也正因为对法的坚信,在我的身上也屡屡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一、师父救我出魔窑

在邪恶公开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后,有一次我也被当地的公安构陷,将我当成全市第一“要犯”进行迫害,当时全国的外部环境是黑云压城,全国邪党的新闻联播经党播报对法轮大法弟子进行严重迫害的新闻,给人的感觉是只要是谁被中共当成了这场迫害运动中的重点迫害名单,那是谁也逃不了的。我们的家人动用了市局公安局长、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的各种关系想把我从邪恶的魔窟中救出来,但是这些人本是办起常人中的一些事情还是能说上话的,但是唯独这件事情那是谁一听都是无能为力,家里人动用了一切关系之后没有任何效果,也就只能对我做最坏的打算。当然,当时被关在看守所里的我是不知道外部这些情况的,我当时的头脑中没有这些概念,由于我对大法的坚信,所以我做了二件事情,一是放下自己的根本执著。因为我当时正是年青有为风华正茂的年龄,而且在常人看来已经功成名就,所以作为我来说最大的执著是对我的人生功名利禄的出人头地的追求,我当时给自己的信念就是为了坚信大法我宁愿舍弃我的荣华富贵,请师父看一看我的内心吧!当然这个念头在现在来看有认可邪恶迫害的局限,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中做到我当时的认识他是符合那一层次法的标准的。第二件事,我就是求师父。我悟到师父讲法中讲的“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以及举了一个博士生为了不杀生,宁可博士学位不要的例子的那段法理。那么当我真的放下我的根本执著时,在法理上讲邪恶就不应再对我进行迫害,而是应将我放出牢笼。于是我正式请求师父救我走出魔窟。就在我悟到此事的第二天,我在看守所里的整个棉被、棉衣、棉褥全部湿透,并在身体上表现出严重的病症,于是邪恶主动将我放出来,我对法的坚信成功使我闯出了魔窟。

二、师父让我母亲起死回生

我年少得志,自学了三个大学,并成功进入国家重要机关,且担任重要工作,在我们地区政界年青干部中应该说是知明度很高的青年才俊。工作中多次获得系统内第一名,七次获得各表彰与荣誉,因此我不仅是别人羡慕的对象,更是我母亲的骄傲,她常说是我们的祖坟冒了青烟,我修炼大法后,我的母亲也得了法。

在和平修炼时期,我母亲也沉浸在得法修炼的幸福与喜悦中。然而,中共的迫害开始后,我因为修炼受到了邪恶的严重迫害,不仅丢了官失去大好前程,还进了监狱,失去了工作,并邪恶迫害的差点失去生命。这一连串的打击对于善良但有些懦弱的母亲来说真是有些受不了,甚至比她自己受到打击的痛苦还要大,但是面对中共的强大与邪恶,母亲无能为力,她只能劝我放弃修炼,保住自己才能放心。尤其是后来中共内部六部委出台了一个所谓的文件,内容就是转化的是可以恢复工作的,这件事被母亲知道了,她一心想让我妥协后回去上班。但是都被我拒绝了。

正在母亲为难之际,她的救命稻草来了,我的舅舅从远方来看望母亲,舅舅是一个大型国企业的主要领导干部,在我们家庭中可谓是德高望众,听说我出事了也是来解决我的问题。母亲希望让我的舅舅劝我放弃修炼,而我想法却是想借机给家族中讲一下真相,因为家族中对我的误解太深,一直没机会讲真相。于是我向舅舅提出要先让我讲一讲,然后再听听舅舅的意见,舅舅开明的同意了。于是我就想讲真相,哪知我刚一开口,我的母亲好象突然间疯了一样的大声冲着我说:“你舅舅的话你也不听,谁都说不了你,这人不完了吗?”说完这话之后,我的母亲直挺挺的轰一声倒在了炕上,马上背过气去人事不醒。面对突如其来的场景,我的头脑中表面的异常的镇静,脑袋中想的是这是邪恶的干扰与迫害,如果我的母亲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死过去了,对大法的影响会很坏很坏,邪恶一定会造谣说是我因修炼大法而将我母亲气死了,把责任一定会记在大法的头上,而做为我来说也是有口难辩,因此我的母亲一定不能死。于是我一个箭步迈到炕上,用手摁住她的鼻子下面的穴位,心中求师父一定要让我母亲醒来。我当时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求师父让我母亲醒来。几分钟时间后,母亲的眼睛睁开了,虽然眼神中有对我的怨恨,但是她毕竟活过来了,我感恩师父救了我母亲。

大法弟子坚信师父才有未来,世人相信大法才能拥有明天与希望!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