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观音奴祈神断案,非常灵验

元朝有一位清官,名字叫观音奴,他用祈神断案法,非常灵验。百姓称他是元朝的“包青天”。

他原是藏族人,泰定年间中進士后,一度任河南归德(在今河南商丘)知府。观音奴在位期间,廉明刚正,断案如神,老百姓有含冤负屈的,就算是数十年前、远隔千里的事,他也能在很短时间内,就剖析得清清楚楚。因此,不是他辖区的人,也都纷纷来向他求教,请他予以剖断,常常是人来人往,门庭若市。

彰德有个姓任的富商,到南边经商,路过归德府睢阳县时,一只运货的驴子死了,结果让一个姓郄的人给剥了卖肉。两人由此发生了争吵,任某一怒之下,把郄某狠狠揍了一顿,郄某回家后,隔了一夜,竟然死了。郄某的妻子王氏、妾孙氏,悲愤难当。孙氏便前去县衙告状。但官吏受了富商任某的重贿,认定郄某并非死于斗殴受伤,却反过来诬告郄某之死是孙氏所害,将孙氏投入狱中。郄某的妻子王氏,只得抛头露面,前往归德府诉冤。

知府观音奴,马上将原睢阳审理此案的吏员传来,仔细查问推勘。听了三方陈述,他觉得案情已经可以大体辨明,但富商与贪吏之间,暗里勾搭的详情,还没全部弄清楚。他尤其注意到睢阳的那个小吏委委琐琐、心神不定的样子,实在可疑。于是,他决定暂且不必正式审讯,想通过另外的途径,戳破这些人的龌龊勾当。

观音奴在归德多年,由于他的倡导,地方百姓都敬信神明。他本人审判,也先祈祷神灵点化,因此断案明正、快。这个地方的人,也就不敢欺瞒观音奴,害怕遭到神惩鬼害。他这次审案,也用了平常审案的通例:把牵涉到本案的人都叫来,对他们说:“你们这个案子,我不想马上坐堂审问,我要你们先对神发誓。我己写了一封文表,摆开香案,求城隍神(每次所求的神,不尽相同)显灵。谁没有做亏心事,谁就不用怕。你们去祷告发誓吧!谁清白无辜,谁杀人害人,马上就可以见分晓!”

他的话音刚落,那个睢阳小吏,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知府面前。

一来,这个小吏久闻知府刚直严正,破案如神;二来更怕城隍显灵,揭出他的阴私,想来想去,不如自首为妙,这样还可获得减罪。他说:“郄某确实是因殴打受重伤致死,是任某拿钱买通了上上下下,隐瞒了真相;小人也得了贿赂,昧了良心,现今后悔不已,愿意自首伏罪。”

就这样,观音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案情弄清了,于是释放了孙氏,依法惩办了任某和县里那帮贪赃枉法的官吏。

观音奴所断明的案件很多,不必一一列举。这里再写一件奇案。观音奴所管辖的宁陵县,有个姓杨的土豪,多年来一直想霸占邻居王某的三顷地,苦于没有机会。这年,当地发生灾荒,王某带着妻子逃荒到了淮南,王某不幸死在了路上,他的妻子挣扎着回到家里。而这时三顷地已经被杨某占据。王妻前去告状,杨某则通过行贿,假造了一张字据,说王某还活着的时候,这块地就卖给他了。

观音奴这次,又使出他十分灵验的断案方法。他叫王妻拉着杨某,一同到“崔府君神祠”前去祷告发誓。杨某心里有鬼,自然也就怕神。他想,听人说:“有钱能买鬼推磨”,多拿一些钱花在神身上,也许会得到神灵保佑吧。于是,他预先使人拿着羊肉、酒食、彩礼,去买通巫师,请巫师帮忙。果然这次祷告的结果,就真的对他有利。

可他没有想到,知府观音奴,是何等的心明眼亮。他一眼就看明白了:是有个巫师在捣鬼,(人们都很奇怪:审理此案的过程中,巫师并未出场,观音奴怎么知道是巫师在捣鬼?这只能猜想:是观音奴确能沟通神灵)于是就将巫师叫来询问。巫师很怕知府观音奴,这也可能就是邪不压正吧,他为了少吃苦头,只好老实交代说:“是杨某拿钱物来求我,要我对神说:‘是小人占了王家的地,求崔府君神,千万不要泄漏这事,等他官司打赢了,他再重修庙宇就是。这样小人就作了手脚。”

观音奴再次审问杨某时,杨某只得自招了实情。结果当然是治了他占人田产之罪,判定“物归原主”。并将巫师和杨某,各打二十大板,以惩罚他们渎神之罪。

(事据《元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