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的神奇与超常

大陆大法弟子 孙凤琴

【正见网2018年08月18日】

我是十年前退休的女老师,在大法的修炼路上走过了二十一个春秋,在我身上展现了许许多多大法的神奇。

一、小时候发生的事

我小的时候天目是开着的,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人或物,例如:晚上睡醒觉就能看到炕上有小人小车,他们都在忙忙碌碌的穿行在空闲的地方和窗台上。他们的对话我也能听的清清楚楚。记得有一次,看见窗台上有一个小人捧着一个筐,对另一个小人说:“走哇,挖菜去。”另外一个小人取来筐一起走了。这些人都特别小,车也小,只要屋里一有动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等人们都睡熟了他们再出来活动,很可爱的。等到我长大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十六岁那年,母亲去世,正值“文革”时期,父亲被打成当权派到外村劳动改造,家里只有我们兄妹四人,大哥每天都出去和同伴们玩到很晚才回家。记得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我不敢睡觉等着给大哥开门,外边很亮,有月亮,听见有脚步声,我以为是大哥回来了,可借着月光仔细一看,是两个黑衣人,从西边过来从窗前走过,直奔外屋门。当时我想没事,门用锁链子锁着,他们進不来,当俩个人走到门口时锁链子哗啦一声自动开了,人進来了,在屋里转了一圈。其中一个人走到我跟前,从头上抽出一把雪亮的大刀,高高举起,另一个人走过来拦住了他说:“留着她还有用。”这人把刀放回背后,出去了。锁链子又自动把门锁上了,从东边走了。

二、修炼中的神奇

九七年暑假,我到邻居家去找人,他们正准备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他们以为我是来看录像的,给我让了一个座,我就坐下来看,看完师父的讲法,听的似懂非懂,但觉得很好,由于有事没学炼功动作就走了。回家后就觉得脸上的肉痛,也没太往深想,就蹲在地上干活,可我突然想起我都好些年没能蹲下过了,因血压高,腰痛根本不能蹲,可今天象没病人一样,咋就好了呢?同修妹妹告诉我,师父管你了,修炼吧。我来到炼功点正式炼功,炼抱轮的时候感觉到法轮在转,耳边还能听到呼呼的风声,天目开了,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一切都是闪闪发光,金灿灿的,路是金的、亭台楼阁十分炫目,奇花异草从来没见过,形状各异,再看人,鹤发童颜,面带微笑,女性形象的天人,头发是有卷的,笑容可亲可近,总之,一切都是既神奇又美妙,用语言无法表达。有一天,炼抱轮的时候我又突发奇想,天上那么美好,地下是什么样的呢?我就这样一想,脚前面的地一下子全没了,我就象站在悬崖边上一样,直接看到了地下的景象,天是灰蒙蒙的、没有阳光,街道两边是快要倒塌了的土房,再看街上的人穿的是古代人穿的那种长袍,灰、黑两种颜色,大街上特别凄凉,再一细看人的头,全是各种各样的石头头,也有五官,也能回头转脸的,咋这样啊?心想不看了,心里不舒服,这样一想全都消失了。

得法不长时间,我参加了近四千人的法会,一進会场我就看见大会讲台右上角有一个大法轮在转,问别的同修都说看不见,法轮一直转到法会结束。回家后一说,全家人都开始炼功了。有一次炼完功,女儿和我说:“妈,你炼抱轮的时候,一会儿起来一会儿落下,脚都离地了,我和我大哥都看见了。”我说:“是啊,我也有往起拔的感觉。”

修炼不到一年,我就象师父说的那样“早上起来摸哪儿哪儿就有电”[1]。家里的物品,凡是铁、钢金属一类的东西碰上就嘎叭一响,一道亮光,手就被电的麻酥酥的,出门坐公交车,手一扶到椅背上也电一下,把座上的人打的一惊,手碰着谁电谁,有时走路脚下一道亮光,嘎叭一响脚也麻酥酥的,身边的人碰上就给人家电一下,可是从来不电同修,这种状态持续了近三年。

去年冬天,妹妹一家人帮我家拉稻草冬天取暖用,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没捆完剩点,妹妹说:“贪点黑都捆完了吧,要不来年种地也不好办。”那就捆吧,地里一片漆黑,看不见,怎么捆,正在犯难,周围渐渐亮起来,一束光正好把我周围照亮了,回头一看妹妹(同修)那也有一束光,我们走哪光就跟到哪,太神奇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干完活回家后已是晚上十点半左右了,躺在炕上身体轻飘飘的一点不累,我就想,我都六十四岁了,也没干过这么多这么累的活,我这身体轻的像一团棉花,风一吹就能飘起来。正想着呢,就觉得脚没了,紧接着腿也没了,上身、胳膊、头都没了就剩下思维了,太美妙了,无法用语言表达,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从脚到头又都恢复了知觉,闹玲响了,发夜里十二点的正念。

寒假开学,校长在乡里开完会拿回来十张塑封的图片,内容都是诽谤大法的,校长让主任挂在校园门口的板报栏里。当我知道后就想不能让他们挂出去,这得害多少人啊,老师、学生、家长上千人,我一定要想办法毁了它。当主任把这些东西放到办公室里出去办事的时候,屋里没人,机会来了,我抱起这些图片,站了半分钟,求师父加持,发正念,让所有人都看不见我。当我走出办公室,来到走廊,正是下课时间,人特别多,要是平时,学生都会礼貌的说一声“老师好!”可今天没人看见我,走对面没有一个人吱一声,碰到两位老师,也没人看我,我顺利来到锅炉房,全烧了。

在修炼过程中还有许多神奇事,如打坐时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腿没了,还有炼功时能听到另外空间有人对话,还来例假了,等等。所有发生在我身边的这些神奇和超常都是师父在点化弟子,让我亲身经历了天上的美好,地下的凄凉,人间的恩怨,大法使我认清了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是阻碍我修炼的绊脚石,我要抛开人间的名利情,同化大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正念正行〉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

大法真相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