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纪实:大漠孤影

小莲


【正见网2007年11月22日】

题记:在我的性格当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那就是一种无求和独立的性格。说具体点就是,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人生准则(当然修炼之后就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行于世间,只是善待别人,宽容别人,为别人着想,却不求别人的任何表现,甚至别人的一点肯定的笑脸,说实话都不求。当然不求不等于没有。就如同学生上学一样,只是想怎样自己将功课做好,一切自然都有了,如果只想得到好的结果或别人的肯定而不好好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那怎能达到目地呢?在这个道德下滑的很厉害的今天,人们过于关注别人对自己的态度,而将自己弄得很累很苦,甚至为了一点小事将自己的身体搞坏,积劳成疾。我们好好的想一想,这样值得吗?生命应该为什么而存在呢?这个我们生生世世都在思考的问题应该如何做答呢?

今天所要说的我的经历就比较生动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们师父曾有诗云:

一潭明湖水
烟霞映几辉
身在乱世中
难得独自美
(引自《洪吟》“游日月潭”)

话说,东汉时期,在西域靠近现在新疆罗布泊的地方有一个小国,国家虽然不大,但是还算很富足,百姓也安居乐业。我是那里的一位国王,在那里享受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吃的是山珍海味,玩的是珍奇异宝,妻妾众多美女如云,反正人间所能享有的乐趣我几乎都能享受得到。这样十五年过去了。我有一个亲弟弟,当时掌管着兵权。他是一个野心很大而且心思很重的人。我有一个非常宠幸的妃子被他看上,后来在对她软硬兼施中他们开始私通。

事情也凑巧,他的儿子在外面将一个大臣的闺女抢走,将那个女孩的未婚夫打死,大臣向我告状,我一怒,派身边的卫士将弟弟和他的儿子找来问话,由于非常生气,说了一些很严厉的话,最后将其子痛打八十大板。我弟弟记下了此仇,等他儿子的伤养好了,一次在庆祝丰收的酒会上他借着酒劲,命令手下的军兵将我捆绑起来,开始很多军兵不敢,他就亲手杀了几个,别的人只好从命。就这样我被兵丁绑起来押走,关入一幢无人的房子里,外边有他的心腹日夜看守。

当他篡夺王位之后,对我的宠妃说:从今天起我要你当我的王后,那我们怎样处理我大哥好呢?如果杀了,由于他以前很得百姓的爱戴,恐百姓作乱;
不杀留着他还不那么甘心。我的宠妃说:“听说我们国家附近有个湖,那附近还有树林,我看不如这样,你亲自去跟他商量,让他自己拟一份诏书,将王位‘禅让’给你,然后他自己要到那个湖水旁隐居。这样岂不一举两得吗?”“那他要跑了怎么办?”“你不会派些兵将在四周把守不就得了。”“我哪有那么多的兵?”“你忘了那里除了有一小点森林之外四周到处是茫茫的沙漠,一个人根本走不出来的,你就放心当你的国王就是了。其实你就跟他说派了多少的兵将在四周把守,到时候派与不派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于是他亲自到关押我的房子里与我商谈,而且说了一些关切和感激的话。后来他把那个想好了的法子说出来之后,我思考了良久,自己这个处境,也只有同意他的意见。于是几乎是完全按照他的想法将王位“禅让”给了他,而且他也派一队人马将我“护送”到罗布泊附近隐居。

当我到达目地,那些人都走了之后,望着这池水,这片森林,这广袤无垠的沙漠,自己一下子扑通跪在了地上(当时我也就三十五岁左右)失声痛哭了起来。哭我的命运是如此的不幸,哭我的国家是如此的多灾多难(因我弟弟的性格十分的残暴,如果他当国王,那国家肯定治理不好),几次都哭的死去活来的。在不哭的时候自己就追忆那旧时的生活,而越是追忆越是觉得痛苦;那么越是觉得痛苦,越是想念那旧时的事情。就这样在这种痛苦中挣扎了三四年。当真的觉得往事如烟的时候,心里终于明白了两个字――无常。
人,在一生中哪一件事情能长久呢,到最后不都得抛别吗,什么能带走呢?如果整日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当中,那痛苦只有自己!遭罪的只有自己。
就这样慢慢的我的心绪开始平静下来,不时的在罗布泊边上走一走,看一看。向远方看一看自然的景致,向湖中看一看自己的面容。

这里没有权力间的争夺,也没有世间的恩怨,只有一颗跳动而且懂得了人生意义的心,一池亮亮的水,一片叶子随着季节变化的森林,还有不远方那粲然的沙漠。一切足矣!当我真正明白了此生意义的时候,一切烦恼顿时消去了大半。生命真的开始觉悟……

当我的心性达到了这个成度,当时就显现出很多有意思甚至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一天早上出去在罗布泊边看见一只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只骆驼,它抖一抖身上的毛,抬起脚来让我看它的厚厚的脚掌,然后昂首走進沙漠。当时我就明白了,要想在这个人世中生存就应该有耐力,要用一种积极的心态来面对一切。

后来这里出现一位道士,他笑着对我说,你本来就不是来人间当人的,而且你与你弟弟之间在历史中有些恩怨,所以今生才出现这种情况。人在人生当中觉得百年时间很长,可是换个角度一看却很短暂,不是吗?与这个罗布泊和那片沙漠比一比,真的很短暂,怎样能得到人身,得到生命永恒的东西这才是关键。

听了他这番开示,我也说:“我当国王是享受了人间的荣华,可是结果怎样?人间的一切真的是事事难料!那请问师父我该如何去做呢?”“你现在需要将心再好好的静一静,然后会有人来告诉你如何获得解脱的方法。”说完这个道士就消失不见了。

我就按照道士的要求,将心彻底的静下来,也净下来,过去的事情,真的都不愿去想。后来终于明白,哪怕做一个世人来讲,这个人只要做好自己所应该做的一切,就足矣!而对于与别人進行前前后后的比较和执著等等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当一个人做好自己所应该做好的一切的时候,那这个生命会自得其乐的,这就是这个人对于生命本身的一种“顿悟”。那些整日将自已与别人進行前前后后的比较,那样是最不值得的。也最可悲和可怜的,因为他整日的思考这些,往往就失去了他自己所独特的因素。

后来,当我每到一个境界的时候就不断的有生命来点悟我,给我以启示。这样经过了近十五年的光景,当自己真的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返本归真,返回到高层空间,真正我们应该待的地方,在那里一切都是永恒更是美好的。)我就不再怨恨我的弟弟和我的王妃她们。我想救度他们不想让他们的生命迷在这个无常(其实就是虚幻)的世上,在这个迷中造业,最终苦了自己。

也是机缘成熟了的缘故,我弟弟派一队人马到我这里,来看看我究竟死没死,当看到我活的好好的,就很奇怪,问我这么多年是怎样活过来的。我说其实刚来的时候我也曾想到死,但死亡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而是一种懦弱的表现,说到吃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当实在太饿的时候就能找到吃的,和穿的,还有用的,你看这是我用的水桶。“不对呀!这个水桶是我们守候皇城的守军所用的,那上面还有字呢!怎么能到您这里来呢?”我一看真是。“也许真是神在保佑你。”那个领头的说道。我看他们修行的机缘已到,就对他们详细的说了这么多年自己的亲身遭遇和经历,特别是我自己对于生命的认识。他们很多人很是赞同,于是说:“我们不如将国王接回去,让他再掌管我们的国家,那样我们的百姓该多有福气呀。”

于是他们派几个人回去与我弟弟商量,让他亲自来接我,余下的人陪着我。
过了不多日子,我弟弟气势汹汹的来了,他见到我就要亲自杀死我,我说,一来,你现在也根本杀不死我,因为我修行了十多年;二来,我现在也根本不在乎权力与地位之类的,我只想让你做一个为民作主,善待百姓的好国王。他看我言词非常恳切,就将我接回国内,在国内,我就向那些我原来的臣民宣讲着自己所正悟的道理,一时间国民的风气得到了很大的净化,人们也真正的安居乐业,五谷丰登。

最后,我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坐在草席上安然坐化,飞天而去……

后记:在人中,我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也有很多的好朋友,但是我们的交往真的是“淡如水”,清澈见底,没有那么多俗世中的虚假和互相利用,只是一种纯,一种正。 我们之间互相配合的也十分的默契。其实就是这段经历在我的心灵深处所打下的烙印造成的。这样我觉得自己的心,无论外界对自己怎样,自己都会处在一种清净,一种纯净的快乐当中!这样快乐的行于世间不是很好很潇洒嘛!读者诸君您的看法呢?

此篇就写到这里吧。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