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夜行船・秋思 (四)

(之四:离亭宴煞)
岁 寒


【正见网2006年06月19日】

[双调] 夜行船・秋思 (之四:离亭宴煞)

马致远


第七支曲 [离亭宴煞]:

蛩吟罢一觉才宁贴,
鸡鸣时万事无休歇。
何年是彻?
看密匝匝蚁排兵,
乱纷纷蜂酿蜜,
急攘攘蝇争血。
裴公绿野堂,
陶令白莲社,
爱秋来时那些:
和露摘黄花,
带霜分紫蟹,
煮酒烧红叶。
想人生有限杯,
浑几个重阳节?
人问我顽童记者:
便北海探吾来,
道东篱醉了也。

【作者简介】

马致远(约1250-1321至1324间) 字千里,号东篱。他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合称“元曲四大家”。其作品多写神仙道化,故有“马神仙”之称。曲词豪放洒脱,散曲成就尤为世人推崇。现存小令百多首,套数二十三套。其中套数[夜行船]《秋思》被誉为“万中无一”。

【字句浅释】

离亭宴煞:“煞”是一类曲牌的名字,用在套曲的结尾部份,又可与其它曲牌结合,用来代替〔尾声〕,这里就是与〔离亭宴〕结合,用来代替〔尾声〕。蛩(音穷):蟋蟀。宁贴:平静,安静。休歇:休止、歇息。彻:尽头。密匝匝:形容又多又密。裴公:唐朝的裴度,曾封晋国公。绿野堂:裴度退居洛阳后,修建绿野草堂,与白居易、刘禹锡等大诗人在里面饮酒咏诗。陶令:指晋代大诗人陶潜(渊明)。白莲社:晋代高僧慧远在庐山脚下建立的社团,在《白莲社高贤传》中有陶潜传。浑:全部、整个。重阳节:中国农历九月九日,习俗多于此日登高、饮菊花酒、佩带茱萸以避凶厄。顽童:顽皮的小孩,这里是作者戏称自己。者:这里表祈使语气。便:纵然、即使。北海:指后汉的孔融,曾经作北海相。探:看望。东篱:作者的号(别名)。

【全曲串讲】

第七支曲 [离亭宴煞]:

蟋蟀们吟唱完了人才安静的睡上一觉,
鸡一叫世间万事又开始无休止的纷扰。
看人们活像那:
密麻麻抢夺蚁穴的蚂蚁争争打打;
乱哄哄酿造蜂蜜的群蜂嘈嘈杂杂;
急忙忙吮吸人血的苍蝇互相倾轧。
这种人生何年得罢?
我喜爱的是:
绿野堂中裴度闲适高雅;
白莲社里陶潜真纯潇洒。
还有秋天到来时:
采摘带着露珠的黄菊花;
分剖凝集寒霜的紫螃蟹;
焚烧温煮酒食的红枫叶。
细想人生短暂喝酒也有限量,
一生中总共有几回佳节重阳?
人们问我这老顽童说啥,记住吧:
即使北海孔融亲自来看望我,
我也要说我马东篱已经醉啦。

【言外之意】

在最后这支曲里,马致远放言无忌,以极其活泼的语言、生动的比喻,把常人和自己的不同处世态度及生活追求,又作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常人们累了一天,好不容易才睡了一会儿安稳觉,可是雄鸡一叫,又得爬起来重新卷入永无修止的世俗事务中:为了巩固自己小家庭的地位,人们象蚂蚁争窝一样的打斗;为了积攒自己的财富,人们像密蜂酿蜜一样的在嘈杂中忙碌不休;为了窃取他人的利益,人们象苍蝇吸血一样互相抢夺、使尽心机。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这样的生活何时才是尽头?

作者所喜爱和追求的是陶渊明和裴度那样的隐居生活:闲适高雅、真纯潇洒。特别是,不能辜负了秋天草丛里金黄的菊花、溪水中紫红的肥蟹,还有用枯干的红叶温酒煮食的山林野趣。人生是短暂的,人一生能喝多少酒?能过多少个重阳节?作者特别强调的说,哪怕孔融那样好客、好饮的大官亲自来看望他、邀他去喝酒,他也会回答对方说:我马东篱已经在这里喝醉了!喝酒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哪里喝?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喝?孔融在相府里喝,欣赏的是世间的好酒;作者在山林里喝,欣赏的是整个自然。

值得一提的是,孔融虽然说过“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吾无忧矣。”其实远非如此。他身为名人、才子,孔子的第二十代孙,最后还是被曹操所杀。他的心能是无忧无虑的吗?酒不能真正的消愁,得从愁的坑里跳出来,作者走的是这条路。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