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集贤宾・退隐 (五)

(之五:青哥儿、尾声)
岁 寒


【正见网2006年02月06日】

[商调] 集贤宾・退隐 (之五:青哥儿、尾声)
王实甫

第十支曲[青哥儿]:

呀!
闲处叹蜂喧蜂喧蚁斗,
静中笑蝶讪蝶讪莺羞。
你便有快马,
难熬我这钝炕头。
见如今蔬果初熟,
浊酒新何,
豆粥香浮。
大叫高讴,
睁着眼张着口尽胡诌,
这快活谁能够!

第十一支曲[尾声]:

醉时节盘陀石上眠,
饱时节婆娑松下走,
困时节布衲里睡齁齁。
偶乘闲细将玄奥剖,
把至理一星星参透,
却原来括乾坤物我总浮沤。

【作者简介】

王实甫,一说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所作杂剧据知有十四种,但现存只有两三种。散曲今存的只有小令一首、套曲三套(其中一套不全)。

【字句浅释】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将分五次向读者介绍。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讪:毁谤,讥笑。何(读抽):竹制的滤酒器;作动词用即滤酒。讴:歌唱。诌:信口编造。盘陀:形容石头不平。婆娑:(指树时)枝叶茂盛分批的样子。衲:即“衲衣”或“百衲衣”,用许多小布片缝缀成的衣服。齁齁(读侯-阴平):熟睡时的鼻息声。沤(读欧):水泡;浮沤就是浮在水面上的水泡。

【全曲串讲】


呀!
悠闲中我悲叹蜜蜂们的喧闹蚂蚁们的争斗,
恬静里我窃笑蝴蝶们的讥讽黄莺们的娇羞。
就算你骑上疾驰的马,
也比不过我坐上这房里的热炕头。
现在你看我的蔬菜瓜果刚好成熟;
家酿浊酒刚才出何;
豆子稀粥香溢气浮。
我大声叫喊高声歌唱,
睁着眼睛张着口即兴乱讲,
象这样快活的事情有谁能够!

喝醉了时,不平整的大石上也能安眠;
吃饱了时,枝叶扶疏的松树下走一走;
困倦了时,裹着一身布衲袄睡得鼾声齁齁。
偶有闲暇,把玄妙深奥之理细细研究,
直到一点点的把至高的法理参悟个透,
却发现宇宙间一切事物和自我都只是海面上的浮沤!

【言外之意】

在第十支曲[青哥儿]里,作者在悠闲与恬静中旁观尘世中人,发现他们都象蜂争蚁斗似的争夺名利,象蝶讪莺羞似的互耍心机;他们就象骑着快马整日奔驰,而作者却毫不着急的坐在自己的热炕上,谁更能持久呢?很有些“如将富贵比贫贱,他在奔驰我在闲”的意味。作者又如数家珍似的把自己简朴生活中劳动的果实大赞了一番,并且想说就说、想唱就唱,觉得自己的快乐真是谁也比不上。是的,特别是那些在红尘中整日蝇营狗苟的俗人,他们是无法理解、更无法享受这种快乐的。谁能放下对世间名利的争夺和情的缠绕,谁就放下了烦恼,就这么简单的理。

在最后一首曲[尾声]里,作者向世人展示了一个隐者在言行和心灵上的升华:归隐是要求得身心的解脱,而作者是真正得到了这种解脱的人。闲适自然,随遇而安;看透了小至人生、大至宇宙的极高法理的奥妙,明白了人生短暂、无常的理:就象那海面上浮着的水泡泡,一会儿浮现、一会儿又消失了。人生如此短暂无常,它有什么永恒的目标和归宿吗?作者似乎是有了肯定的答案了,但愿每一位读者也都有自己肯定的答案!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