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网二十年征稿】近2年的新冠疫情:影响人类文明和医学史的疫疾大流行(一)

危险绝境勤反思 柳暗花明见希望
美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21年10月28日】

【编者注】感谢同修们的大力支持,在“正见网二十年征稿”启事发表后,我们陆陆续续的收到了一些同修的投稿。鉴于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们选在5月13日--师父的华诞暨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一天,开始发表已收到的投稿。也希望还没有投稿的同修能踊跃写出您在大法修炼中对人体、生命、宇宙及万事万物的正见。

2019年近年底,起始于中国大陆武汉的新冠病毒肺炎(又名中共病毒导致的武汉肺炎或COVID-19),由于中共刻意隐瞒,拖延了世界范围内近200多个国度防疫的步伐,导致该病毒引起的疫疾在全球范围20个月的肆虐。

从人类公共卫生学和流行性传染病监控的角度,这次新冠病毒之所以引起如此广泛的传播,以哈佛医学院教授、世界著名流行病学家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近期的分析,他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该流行病是世界“公卫史上最大的失败”。笔者可以理解他的分析,作为一名专业监控流行病学者,看到世界卫生组织(WHO)无法在事发第一时间,组织一流科学家到中国大陆取得第一手病源样本及感染初期的原始资料,看到尽管各国在疫情四起3个月后开始采取全社会封锁,导致全球经济大面积停摆,学生长达18个月无法接受实体教育,人们只能靠戴口罩、避免众人聚集等被动性防疫。尽管美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紧急开发了几款疫苗并在全社会施打,但实践证明疫苗并没有使疫情得到强有力的滞控和根除,变种病毒还在一个接一个出现,两剂疫苗注射后引起的免疫反应(中和抗体和细胞免疫的产生)随着时间流逝很快下降,即抗体有效滴度几个月就显著下跌,对遏止疫情的保护作用不如自然感染触发的免疫力强,且新出现的变异病毒株显示有潜在逃逸免疫力的能力。专业科学家们心中的焦虑可想而知。多个政府面临裁决,是否要在缺乏多数民意“信任”基础上推行疫苗强制接种,这样做把握如何,很少人敢在媒体上和公众面前打保票。

今年九月十七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一个咨询小组进行投票,不推荐FDA批准向大多数美国人(16岁至65岁)施行辉瑞 COVID-19 疫苗的加强注射。

早些时候,美国CDC主任瓦伦斯基在七月底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坦率表示,美国科学界和医学界最大的担忧是在Delta变种之后,“接下来还会再出现新的变种,而新变种病毒不但感染力会增强,且逃避疫苗的保护力”。

英国政府紧急情况科学咨询小组(Scientific Advisory Group for Emergencies,SAGE)在7月30日发布报告时也承认,“几乎肯定”未来会出现一种新的变种新冠病毒,其发生的变异 “会让当前所有的疫苗失败”。

俄罗斯医学专家最近在跟踪和总结新冠病毒全球流行资料后,做出不乐观的预测:新冠病毒Delta患者痊愈后的免疫力可能不足以抵挡新的变异病毒株的传播。

从最近多个国家发表的新冠病毒感染的临床新研究表明,随着更具传染性的Delta病毒变异体继续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已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对COVID-19(中共病毒)的免疫力无疑随时间都在减弱。据美国“政治家”网站(Politico)和Mayo Clinic报导,两项针对一线医护工作者及病患的研究表明,自从Delta病毒变异体成为美国疫情传播的主要病毒株以来,疫苗的有效性下降了近三十至六十个百分点。

病情传播和发展的事态,似乎在提醒人们,现代科学对病毒的认识,疫苗所能发挥的作用,离真正防病治病的需要,还有距离,远远不足以应对其在世间的肆虐。

越来越多医学专业人士,认识到只依靠疫苗的防疫之路,效果有限,在寻找真正有效抗疫的道路上,医学界和生物医学研究领域还有很多待开发的领域。

在面临人类公共卫生和传染病控制危机的时刻,笔者以为,正需要医学界和科技研究人员多花时间沉淀自己,去开启不同以往的更高的思考,超逾面临的困境。不同文化和文明在历史上都有很多这样的做法及成功案例。

中国人谈到危-机二字,从哲理和字面上也是说“危险”与“机会”常常同在,古语常言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句古训,是否在提示我们,危机面前,人人需要静下心来,以更为开放的心境,去找寻或参悟天机天道。

也许这个瘟疫,是人类文明及医学史的一个重大转折点,让我们超越自我和困难中,思索所有可能的成功之路,梳理我们可能走偏的地方,并在理念上有个巨大的飞升。因为人类就是在不断归正自己走过魔难和瘟疫,从新走上正途,找到通往伟大真理的路径。

以下几个领域,通过现有的科学实验和理论带给我们的思路和启示,以及它和古老文明的交汇,希望能对思考当今抗疫的读者带来新的思路和思考。

(待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