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同修在帮我修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 小莲


【正见网2021年07月31日】

从年初,同修叔来取明慧周刊内存卡时,至今已有近半年的时间了。那次我赶到我们接头点,远远的就看到同修叔他头和身子紧靠在冰冷的墙上,当我走到他身边时,他声音微弱的说:我明天就去住院做手术,下周就不能来取内存卡了。我忙问:叔你怎么了?他说:几天前他无意间发现身上有一个约十公分的小硬包块,最近吃饭很艰难,腰疼、腿沉,走路很吃力这个状态已经很久了。

他说:他和老伴说了身上硬包块这个事,老伴她(不修炼)就劝他说:咱家有邻居在医院,咱就去找她给检查检查吧?老同修说:他没守住心性,但老伴坚持要他去医院检查那就去吧,去医院做B超却发现胆里有很多小结石。就这样,家人和医院定下几天后去做手术。

听到这,我和同修叔交流说:叔这都是假象,咱是修炼人怎么能有病呢?叔说:我也不承认它,但它让我每天吃饭都很困难。说到这,叔眼精有点潮湿的说:我去医院把胆摘掉再好好修,我不会放弃大法的。

同修叔他是多年前就走入修炼的,在“七.二零”之后他主动和当地同修们去省城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事后原单位和派出所的人员都去他家骚扰过。

十多年前他得了脑梗,两次去住院抢救,但只要出了院他就在家学法、炼功,这么多年过着独修的日子。

每每说到病业关时他都说:是师父在管他!两次生命攸关时都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着他,一次次他都能有惊无险的脱离了生命的危险,他不学大法早就没命了。

两年前我和母亲在路上看到了他,从那他又开始听明慧周刊了,他已经一年多不用吃药了,有时还给我他劝退的三退名单呢。

听到同修叔的情况,我就对他说:你如果能把心放下就不是病,放不下人那就是病,你自己选择吧?但到什么时候咱心都不能离开法啊!我马上通知咱这同修都帮你发正念。

结果,同修叔在医院手术时,准备手术的导尿管都已经插上了,但血压高,迟迟血压下不来,没办法继续只好不做手术出院了。

我再一次见到同修叔时,看到他状态还好,他也认识到是师父在帮他,表示要向内找尽快修上来,他本人提出他想和同修交流,因他不参加小组学法,每每过关时感觉压力大。我问他每个星期到他家附近见两次面行吗?给他送明慧内存卡在法上和他交流,鼓励他精進,有时就给他下载明慧对病业关的文章让他看。

就这样持续了几周,同修时好时坏的状态在勾着我的心。有一天我突然警觉了,同修在修我什么呢?修炼上什么事都没有偶然的,我应该找找自己了。为什么?同修叔一见面就和我讲他在过关时:返出的都是负面思维呢?我就总是打断他说:那是假我!我一个劲的让同修叔:分清真我、假我,弄的同修不愿意和我交流,说我:你总是愿意把自己的意见强加给我,我知道你说的对,但你还没做到为什么让我做到呢?

因为当地没有谁能跟我这样说话的,因这些年同修都是有求于我,他们对我都是说好听的话,恭维着我的话,甚至哪个同修有问题我看到后,也不找自己就几句话砸过去了。多年来没有同修直接给我指出问题的,养成了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党文化的作风在我这已经根深蒂固了,没有人敢碰我,像个刺猬似的。

汗颜!我向内找,叔说的对呀,我自己都没分清真我、假我呀。天天起床定三点,可铃一响就拍没,典型的主意识不强啊,同修身上的问题我也都有啊。

再见到同修叔,我真诚的说:叔谢谢你!他说谢什么?我说我真有强加别人自己观点的问题。你说了别人不敢说的话。

我还发现一个关键问题每每我向内找同修叔状态就会好,这几天我不找自己他状态就更差。我和同修经常说:叔是在帮我修心呢。

年初我地有一位六十多岁的男同修突然间离世了,就在他难中我却没能去看望他一下,每每想起我都在自责,是自私、是不善,是自己不想付出。我和同修叔说:在这最急着救人的时刻,我不想也不希望咱们这再失去同修了,虽然我起不到什么大作用,一切有师父在做。我只能做到看望一下难中的同修,那怕投去我们关切的一个眼神,对他们都是莫大的鼓励。

一次同修状态又不好时,他又一次提起,家人看他经常吃不下饭,不能坐着天天躺在床上,女儿和老伴就要他上市医院治疗,他心又不稳了,和我们见面时他说:这几天就去市医院。我就急了,说:叔啊!你得悟悟了,不能人让你怎么就怎么样啊?你都修二十多年了还有病吗?人生老病死是正常的,你今年都七十五岁了,我五十九岁,我都不敢说我的生命是不是延长来的呢,你都经历了这么多次生死关了你还放不下吗?这次是对你生死考验哪?你不能脚踩两只船啊!

师父在《洪吟》-〈一念〉中开示:“俗圣一溪涧 進退二重天 欲入林中寺 一步上云烟” 〔1〕人和神一念之差呀,同修叔当时就激动的说:对!我这就回家和老伴、女儿说:今后我怎么样也不要你们负责,我就修大法了,神怎么能有病呢?

几天后,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说:有一对新人在结婚,女新人身穿着红色的衣服,高高的个,长挂脸,清秀的脸庞很像叔。梦醒后我悟到是师父点化叔有救了!

这之后,师父多次点化同修,鼓励他让他在打坐中静了下来,一连多天都是这样。叔高兴的说:太好了!有一次叔能从他家楼区走两圈腿都不累。

结果不长时间更大的考验就来了,同修叔饭又吃不下了,静功也炼不了了,第二套功法也抱不下来了。每天听法也只能躺着听,家人都不理解他。同修们想上他家他家人又不允许,怎么办?我与同修和母亲去约他,给同修真切的关心和鼓励,就像明慧《帮帮难中的同修》中说:“同修,对处在难中的同修,不要吝啬您的一个眼神。”珍惜我们之间的圣缘,也许我们在天上就有过承诺:在难中我们要相互扶持。

一天同修把他装有“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的几个内存卡都给了我,说是:谁需要就给谁听吧,又说他此次病业关已经坚持半年了到现在也值了,同修他当时饭已经吃不下了,他说他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过几天他就去医院手术了,并说这次检查胆已经长满了石头,等等。

看到他抱怨的情景,我想只要他心没放下师父,师父就不会放弃他,同修有师父在看着哪,放下同修之间的情吧,做我能做到的。

那几天我心里很难受,心想,师父啊,同修躺在医院里,我又不能去见他,那我就在每天学法时大声念法,请师父加持!让同修的主元神听法啊。发正念也带着他,希望同修主元神精神起来。

每到相约的时间我就去看看同修在不在哪,每每打电话同修的手机都是关着的。

在第三次,在见面的地方我看到了同修叔,他苍白的脸旁有了以往的笑容,他讲述着师父并没有因他没过去关而放弃他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他手术做得很顺利,恢复的也很快。

最近学法、炼功、走路都好多了。

我把两期的明慧周刊卡都给了他,也把最近明慧刊登的几篇《为什么顽固的执着心难去》、《走出旧势力的安排》、《背《佛性》 清除假我》、《为什么学法时法理不显现》都给了他。

在最后这次见面时,叔他脸上红光满面、眼睛闪着亮光说:我被旧势力挖坑给坑了!我思想中的后天形成的观念太厚了,邪党文化思维真太多了,真是贼奸溜滑啊。他说:我把《佛性》看了三遍还没看到什么,再看就开窍了,他说:真好!这回我能分清真我假我了。我再也不会上旧势力的当了!也不会再掉队了!他还说:我思想现在一有负面思维我就排斥它,滔滔不绝的讲着他在法中的认识……。

结语:近半年的时间,一次次风里、雨里我和同修都坚持着和同修见面,从表面上看好像我在帮难中的同修,其实事实上是同修在帮我啊。从同修身上我看到了我的影子,和那些不敢触碰的顽固的执着。

同修一再说:谢谢我们的付出,我说你要谢就谢谢师父吧!是师父让我和同修这么做的。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呀。

写此篇就是希望当我们看到身边的同修在过关时,不要以任何的借口推脱,就像明慧文章同修说的:“同修,对处在难中的同修,不要吝啬您的一个眼神。”

谢谢师尊!感恩您给予弟子们的一切!
谢谢同修!如有不在法上的请慈悲指正!

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