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处于病业魔难中的同修交流(上)

小莲


【正见网2021年07月27日】

最近一段时间我接触了一些不同地区处于病业魔难中的同修,看到他们处在魔难中的艰难,我心里的确很不好受。在与之推心置腹的交流和从其他同修那里得到的反馈中我总结了一下几点,在此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让我们一同提高上来,走过这一魔难。当然我所认识到的只是我个人有限层次的浅见,仅供抛砖引玉之用。

一,    党文化毒素没有清除干净

一位老同修是当地的一位协调人,党文化很重、争斗心很强,跟另外一位协调人长期矛盾很大,甚至达到连对方的一句话也不愿听的程度。按说这是双方都有问题才出现的,但她没有从中修出来,很多时候就以“别耽误大法的事情”为由,而强忍下来,结果矛盾越积累越多。在这次出现脑梗的状态之前,老同修已经出现几次身体不正常的状态了,只是很快就过去了。这次脑梗伴着胃出血的症状表现出来之后,家人给她送進了医院,到那里一检查,医生留几天就让出院了。

出院之后,很多同修都去看她,她的意识一直清醒,非常坚定,这都不用细说。后来她说:“我得快点好,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呢!”这句话引起我深深的思索。

在党文化中,有一种“假、大、空”式的思维模式,我们身在大陆,有的同修受邪党教育几十年,很多思维司空见惯了,不觉得有什么。甚至把这种思维当成了正念了。

我们仔细看这种思维:“我得快点好,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呢!”看表面上是正念,其实还是“我”字当头。自己想给自己安排修炼的路。很多同修看到这里会想:如果按你这么说,那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认识才是真正的正念?

要聊这个问题之前请允许我再举另外一位处在肝癌晚期表现魔难的同修的例子:我跟他聊怎么更好的对待这场魔难的时候,他说,我必须闯过去,我还要“助师正法”。可是当我跟他聊生与死的话题的时候,他说我不给他正的方面的加持。我说:“其实,为什么你会这种思维,因为表面上看似有正念,其实你是没有放下生死的。你是拿留着这条命来助师正法当幌子,没有彻底放下死亡的概念,才导致你有这种思维。关键是作为我们怎么理解师父在《洪吟》中的“无存”一诗?

作为普通不修炼的人而言,生老病死是世间规律,不是人想和不想的,是这一层生命必须遵从的法则。谁也别想逃出去。

而我们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之后,真的做到了就如同古代先贤孟子所说的:朝闻道,夕死可矣。那我们害怕什么?还有什么生与死的概念不能超越的呢?!

当把人心扫清、放下生死之后,才能再谈我留在人间是为了更好的助师正法,而且自己无求于什么结果。只要自己最大限度的按照大法的原则去做了,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无论什么结果,自己都觉得是最好的。

其实这样一来还有一个好处在于:当我们的思维在生与死的框框里打转的时候,就是没有超越这些,当我们的内心深处没有了自己个人的生与死的概念,只有最大限度的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的时候,真正做到这些,那个人遇到的那些事算事吗?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只有真正超越生死的觉悟了的生命才可以做得到的。

二,    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很多人直到目前对旧势力的安排和怎样否定还很模糊。在此我说说我的个人认识。

旧势力,通过师父讲法我们都知道是宇宙中的一些不够纯的生命集结在一起成为一股阻碍正法的顽固势力,就是按照它们的想法去衡定与安排。这样一来在人间大法弟子的修炼中,出现了很多干扰与破坏。甚至我们今天的一思一念它们都做了详细的安排。它们安排的特点:为私和不纯,根本达不到新宇宙的标准。

那么我们再说一下大法弟子。我们都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来源于不同的宇宙空间,不管高低和状态如何,都是从旧宇宙中走来。那么构成我们当初最本源的物质和经过层层下走的时候,根本的都达不到新宇宙的标准。这是显而易见。否则我们在那个境界就不用下来了,是这样吧?!

那么今生我们带着所有不纯(包括在三界以及人间的轮回中形成的观念以及旧势力强加的东西,和我们生命本源以及不同层次不够纯的物质因素),来面对师父所传的大法我们该怎么做,这就是一个非常非常严肃的问题。

很多人能够在修炼过程中检查自己的不足,无条件的同化大法;而有些人用观念来衡量法,这样与大法和师父总有那么一种间隔。就如同上文中提到的那位处在肝癌假相魔难晚期的同修一样。(据他自己说,从修炼一开始到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总觉得自己无法真正溶在法中,有那么一种物质在间隔着他与大法。)当然出现此种情况也不完全是后天的观念在起作用,而与构成生命的因素(比如副元神或者构成主元神的微观物质因素等等很多方面)和旧势力的安排等很多方面都有关。

还有一点那就是,我们从前经常谈到兑现誓约和返本归真之类的话,我十几年来也写了很多关于轮回和一些事情在历史上的安排之类的文章,这样容易给我们造成一种印象:似乎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回到或者完成过去的什么。这是必须纠正的一种认识。我们仔细想一想,我们如果真的回去是回到无数时间概念之前我们来时的“老房子”那里吗?那里因为不纯我们才下来,我们费尽千辛万苦回去,还跟原来一样,那我们干嘛要下来?其实这种事情不可能出现的。我只是一个假设。但在很多人的心中,还是死死的抓住过去的理和概念不放手。一切都似乎为了过去的什么(誓约和自己)而修。

试想如果我们的思维只是停留在(我们生命的)过去,那能达到新宇宙的标准吗?而且还有一个更大的危害:过去的我们是旧宇宙的产物,那一切的不纯的因素都跟过去有连带关系,那也就成了旧势力的干扰的借口。如果我们能在观念中彻底放下过去关于旧我的一切认知,一切都按照新宇宙的标准从新彻底更新,那旧势力想干扰也无从下手,因为此时的我们要比它们纯净与微观的不知有多少!它们想干扰也干扰不到我们了。

此刻我个人觉得我们再谈完成誓约也好轮回转世也罢,都是为了唤醒人们的正念,而不是让人们把过去的誓约和轮回本身看重!!这次我把此事说清楚了。

还是那句话:今天的我,对于昨天而言是未来;对于明天而言却是过去。我们怎样在其中把握好这些关系的确很关键。

记得上学的时候,学到清末梁启超先生在1900年写的《少年中国说》中有这样一句话:“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作为一个普通的常人,想过去,那都是留恋,那对修炼人而言,过了都是执着,都是需要放下的。只是我们在人中修炼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表面上不能走极端。但在我们心里怎么认识一定要清楚呀!

我们都知道,作为将来圆满的状态而言,过去和现在以及将来(即我们从原来的最高层次下走到修得圆满这条漫长而曲折的完整的路)都会经过净化与清理,从而完整的進入新宇宙的。过去,也是我们的一部分;只是需要用法来彻底将其净化、归正才行。因为只有有历史的生命才会有更多的内涵,而且这些都是法智慧的一部分。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真的要彻底放下对过去自己的执着,一切都用更纯更好的一切归正,同化,彻底阻断与旧势力的一切连系和干扰。

很多人因为过去那个不纯的“我”形成一系列的观念,加上旧势力加强的因素,使之不愿意彻底放弃过去的“我”,觉得一放下了,心就没有着落了。其实我们冷静的想想,这种思维跟“没有了中共邪党,中国会怎么办?”这种思维是不是一模式?因为大法我们才认识到自己从前的不纯与变异,从而更好的归正。只有彻底放下不纯的过去的“我”,才会真正展现我们在法中修出来的状态,才会真正成就出一个符合新宇宙标准的真正的我呀!这个我,没有私心和不纯,只是新宇宙个体生命的一种体现。反过来说,不放弃旧的假我,那不但是修炼路上的强大阻碍,更是一种无知的表现。要知道时间到了的时候,不是我们想不想放的问题,新宇宙的纯度,绝不会因为我们不放弃自己从前的不纯和变异,而会有任何的更改和变化。也就是说等时间到了的时候,那个时候就不容我们放和不放的问题了。是我们自己的存与灭或者叫做修炼程度的问题了。这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了,是极其严肃的!

三,    走出做事的表象,理性对待修炼

有一次我问一位九三年得法的大爷您修炼的目地是什么?大爷说:“能够让我身体好,能够让我做个好人。”我说:“没别的啦?”大爷有些迷茫的看着我迟疑半天。我一笑,如果有人在不修炼的时候,道德标准很好,身体也很好,那他还想不想修炼呢?如果我们对于修炼的目地只是停留在人这里不放的话,那就有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的“根本执著”的嫌疑了。大爷你修快三十年为什么你在打坐的时候还乱动一气,而且根本控制不了?还有为什么连最低级的错误:帮着常人向自己和同修连续借了七十多万块钱,拿去让常人行贿。结果这些钱分文没有拿回来。受骗多年还不清醒。仔细想想是什么在控制着你?!大爷想了半天说:“我看问题的角度和基点一直落在人上。总是做一些有为的事情,很多都是不该做的,还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

像这样的例子其实很多的,记得一位有病业假相的同修是协调人,出现魔难之前就愿意在当地同修中彰显自己如何有能力,后来出现病业假相了,那个心是被吓住了,结果症状轻了一些就马上继续开始彰显,不久又严重了。

还有的人就是长期向往美好的生活的人心不去,甚至有些人长期出轨、乱用大法资源等等。这些都容易被旧势力抓住把柄从而钻空子。它们采取欲擒故纵的方式,让你在某些方面人心一点点的积累和放纵,最后在它们觉得适当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

当我们很多人把三件事,真的当“事”去做,光注重表面的形式和表现,而不知“修”的时候,我们其实在浪费时间和生命!有很多人在做三件事的时候表面上看着很好,等在人中遇到事情的时候,立马就炸,一点亏不吃,一点心性也不讲,即便是在做三件事,也如同完成任务一样,那个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人中所执着的事情,那这样做三件事我个人觉得不但等于白做,还造业!是对师父与大法的不敬,对自己和众生的不负责任!

(待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