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寻法(音频):续诗法缘(一)

作者:石方行 播音:新宇音


【正见网2021年07月19日】

天涯寻法(音频):续诗法缘(一)

作者:石方行
播音:新宇音

半个书生玩世不恭,在一座酒楼上题诗,遇到神仙点化,开启寻找创世主之路。

下面就来说说这个故事。

在元朝的时候,在江西的上饶,阿华在家里是独子,他上边有三位姐姐,都比他年长很多,他也就成了家里最受宠的人。

本来父母希望他能够考取功名,但是因为长期的娇生惯养,使他养成了叛逆的性格。虽然不能说是不学无术,也懂得一些,但是不精,还喜欢四处卖弄。有时遇到不高兴的事情也喜欢用笔发一发牢骚。同时他喜欢交朋友,当然那些朋友跟他的性格也差不多少。

有一次,他们来到了一个酒楼上,正喝的高兴,阿华一时兴起,提起笔来挥毫写下了几句诗:

与友饮酒

好酒入肠真欢畅
快意人生我欣赏
问君何来酒兴意
……

正当他写第四句的时候,看见笔明明有墨汁,但却在墙面上就是写不出字来。阿华费了半天的力气,也没再写出一个字,只好作罢。

朋友见状赶忙过来打圆场,他们继续喝酒。等到他们喝完酒准备下楼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在那三句的下面已经有了第四句:“大难将至还敢扬?”

这句字体非常的漂亮,堪称大家的手笔,远超阿华的笔体。醉眼朦胧的几个人看了这行字,又上下贯通起来,心里很不高兴,觉得有人在扫他们的兴,骂骂咧咧叫来酒保,问刚才是谁在这里提诗。酒保问了周围的客人,客人都说没见到,没注意。

无奈中,他们只好回家了。阿华回家不久,他父亲就被官府抓了起来,说是跟一个贪官有瓜葛。后来虽然找人打通关节出来了,但因花了不少银子,他家从此开始落魄了。他父亲因为在牢中受了不少的苦,出来之后不久就去世了。他的三位姐姐也相继嫁人了,而且都嫁的很远,几乎都无力管他。

落魄之后的他有一次心情烦闷在大街上走,巧遇平时几个要好的哥们,这几个人撺掇他去喝酒,还说他们花钱。他经不起劝,又去了自己曾经题过诗的那家酒楼。

那家酒楼提诗的地方,也许是店家对阿华的笔体实在是看不下去,故意粉刷一新,对于不知谁题的最后一句,也因为有点晦气,怕影响客人的情绪,也粉刷了。阿华见到这面墙壁,就想起了自己从前所提的诗句和那位不知名的人题的那句诗。

当酒保把酒端到桌上的时候,阿华默默的想着最后一句诗,似乎是一个暗语,在预示着自己今天会遭受此劫。

大家纷纷劝他喝酒,结果他又喝醉了,喝醉了还是叫酒保找来笔墨。酒保纵然千般不愿意,但也没有办法,不能得罪客人,只好把笔墨端上来,阿华又再一次写下了几行字:

酒后惨言

昔日张狂东流水
家父冤世谁之罪
心如死灰路何方
……

他依旧想往下写,结果跟上次一样,怎么下笔,也写不出来字。他这回学乖了,将笔交给酒保,并向朋友们要来一点散碎银子给了酒保,让酒保好生看着,看看究竟是谁拿笔写下一句。然后他们几个又开始喝酒。其实这次对阿华来说是喝闷酒,不一会他就喝醉了。

朋友们一看他喝醉了,就说,那咱们回家吧。于是几个人扶起他,起身要走,这时酒保过来结帐,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阿华醉眼惺忪的看到在他写的三句下面又被续上第四句:“寻得真法君命贵”。

此时的阿华实在内心太悲苦了,即便是看到这几句,也没太在意,不奢望自己还能够大富大贵。至于说“真法”他更不明白是什么了。

在他回家半年之后,噩耗相继传来:大姐被休,往回走的半路,一时想不开,上吊死了;二姐病死;三姐的丈夫被人杀死了。面对亲人相继离开,他想到了生命的无常与无奈。

有一天,他在家里非常郁闷,出来散心,在路上遇到一个很特别的人,这个人衣服不换就能变颜色和样式,那个人在前面走,他下意识的在后面跟着。走来走去,又来到了那家酒楼,那人就消失了。因为兜里没带钱,他在下面犹豫着要不要上去。这时那位酒保过来喊他,让他上去,说是有事情。他说,这回我没带钱。酒保说,无妨,有人邀请你喝酒。

当他走到楼上,见一位四十多岁的人坐在那里,阿华一看不认识。但出于礼貌抱拳拱手:“您与我素不相识,不知您有何指教?”那人微微一笑,说:“先坐下来喝点酒吃点东西再说事情。”看他还有些迟疑,这人就叫来酒保,拿出银两递给他。此时阿华有些受宠若惊,心想也许这个人我从前遇到过吧。然后放心大胆的开始喝酒吃菜。那人等他吃得差不多了,酒也喝好了,把筷子和碗都放在那里问阿华:“我让你考虑的事情,你考虑的如何呀?”这一回,可把阿华问蒙了。阿华挠挠脑袋半天也没有想起来。那人说:“你看”,说着一指墙面。那个墙面阿华第二次题的诗也让店家给抹去了,可是此时墙面上出现了阿华前两次写的诗以及某位不知名的人续写的最后一句都完整的展现了出来。酒保和酒店老板以及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阿华这下回过神来,立刻起身下拜:“难道您就是续诗之人?不对,应该叫神仙才对,否则您续写的时候我们凡夫俗子谁也看不到呢。”

那个人把他扶了起来,坐到了原位,慢条斯理的说:“不要多虑,我是受创世主之托过来点化于你,希望你能早日看清人间的虚幻,为了将来等到创世主洪传大法的时候,能够真正得法奠定基础。”

阿华继续问:“那刚才用变换衣装的方式引领我来到这里的那个人又是谁?”那个人大笑,说:“他呀,是我的一件法器。”说着,那个人从随身携带的背囊中拿出一件衣服,说了一句:“变!”衣服就化作一个人,这个人身上的衣服颜色款式过了一会儿就会换。阿华觉得很奥妙,还想继续问下去。怎料那个人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到底想好没有?”

阿华想了想说:“我今生的经历也很坎坷。您前两次用给我续诗的形式来点化我,这次又亲自来找我,我知道也许从前我们之间有缘份,或者说我有佛缘或者道缘,但我现在囊中羞涩,又能用什么方式去找创世主呢?”那人一笑:“我既然让你去找,那肯定有我的办法。”

于是,他拿出两粒药丸交给阿华,嘱托:“你把这两粒药丸收好,病人再多,你也只能用一粒,另外一粒千万别用。而且记住,只给老人看病。”

阿华问:“这药难道什么病都能治吗?”那人说:“只治腹泻。每次你治疗之后,如果病人没钱,你也不要硬要,如果病人多给钱你也别收。”

“那请问我每次给病人服用这种药收多少钱合适?”

“三个铜板。”

“好。那我上哪里去寻找创世主呀?”

“九华山。”

“那好吧,我回家收拾一下马上就走。”

(未完待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