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第15章) :定力

紫韵


【正见网2021年01月13日】

炼功中百会穴在能量的冲击下很快就打开了,天顶一开汇聚能量的最大通道就打开了,自身能量与宇宙能量的融合可以用通天彻地来形容。

我能这么快的打通脉络取决于定力。可能是性格原因吧,我天性喜静,不爱热闹,又五感敏锐,总觉得这个世界太聒噪,想远远躲开世俗。不太适应这个社会,又不能生存在真空中,还不怎么会投胎,没有含着金汤匙出生,一出生就奢侈的坐拥财富,可以坐吃等死,任性的想不干啥就不干啥。作为草根族要生存就得为五斗米折腰,所以为了在工作生活中与人相处的融洽一些,我很努力的表现普通,和平常人一样才不会引起谁的注意,越是稀松平常就越会被人无视,这正是我想要的宁静。

可我的经历注定了不是平常人,对太多未知的感触又不能说,闭口不言别人最多会认为我性格古怪、孤僻、木讷,不好接近。虽然这些不是优点,在很多人眼里还是缺点,根本就不适应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但至少会把我划在正常人范围内。要是满嘴跑火车的想说啥就说啥,神神叨叨的那就神经了,有病了,说真话不但没人信还会受到打击、非议,连个正常人都做不了,说假话又心不甘,情不愿,那就只有不说话了。

孤僻就孤僻吧,反正别无选择,只维持表面的礼尚往来就行了,小时候还有玩伴陪我长大,不算太孤单。成年了早已养成不与人沟通交流的习惯,为了生存,我可以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迎来送往,说些场面话,很不情愿的应酬这个社会换取点生存空间。但不喜欢,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只是麻木的在夹缝中生存,越是身在闹市就越向往寂静山林,我能感觉到大山的召唤,从小就心向往之,早在十四五岁时就想过要离家出走,象游方道士一样,行脚游历世间,游遍名山大山,找寻归宿。要是男儿身也抛下一切早走了,去过我想要的生活。只可惜生成了女儿身,存在诸多不便和安全隐患,还面黄肌瘦弱不禁风,连身体的本钱都没多少,哪经得住风餐露宿,居无定所的岁月洗礼,只能沧海一声叹了!

得法修炼后才明白,我的这些不适应现实社会生存的缺点,都是修炼的优点,我几乎是为修炼而生的,从小所等的事就是修炼,要做的大事就是助师正法。

虽然有得法障碍,看了几次书才走入修炼的门,但真的决定要修大法了,往那一坐,腿一盘用不了几秒钟,只要心一静就能入定。定力越好,功的演化越强。我的性格本来就沉静,那时候连吃穿都不感兴趣,不敢说无欲无求吧,至少没那么多欲望。一朝得法就像打通了开关,身体每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心静的哪怕细如发丝的能量涌动都能准确的捕捉到。

而且定力并不止体现在炼功中,只要心静随时都可以入定,尤其是学法时,那时候都是单盘学法,往哪一坐能量就开始呼呼的运转,再看大法书每个字都是能量流,带动起更多的能量,不一会就定的不想动了,全身都被能量给架住了,呼吸也变得细弱,由于能量的运转眼前也有些模糊的看不清书上的字了,不得已得故意动动身体,能量中断下才能看到法。有时候学法都很纠结,不盘腿吧觉得学法不够正式,盘上腿吧能量冲得我眼睛看不清书上的字,看完一页也不想动手去翻,定在哪里就不想动了。

睡觉时能量转的更厉害,简直就是转的睡不着觉,感觉每个细胞都膨胀得不行不行的,我也因为这个问题对炼功不怎么积极。刚炼完功就睡觉能量会更强,那时候刚得法也没多少悟性,睡不着还急的不行,毕竟还得按时上班。后来习惯了,尽量不在睡前炼功,慢慢睡眠质量好了,也不用睡足就够了。

五感敏锐的人通常睡眠都不怎么好,容易醒,不只是被这个空间的吵闹干扰,另外空间有路过的也容易被惊醒。上学时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到凌晨四点钟就会自然醒,确切的说是三点五十五分,到四点之间这个时间段会醒。就是正熟睡着就突然睁开眼睛,意识很清醒,清醒得就像从来没有睡过一样,一点倦意都没有。心里很是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会醒,由于睡眠质量不好,觉又多,我向来有懒床的毛病,早晨卡着点起床,早一分钟都困得睁不开眼,洗完脸还迷糊着呢,可就这么每天不落的,到点就莫名其妙清醒过来,没有一点睡意真是反常。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但以我当时的知识储备量根本就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好在我身上搞不明白的事多了去了,真是虱子多了不怕咬,相比之下这点子小事还真不算什么,所以就不管了。最初醒来先拿表看看时间,经过几次确认就知道这个点有些特殊不知什么原因让我警觉,时间久了就习惯了,到点睁开眼睛眨几下,闭眼接着睡,也不怎么耽误事。后来看的书多了就知道这个时辰不吉利,一些生命垂危的人容易在这个点走,可能是鬼门开的一个时间段,这或许是离死亡最近的一个时辰,本来也不关我的事只是自然现象而已。

修炼半年多后我才找到炼功点,那时我已经能打坐一个半小时了,交流时有同修问我能入定吗?我很奇怪打坐不就是入定吗?不入定又怎么能坐的住?就说盘起腿,心一静就能入定。同修听了一脸的诧异,连连夸我定力好,我却在他脸上看到了半信半疑,那时根本就不会与人沟通交流,也没多说什么,其实有人说打坐不能入定我也是不信的。怎么可能坐一个小时不能入定,还有炼功音乐带着大家一起炼。要知道我得法时只有一本《转法轮》和一副师父教功挂图,动作是自己比划着炼功图学的,很多细节都不标准,根本就没有炼功音乐,我甚至连腿都盘错了,因为右脚扭伤过,盘在上面脚腕有内伤痛的厉害,就换过来把左腿盘在上面了,一直就这样炼静功。直到找到炼功点打坐时,听到耳边有人说话提醒我:腿盘错了,你应该右腿在上。我才知道炼功动作错了很多,但一样入定修出来很多东西,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打通任督二脉,炼出卯酉周天,睡觉身体往起飘,还开了法眼通,进而元神离体等神迹。

只是那时没有重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后来单位也有了炼功点,学法点,就在家门口。我却不听父亲劝告,不肯参加,一次都没去过,一个单位的同修我都不认识,不愿融到整体中去。直到迫害开始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悔之晚矣!是邪党发起的莫须有的迫害,逼得我这个独来独往孤僻惯了的人走出了家门,颠覆了自己的生存模式,站在风口浪尖上去证实法。不但走入整体中去,还为了讲真相救人融入世俗,眼里有了锅碗瓢盆,家长里短的琐碎生活,学会搭讪套近乎,越来越俗不可耐,像个大常人,现在要是告诉别人我性格孤僻都没人会信。

这一切的改变,实在是形势所迫,没办法我必须改变自己惯有的生活方式,走出自我的封闭,才能助师正法,履行大法弟子的使命。做常人时我虽身在世俗,心却在庙里,可以无视周围的一切事务,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得法后我依然走不出自我的安宁,喜欢独修,反正大法弟子这么多,你好,我好,今都好的情况下,也不差我一个。

迫害后大法的纯正需要有人站出来证实了,就得算我一个,修炼中得了好处私藏也得看什么情况。大法有难,是应了人的难,末世之末,是人类走向新纪元,大淘汰后创世的蜕变过程,也是众生最后的机缘。不能让无知限制了人的理性,一切灾难都是人心所向,一切救赎也是人心所向。只有人心变好了,思维升级了才能符合新纪元的标准。真相可破一切谎言,大法可正一切人心,那就打开心扉,心怀众生,做个合格的正法弟子。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