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故事

大法弟子


【正见网2020年10月19日】

我奶奶已经故去二十六年了,但她曾经跟我说过的和她身上发生的神奇故事还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忘记。因为她故去前,我还没有得法,那些事在我心里都是存有疑惑,但后来得法后才真正理解。原来有神论在老人的心里是扎下根的,而我们被恶党现代教育灌输的无神论是多么可笑。

奶奶跟我说过,在她做姑娘的时候,她们村里每年到一个特定的时候,都会选两个姑娘,在打谷场上,做一些法事,让所谓的神(可能是一些低灵)附体在姑娘身上,然后又说又唱,内容是预测一下今年的收成或者吉凶等事,奶奶说有一回是选到她的,做完法事后,所谓的“神”附上身后,她什么都不知道了,说的什么也不知道,事后就晕倒了。她说,做这种事很伤害身体,所以第二次选到她的时候,她父亲让她在身上藏了一把剪刀,那个低灵就不敢附上她,村里只好临时又从新挑了个女孩来做。当时听奶奶讲这个故事好奇怪,我问她当时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又说又唱的吗?身上藏了把剪刀就真的管用吗?疑惑重重,用无神论根本无法解释。

奶在世的时候,家里如果有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头痛,她就会拿一个碗和三支筷子,碗里放半碗水,然后把筷子淋湿后,一边喊头痛者已逝亲人的名字,一边把筷子立起来,当喊到某个亲人的时候,筷子会突然立的笔直。这时候用茶叶和米将筷子砸倒下,再烧点纸,头痛就会减轻或者痊愈。

还记得在我十二岁那年,八岁的弟弟一到晚上就会发烧,住院挂水一个月都不见好。奶奶那时是到北京的大伯家住了几个月,听父亲说了弟弟的情况就坐火车回来了。让弟弟出院,然后把弟弟带着,一路喊他的名字,让他答应,最后让弟弟在三叉路口撒了泡尿,用尿液和了点泥巴涂在弟弟的鼻尖上,当天就不发烧了。

奶奶一生笃信鬼神的存在,临终快咽气的时候,正好家里没有大人,奶奶指挥我,用碗接两碗水,放在她指定的地方,说是给阴差喝。我想肯定她是看见有生命来接她了。

前几年因为奶奶的坟严重下陷,有水渗入,我出钱让父亲把奶奶的遗骸从新入殓放入安息堂,整个事情我都没有参与,事情结束的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扶着奶奶从一个潮湿泥泞的房子到了一个整洁干净的房间,奶奶的床正好在窗户边上,明媚的阳光正好撒在她的床上。当时梦里清清楚楚看见,由于床板宽了一截,床伸到了床架的前面。第二年清明去祭祀的时候,看到奶奶的骨盒正好在窗前,骨盒因为木匠做的太宽从而伸出到了支架前面一大截。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