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们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9年08月31日】

我们小组的同修们都是“七。二零”邪党打压法轮功以前得法修炼的,经历了天安门护法、传九评、整体诉江等正法進程,风雨兼程,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凭着对师尊、对大法的坚信走到了今天,在此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一下我们学法小组同修们的修练近况, 意在与海内外同修互相交流、借鉴,共同精進,走好最后的修炼道路。因修炼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甲同修

甲同修是外地同修,今年78岁,因儿子身体不好,来我市照顾儿子起居。经同修介绍,大姐参加了我们小组的集体学法,大姐看上去脸面红扑扑的,皮肤细嫩,只有60多岁的模样,每天晨练后发完正念就开始背《转法轮》,八点半准时背上真相资料,和小组同修约好一起外出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无论严寒酷暑,风雨无阻。寒冬腊月外出讲真相时冻得流清鼻涕,炎炎夏日衣衫湿透贴在身上,但甲同修从不叫苦,总是满面笑容,大姐讲真相不挑人,碰见世人主动迎上去先打招呼寒暄几句,然后就开始讲法轮功真相,讲邪党的杀人历史,往往几句话就把人三退了,然后再告诉世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佛家九字吉言,世人愿意要的再送本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大姐不但自己主动讲真相,还带动小组其他同修一起讲,鼓励其他同修自己开口讲真相,不要有怕心和依赖心,在她的耐心帮助带动下,现在我们小组同修都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

一次大姐外出讲真相时,遇到单位同事H,H是昔日同修, 当时她满头白发,满脸皱纹,弯腰驼背, 原来1999年邪党政府迫害大法后,H同修因害怕就脱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什么也不知道,炼功也不用音乐,后来丈夫患癌症,她全身心照顾丈夫几年,根本顾不上学法炼功,把自己身体也拖垮了。大姐了解情况后,马上告诉H同修学法炼功要赶快跟上来,又告诉她《论语》已经更新了。后来大姐又专程坐车到H郊区的家里,送去炼功音乐、《九评》、新经文等。通过学法炼功,今年H同修的满头白发已变黑了大半,脸上从新有了光泽, H同修现在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背会了新《论语》,比以前精進了很多。

甲同修近几年也遭遇很大魔难,老伴下楼时不慎摔跤住院做手术,换了股骨头,大姐回老家一边伺候老伴一边坚持讲真相救人,直至老伴痊愈又回到我市讲真相。大姐有一只眼睛失明,走路视物很困难,还出现过腰痛干扰,走几步就要歇一会,不管再艰难,大姐总是乐呵呵的,每天坚持抄法、背法,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大姐是我们小组年纪最大的,也是救人最多的,每当看着大姐小本子上密密麻麻的世人的名字,就会激励着我们小组同修更加勇猛精進,比学比修。

乙同修

乙同修60多岁,个子高高大大,早年与妻子离异,独自生活,几年来一直骑着电动车任劳任怨的给同修传送真相资料,协助技术同修安装新唐人接收器。有的同修家住在郊区,他就提前去探路找到同修的确切住址,然后再领技术同修一起去安装。有一次帮同修安装完新唐人已经夜里11点,期间一直饿着肚子,回到家已半夜12点才吃上饭。

一天晚上,乙同修和一女同修结伴去公园挂“法轮大法好”的树挂,不料被保安举报,两人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乙同修一直堂堂正正和警察讲真相,最后所长要下班了,对乙同修说我们也不想管,但有人举报得走个程序。当时已接近半夜,所长说你们报个姓名回家算了,就这样乙同修和女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临走,一名小警察小声说,你们以后别在我们这里挂了。

去年学法小组一位同修出现病业魔难,乙同修知道后经常去和她一起学法、发正念,面对同修魔难,乙同修不急不躁不求结果,就是默默的鼓励同修,同修有困难随叫随到,对病业中同修帮助很大。乙同修有一颗金子般为他的心,处处考虑别人、雪中送炭,救一个同修也是在救一个神啊,做的是功德无量的事。

丙同修

丙同修心灵手巧,炎热的夏季穿着自己做的时尚连衣裙,挎着小皮包,每天走在救人的路上,见到有缘人先发正念,然后再问,您看过法轮功资料吗?有人表示要就送一本《九评》或《终极目地》和其他明慧画报,然后再给他讲真相办三退,几年来丙同修一直稳健的面对面讲真相,救下了很多有缘人。有一次丙同修遇到一个出来买菜的老党员,就跟着他走,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和邪党的杀人历史,老人了解真相后表示同意退出邪党,丙同修给他起了个化名叫“青松”,老人却风趣的说我就叫“不老”吧,以后每次碰到他,丙同修都高兴的称呼他“不老”。

丙同修还持之以恒的帮助病业同修发正念、学法,同一小区的一位老同修出现病业魔难,丙同修经常去她家里学法、发正念。有一次被老同修的儿媳撞见用手机拍了照,威胁说再来家里就要去派出所举报等等。有的同修不敢再去了,丙同修不为所动,照常去帮助老同修,和老同修切磋法理,提高心性,共同精進,直到老同修搬了新家为止。丙同修平时走到哪脑子都不闲着,一直不停的背诵《洪吟》中的诗句。有一次她在电梯里背《洪吟》(三)时,就看见他们那一层的摄像头被炸毁了,她体会到背法的威力巨大,师尊的《洪吟》(五)发表后,丙同修已背过一遍,现在已开始背第二遍了。

丁同修

丁同修是小组里最年轻的,50多岁,去年邪党法院非法开庭冤判几位同修,其中一位同修的丈夫不明真相要与同修离婚,丁同修乘车三小时去法院作为家属旁听。当时法院外面布满便衣警察,戒备森严,一起同去的同修都被绑架了,她却拿着身份证進了法庭,给难中同修极大的鼓励。進法庭坐下后,她发现身边坐的是法院工作人员,她又顺便和他们讲了真相,法院人员表示他们没有什么渠道了解法轮功真相。

丁同修还经常热心帮助病业魔难中的同修,和他们一起学法交流,从法理上提高上来。有一次,丁同修在同修家里学完法已经晚上十点了,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到自己家里已经半夜12点了。丁同修为了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学法,经常早上做好简单饭菜带着中午吃,在同修家里一学就是一天,下午再冒着酷暑匆匆赶回去给家人做饭。有一次,小组一位同修遇到难关,丁同修在该同修家里住了三个晚上,给同修读法发正念,极大的鼓舞了难中同修。

A同修

A同修60多岁,骑上电动车和年轻人一样东奔西跑做大法的事,无论寒冬酷暑坚持给同修提供最新明慧周刊和其他真相期刊。A同修很能吃苦,一大包资料足有几十斤,她拎着沉重的资料搬上搬下毫无怨言,尤其夏天在小房间里做周刊时不透风,热得象在蒸笼里一样,没有空调,没有饭没有水,只有个小电扇,有时做到晚上才能回家做饭。遇到机器出故障,A同修能修就自己修,实在修不好,就将机器打包装到电动车上送到电脑城去修。

有一次,A同修与另一同修在外面大街上一言不合争了起来,两人都气得不行,讲真相受影响也停了。A同修回家学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存在的党文化和争斗心、妒忌心,遇事习惯用人的理来衡量对错,没有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第二天,A同修主动去给另一同修认错,说都是自己的错,两人又和好如初,一同并肩走在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路上。

A同修的丈夫被邪党法院非法冤判三年,仍关在监狱里,单位不明真相,非法扣了她丈夫的工资,儿子没有工作,但A同修不为所动,就是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始终把大法的事摆在第一位。无论家里有多大事,一直坚持和同修一起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并在这期间修去对丈夫的情和依赖心。

B同修

B同修60多岁,去年遭遇严重病业魔难,发正念时看到自己大脑里都是水龙头一样的管道,枝枝杈杈的,全身僵硬麻木冰凉,象在冰窟里一样,双手连枝笔都握不住,并伴随眩晕胸闷腰痛等症状,自己已不能学法,主意识麻木,睡觉腰痛的躺不下来。B同修坚持发正念学法向内找,几个月后实在承受不了,在丈夫儿子的催促下只好违心去了医院,B同修一边吃药一边坚持学法炼功向内找人心执着,找到怨恨心、妒忌心、看不上别人的心、怕死心、怕迫害心、色欲心、恐惧心、安逸心、个性强势、党文化、不修口、执着亲情等一大堆根本执着。在同修们的善意帮助提醒下,B同修通过大量学法、背法,心性渐渐提高上来,心想我是炼功人没有病,吃什么药呀,这不是骗师父骗自己吗?心里很苦恼,就下决心把药停了。

B同修刚外出讲真相时,浑身无力、眩晕、双腿发软、恨不得站着就想倒,同修就想这都是假象我不承认它!扶着其他同修的手一步步忍着痛往前走,坚持一段时间就好多了。有一次外出讲真相,B同修看见一位老人蹲在地上捆菜,便赶紧上前搭话,大姐您已经买好菜了?老太太答道:是呀,袋子破了,我再从新捆一下,B同修赶紧拿出自己的备用塑料袋给老太太用,老人很感动,千恩万谢的拿去装好菜。等老人站起来才发现她腿不灵活,B同修一问原来老人已中风十几年了一直没好,就告诉老人默念佛家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老人却回答说我念阿弥陀佛已经三十多年了,B同修就问她念阿弥陀佛管用吗?老人诚实的说好象不管用。B同修告诉她文革时共产邪党砸庙毁佛像,阿弥陀佛已经回须弥山去了,现在邪党为了赚百姓的香火钱,又从新建庙建佛像,阿弥陀佛能听它的吗?根本没下来,庙里都是些狐黄白柳。老太太一听就问,那我念九字吉言不是不二法门了吗?B同修告诉她,法轮佛法是最高的佛家大法,就象你上了清华大学,对你原来的小学课本只有帮助而没有影响。老人急切的问那我以后就光念佛家九字吉言行不行?B同修说当然行,并送给老人一个精美的护身符,教她念上面的九字吉言,老人接过护身符激动的对着B同修说:“你比我修得好,百分之百会進天堂的,一定的!”B同修又告诉老人三退保平安的事,讲了邪党的杀人历史,老人很赞同并顺利办了三退。最后老人激动地说拉着B同修说,“我今天碰到贵人了,你就是我的贵人呀,”B同修说是师父叫我们向世人传福音的,谢谢大法师父吧。老人依依不舍的和B同修道别,世人真是千万年的等待呀。

 B同修的丈夫体检出心脏有问题,医生说马上得住院检查治疗,说心电图显示她丈夫心动过缓并伴有早搏、心律不齐,心跳每分钟只有37~45下,正常值应为每分钟60~100下。B同修丈夫回家来心事重重,说他准备去住院治疗。B同修说你每天和我一起打打坐、炼炼法轮功静功就好了,何必住院呢?况且住院也不一定能治好你的病,等你医保卡里的那点钱用完了,医生就会赶你出院。她丈夫受邪党无神论影响,当时不愿炼功,说他要跑步锻炼身体,B同修告诉他住院或跑步只能治表,运动员天天跑步还得病呢,而炼功打坐是治本,从根本上治好你的病根。丈夫坚持要跑步锻炼,结果才跑了两天就不行了,心脏感觉不舒服。B同修又劝他一起打坐炼静功,约定一周后若无效再去住院治疗,丈夫答应了,开始每天早晚各炼一次静功。坚持打坐一周后,丈夫在网上买了个仪器自己测心跳,发现心跳已恢复到每分钟57~73下,而且早搏和心律不齐的症状也消失了,看到炼静功这么快就有效果了,丈夫很高兴,再也不提去住院了,每天早晚坚持打坐炼静功,坚持用真相币买菜,有时还跟着B同修念两句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也显得年轻了,红光满面,走起路来精神抖擞。 后来她丈夫又打电话给他住在外地的姐姐,让他姐姐也炼法轮功静功,姐姐也是心动过缓并装了心脏起搏器,现在姐姐也开始炼法轮功的第五套功法----静功了。

弟子叩拜师尊!感谢师尊慈悲苦度,师父圣恩浩荡,弟子无以为报,我们一定不辜负您和众生的期望,坚持认真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灭尽旧势力强加的人心与后天观念,走好最后的修炼路,唯愿师尊笑!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