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大法中 --一位越南机长的修炼故事

越南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6年12月18日】

各位同修好!

首先我想谢谢尊敬的师父为我展示的真理。

我修炼大法只有三年,只在台湾待了一年,而且中文还不流利。尽管我知道心得交流的形式是师父给予帮助我们修炼的慈悲礼物,而我内心深处也是想与整个世界分享大法的美好。

一、寻找生命的目地

大家好,我来自越南,我目前的职业是航空公司的机长,我从20多年前以飞行员的身份开始进入这个职场。我的职业让我有些特权与机会从不同角度及不同时空看这个世界。我看到爱与恨,看到富有与贫穷,看到战争…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在这里,为什么周遭充满这么多痛苦,生命的意义与目地是什么…我以前被常人世界的痛苦与假象击垮过。早在我20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寻找人生的意义。我尽可能的多看书,从不同角度如西方的心理学到东方的哲学,不同修炼方式如禅宗,到气功,直到三年前,我还在寻找。

二、找到人生的意义

有一天,我在中东一家五星级的航空公司上班时,我妈妈很兴奋的打电话给我,说她在网路上看到法轮功,很好,要我学。她告诉我可以从网路上学习功法。我不愿意学,因为我每天都打拳、打坐没有时间。所以我告诉妈妈她可以在我下次回去看她的时候教我,好过我自己学,因为我父母都是专业运动教练。那次回家后,因为忙一些事情,妈妈只能教我一到四套的功法。在回公司的路上在机场等飞机时,我开始阅读《转法轮》。一个小时后,我觉得书中的每一个字都在跟我的灵魂说话,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我打给妈妈告诉她这本书内涵博大精深,不简单,对我来说现在还太早去说这是什么…但我觉得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的…。

书中简单的文字却能解释出非常高深的话题,如为什么我们在这里、什么是生命的意义、什么是正法修炼,也说出了许多古老修炼门派及宗教信仰的秘密等等。书中也解释了最终要如何回归真我、达成正果,从做一个好人开始,提高我的道德标准,完成我生命的目地。

在接下来的十天内,我在法轮大法的网站阅读大部分法轮功相关著作。我了解法轮功是超越过去任何的修炼法门,完全超越常人世界的任何观念与想法。我还无疑问的想说,不管多长也不管多难,我会一直修炼法轮大法。

三、修炼大法受益多

我的工作性质许多时候需要夜间飞行(就是红眼班机),而这非常伤身体。在夜间的黑暗中要坐的笔直并在工作中保持清醒。…然后白天来临时,刺眼的阳光烧痛着眼睛… 下班后,即使经过长时间的睡眠,醒来后身体仍旧感到疼痛,需要好几天的时间身体才能恢复。如果我炼完功再去睡觉,醒来后我的身体几乎就恢复健康了。

我年轻时喜好练武术,身体因艰苦的训练受了很多伤。医生说我髋关节的疼痛将一辈子跟着我。在修大法一段时间后,我感觉更年轻、更健康,许多疼痛都不见了。最近我做了年度的飞行员健康检查(40岁以上的人一年可做两次),我的视力和其他指标都比20年前我第一次做空军健康检查的时候还好。这是我真实的个人经验。

我可以骄傲的说我的身心都因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而得到新生。

四、提高心性

修炼大法之前,我事业成功、努力工作、聪明,但对别人要求很高,也很会讽刺别人。我妈妈常说我的舌头比刀子还利,可以轻易的刺伤别人的心。我工作时很自负,因为我的飞行技巧与技术知识非常出色。即使我帮助其他人了解技术并分享技巧,我总有种优越感,并批判别人。我一向认为这些是身为航空公司机长的基本人格特质,而这些也的确是完成飞安所需要的。

修炼大法后,我为了变得更好而改变自己。我遵守真、善、忍原则,变得仁慈与体贴。在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会向内找原因而不是抨击别人。尽管我没有把每件事都处理得很完美,我总是注意改善自己的缺点。我认为每个与我接触的人是帮助我消业或提高心性的。我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原则与教导,与他们分享如何过诚实及有意义的生活。我知道我应该在日常生活中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好让其他人知道大法修炼者的善良与纯正。人们现在说我是一个经验丰富、行为良好勤勉工作的人。这样让我感觉到一股暖流到我的心中,“如果你看到我有多好,你会知道大法有多好,我只是试着遵守大法的原则。”

五、一次过关经历

当我家人正沉浸于修炼大法的美好时,没多久我妈妈开始出现修炼前的疾病症状。她从40多年前就开始承受着各种因健康问题而产生的痛苦。那时她的负面想法,让她每天醒来就觉得无法活到明天。我告诉她别担心,只要更加相信大法…她说:“我们在共产主义下长大,有什么值得相信的呢?等你到了我这年纪,等你看到死亡就在门外的时候…”在绝望中,我告诉她,请多学法、向内找、放下执着… 她说:“别傻了,没有佛也没有神仙会让肿瘤消失,血压高,心脏痛,情况这么紧急,这就是要我的命…”但她仍然一天炼功好几次,真的让我无法理解。

我很震惊,心里感到很苦。但师尊的一段法打到我的脑里:

“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第四讲〉)

通过学法,我知道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外面的世界,反映到内心的世界。我可能无法改变世界,我可能无法改变我妈妈的想法,但是我可以改变我的。我开始无条件的向内找,发现了很多执着。我执着于怪别人,有优越感、显示心…我的善心哪里去了?我有从她的角度想问题了吗?

师父说:“所以修炼人要放弃常人的一切心、一切理,才能修到高层去,才能跳出与宇宙相反的三界。” (《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身为一个大法修炼人,我知道我应该要珍惜每一个生命。我应该尊重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而他们的特点都不相同。师尊对所有的众生都很慈悲,也珍惜这个生命。责怪与想要改变别人都是人的观念。

怀着深深的后悔,我开始打坐,专注想着如果我妈妈现在死了,她会是什么感受?如果我现在死了,我会有什么想法,我应该有什么想法,然后师父的法《洪吟》〈无存〉打入我的脑海。我沉浸在〈无存〉中,放空所有思想,慢慢的我进入一种平和、平静的状态。在那状态中,我感到与宇宙相连,与宇宙特性“真善忍”相连,我从那里来,带着大法的祝福,最终我将回到那里,那是我的家。我意识到如果我法学的好,用法衡量每句话、每个行为,我就能在日常生活中保持那种状态,在另外空间中那就是宇宙特性的展现。

这次的经历帮助我提高心性与对法的认识,而且我的父母也在改变。现在他们不但一天学法炼功好几次,也出去告诉别人大法的美好。

六、在台湾修炼

我知道要了解法的深层含义还有跟中国人讲真相,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学好中文。我希望能被安排来台湾工作,即使这份工作要求很多,很花时间、时间不固定、与市场行情相比薪水少很多,我仍旧非常高兴。我花了10个月的时间查看字典,并学习《转法轮》书中所有的字。工作时,我可以练习中文,我告诉我接触到的人,我来这里学中文是为了读懂《转法轮》一书,以及大法的美好。一些机组人员会唱〈法轮大法好〉…无论何时他们看见我,都给我许多鼓励,我也因为台湾同修们对一般民众讲真相而尊敬他们。

透过学法,交流,与参与讲真相活动,我成长了很多。比如说,飞行结束后我会去支援机场讲真相。一开始我发《大纪元时报》给中国游客,大部分的人都有礼貌的拿了。当我发大法传单给日本旅客时,他们都开心的拿了。我很高兴,甚至想着:“这不难嘛,我不应该用中文不够好的藉口躲了这么长的时间。”带着这种常人观念,当然下一批游客就非常无礼,也没有人拿资料。这个经验让我了解师父的一段法:

“做什么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在学法小组与其他同修交流心得,也让我有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我们都有不同性格、想法与意见,所以当交流想法与经验时,有许多机会可以向内找,以及真正将我们每个想法与行为放在法上。这样做,我们一起修炼一起提高,互相帮助找到即使是最微小的执着,这样我们能注意、去掉这些执着。

七、我的使命是救人

我小时候经常到庙口闲晃,我的祈祷的方式:佛、神仙、上帝,请指引我一条圆满的路,帮助拯救众生与赐我母亲健康。我想法是:我母亲的健康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如果真有佛、神仙、上帝,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圆满。我想用救人来交换我的愿望,现在想起来觉得都是师父的安排。

得法后,我一直满足于专注个人修炼。我的藉口是: 我必须用流利的中文才可以讲真相,我没有悟到救度众生的紧迫性与巨大责任。一直到我学了《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师父说:“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带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吗?你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曾经和我签过约,你发誓要救度那些众生,你才能成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这件事情,可是你没有兑现。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

我因师父很高的期许而感到紧张不安,并疑惑自己是否能达到师父的期望。尽管如此,我会继续用心学法,让自己溶于法中,这样,我身体的每个粒子都会沉浸在法中。在我心中,只有指导我修炼的大法,以及助师救度众生的责任。

最后我想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无限慈悲伟大!能得大法是我此生最大的荣耀!”

以上若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六年法轮大法台湾法会发言稿)

添加新评论